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欲望中的女孩





人物表:



蕭瀟:S市省立大學轉播系研究生,23歲、身高1米64、體重49KG,

身材嬌小,清純漂亮,典型的都市女性,時尚、獨立、率真。



葉嵐:蕭瀟的同學和室友,25歲、身高1米67、體重52KG,身材骨

感,非常有氣質,幹練成熟很有女強人的風度,但是在感情上卻敏感而不自信。



林寒:蕭瀟的同學和室友,25歲、身高1米68、體重56KG,身材高

挑而不失豐滿,姿色一般,對待愛情已經失去幻想的現實女性,閱歷較淺涉世不

深。



陳風:S市省立大學中文系研究生,24歲,蕭瀟的男朋友,寬容、大度頗

有紳士風度的校園才子。



李浩:S市省立大學傳播系本科生,23歲,葉嵐的男朋友,家境殷實,曾

經遊戲人生,但對葉嵐的感情卻十分專一,多少有些女子氣的英俊少年。



楊蓬:S市省委小公務員,29歲,林寒新認識的男朋友,被機關生活磨平

了棱角的小職員,身材高大儀表堂堂。



羅松:S市日報編輯,31歲,蕭瀟的追求者,成熟沈穩的「成功男性」。



賈帥:S市省立大學轉播系在職研究生,28歲,林寒的「追求者」情場老

手,品行卑劣。



方雲:李浩的同學和追求者,23歲、身高1米65、體重50KG,性格

執著,溫柔優雅的現代淑女。



背景:



研一的5月——研二的十月



S市——北方美麗的城市。



PARTA:林寒



對於這座北方的城市來說,今年的夏天來得多少有些早了,才剛過了春假,

天氣就陡然熱了起來。



由於老師臨時有事情下午的課並沒有上成。林寒獨自走回公寓樓——學校特

別照顧研究生將在校園對面新蓋的學生公寓分給了他們。



新公寓樓雖然只有6層,但裡面卻十分幹淨寬敞,研究生3個人一個寢室,

兩室一廳,實行的是全公寓化管理。由於裡面住的培訓生、進修生和研究生都已

經是成年人了,因此管理也很是寬松,男女生可以隨便出入,而且晚上12點才

封樓。



本科時候威嚴的舍監、經常有老鼠出沒的寢室都已經一去不返了,這使得林

寒他們常常生出幾分作為研究生的優越感。



林寒的寢室在6樓的最北端,算是最偏僻的一間了,她打開門,剛走進客廳

就看見客廳裡有一雙男人的皮鞋。



「一定又是蕭瀟又把男朋友帶來了。」她想。



蕭瀟的男朋友和蕭瀟是本科時候的同學,現在在中文系讀研究生,蕭瀟經常

把他帶進寢室來。她盡量放輕了腳步不想驚動這對情侶,不料經過蕭瀟的房間時

卻聽見裡面傳來一陣陣異樣的響聲。



「你急什麼……輕點……疼死我了……」蕭瀟嬌媚的聲音從裡面傳來。



「一會萬一葉嵐姐她們回來,咱們多尷尬呀!」顯然這次是蕭瀟男朋友的聲

音。



「不會的,她們剛去上課,今天的課得上一下午呢!」蕭瀟還沒有說完,就

又哼了幾聲,然後就是兩個人沈重的喘氣聲音。



聽到這裡,就是傻子也會知道裡面在幹什麼。林寒下意識地捂住嘴。



「蕭瀟這丫頭竟然大白天的和男朋友在寢室裡做這種事情。」林寒想著,好

奇心卻促使她走到蕭瀟的房門前。分寢室的時候由於蕭瀟最小,她便和葉嵐讓她

住單間而她和葉嵐則合住一間,沒想到卻成全了蕭瀟和男朋友的好事。



透過門縫,林寒看到的是一幅令人心跳的場面:



地下散亂地扔著女孩的胸罩和內褲,蕭瀟赤裸著下身躺在床上,身上僅有的

一件黑色的吊帶衫也被高高的掀過胸部,一對雖然不大但是形狀很漂亮的乳房挺

立著,嫩紅的乳頭顯示著少女的青春。



一個和她年齡仿佛的男孩也光著下身在她身上「耕耘」著。男孩中等個子多

少有些單薄,做得卻十分賣力。兩個年輕的身體在床上緊緊地糾纏著,不時發出

肉體碰撞和呻吟的聲音。



林寒感到下身一陣陣燥熱,她在大二時候就經歷過了男女之事,但是奪走她

第一次的學長卻在畢業後不久就將她拋棄,在那以後她就再也沒有和別的男人上

過床。



現在她雖然也有了男朋友但只是朋友介紹的而已,交往不到半年,還沒有到

可以到坦裎相見的程度。有時實在有欲望的時候只好「自摸」來解決,如今卻看

見「活春宮」怎能不使她心潮澎湃?



林寒知道,偷看朋友作愛實在不是件光彩的事情。但是她還是忍不住站在門

縫處。



裡面兩個人糾纏著,相互親吻撫摩著對方,足足過了10分鐘,男孩突然說

道:「我實在挺不住了,射在裡面行嗎?」



「你想中‘彩票’呀?」蕭瀟調皮的說道。



男孩雖然很不情願,但還是拔出陽物來,在蕭瀟光滑的小腹上射了出來。



林寒趕緊離開蕭瀟的房門,但是裡面卻沒有結束的意思,兩個人正說著話。



「不好意思,我好多天沒和你在一起了,有點著急了。」男孩顯然對自己的

表現不太滿意。



「真是個溫柔的情人。」林寒不禁有些嫉妒的想。



「那說明你這些天沒有‘采野花’。」蕭瀟調侃道。



「要不然咱們再來一次吧?」男孩說道。



「你能行嗎?」蕭瀟索性把僅有的黑色吊帶衫也脫了,隨手扔到地上,「反

正她們一時也回不來,本姑娘今天就奉陪到底。」蕭瀟挑釁地說。



蕭瀟的話音未落,男孩就又一次把她按在床上,把頭埋在她兩腿之間,在女

孩私處親吻起來。



「你變態呀!」蕭瀟假意地掙紮著,嘴裡卻發出了急促的呻吟聲:「哦——

嗯——」蕭瀟極力壓抑著的呻吟聲很快傳遍了屋子。



林寒不敢再看下去,迅速地回到自己的房間,坐在床邊,連鞋也沒有脫就把

手伸進長裙下面,從內褲的縫隙伸進去,在茂密的毛叢中找到陰蒂,下身此時早

已濕得一塌糊塗,她熟練的揉撚起來,很快全身繃緊,一陣強烈的快感從陰蒂傳

來,她強忍住沒有出聲,渾身一陣陣地顫抖著,很快享受了一次高潮。



林寒換了條幹淨的內褲,輕輕地走到廳裡,蕭瀟的房間裡仍然斷斷續續地傳

出呻吟聲,林寒悄悄地開門走在慢慢的關好走出了寢室。



走到馬路上,林寒不禁對自己剛才的舉動感到有些臉紅。



「難道真是太長時間單身生活的結果?」她問自己。



「食色性也,這是聖人的教導,我是凡人自然不能免俗。」她自我安慰著,

突然想起件事情來,掏出電話撥通了葉嵐的號碼。



「葉嵐,你在哪裡呢?什麼時候回寢室?」



「我在資料室查資料,正要回去呢。」



「你先別回去,等過了五點鐘再回來。」



「為什麼呀,是不是你們家楊蓬來了?」葉嵐開著玩笑。



「不是楊蓬,是蕭瀟的那位,我剛才回寢室時看到陳風進咱們寢室了。」林

寒撒了一個謊。



「我說她怎麼逃課了。」葉嵐笑著說,「那咱們都得去圖書館待會了吧。」



葉嵐無奈地說道。



實際上林寒是很羨慕蕭瀟的,她想葉嵐會也有同感。原因很簡單:蕭瀟比她

們年輕了整整兩歲——蕭瀟和她們不一樣,她並沒有工作一年再考研,而是畢業

了直接就考上了研究生,而且還早上了一年學。



更重要的是,比起那些多少有些死板的女研究生不同,蕭瀟從來是充滿活力

的。她聰明而富有靈氣,也沒有什麼城府,活得灑脫而自然,再加上天生麗質清

純漂亮,走在街上幾乎每個人都字會把她當成大一大二的女孩子看。



甚至有一次她們三個人在公交車上給一個小女孩讓座位時,那個小女孩叫她

和葉嵐叫阿姨而把蕭瀟喚做姐姐。



「難道只差兩歲就會差那麼多嗎?」林寒暗暗問自己。



實際上她知道年輕與否不光要看外表,更要看是否有一顆年輕的心,只是經

歷了失敗的初戀後她就早也便得心事重重,甚至有些老氣橫秋了。



PARTB:午夜



剛剛熄燈,林寒卻夜不能寐,客廳裡蕭瀟正和男朋友講著電話。



「你今天也夠累的了,早點休息吧。」蕭瀟還沒說完就吃吃地笑了起來。



林寒聽著,心裡又如長了草一般。她明白蕭瀟話的意思。傍晚她和葉嵐回去

的時候,陳風仍然在蕭瀟的屋子裡。



「也許他們一下午都在翻雲覆雨。」林寒一想起下午看到的心跳場面就渾身

燥熱起來。楊蓬也向她提過性方面的要求,但是初戀時候輕易失身被騙的教訓卻

讓她有些心有余悸,她可不想重蹈覆轍。



楊蓬雖然工作不錯在省委做公務員,對她也不錯,但是沒有什麼本事。已經

參加工作六年了卻還是級別最低的「幹事」,而且還是在絕對可以稱得上是「清

水衙門」的「離退休幹部工作處」工作。每天只是做些為老幹部送大米、豆油,

陪老幹部看病療養的瑣碎工作。



不僅朋友們有些瞧不起楊蓬,連林寒自己也拿不準主意。盡管現在看來楊蓬

對自己還不錯,連說話都是輕聲細氣,也經常問寒問暖,算得上體貼,但是她還

是覺得有些不甘心:「我已經輸不起了,應該找一個條件更好的。」在林寒的心

裡,一直有一個聲音反復提醒著她,因此使得她對楊蓬總是若即若離。



第二天是周末,中午的時候楊蓬突然打過電話來:「我今天下午沒有事情,

你有空嗎,能不能過來一趟,我有一個星期沒見到你了。」楊蓬哀求的說道。



林寒不好拒絕,只好答應下來,回寢室去換衣服。



對著鏡子,林寒換上了一身白裝,白色的短袖襯衫白色的七分褲,把她高挑

而不失豐滿的身體襯托到十分勻稱。



「你看這套衣服是不是把我顯得有些胖?」林寒對自己的身材像對自己的外

貌一樣沒有什麼信心。



「這樣才sexy。」蕭瀟笑著說。「你那不叫胖,叫豐滿,陳風還嫌我太

瘦了呢,我還真挺羨慕你的。」蕭瀟接著說。



林寒微笑了一下,的確平時蕭瀟總是抱怨自己瘦,為此在洗澡的時候林寒還

特意觀察過蕭瀟的身體。蕭瀟雖然身材嬌小但是一點也不單薄,只是乳房確實有

些小,也許這就是她抱怨自己「瘦」的真正原因吧。



「你去見楊蓬嗎?」



「他非要見我。」



「實際上,楊蓬對你挺好的。」蕭瀟認真的說。



「那陳風對你呢?」



「怎麼好我倒還沒覺得,可能是相處太久了吧,不過平時都是他讓著我。」



楊蓬的宿舍根本無法和林寒的比。一間只有十二平米的小房間住了兩個人,

裡面除了兩張床兩套桌椅外再無其他,甚至還不如大學裡的教工宿舍。



楊蓬的床鋪還算整潔,顯然精心收拾過。



「你喝點水吧,我給你找水果。」楊蓬看見林寒來了異常殷勤。



「你同事呢?」林寒指著空著的那張床問。



「他去女朋友那了,今晚恐怕都不能回來,真幸福呀。」楊蓬發著感慨,臉

上卻露出一絲不容易覺察到的微笑。



兩個人沒聊幾句天楊蓬就不老實起來,在林寒的臉和脖子上不停的親吻。



「我對你是真心的……我這次是認真的……今後一定會對你更好……我看見



你之後就再沒有想過別人。「楊蓬斷斷續續的說著情話,在林寒聽起來卻是

非常拙劣。



楊蓬越來越大膽了,顫抖著解開林寒的上衣扣子,順勢把林寒壓在床上。林

寒裡面只有一件胸罩,楊蓬笨拙地一邊在林寒裸露的胸脯肩頭親吻著一面尋找著

胸罩的扣子,終於費力的解開了林寒胸罩的掛鉤,一對非常豐滿的乳房立刻彈了

出來。林寒的乳房足有36D,是最讓林寒有自信的地方。楊蓬像發現珍寶一樣

手口並用地撫摩、吸吮著。



林寒本想阻止他繼續動作,但是乳頭卻傳來一陣陣酥麻的感覺,她覺得剛剛

平復的欲念又一次在心底升騰。



林寒的猶豫使楊蓬更加大膽了。他解開林寒的皮帶將林寒的褲子和內褲一下

就褪下到膝蓋。



「你就給我一次吧,我一定好好對你,不讓你失望,真的,我是真心的,我

真是想你想得不行了。」楊蓬語無倫次的說著,猶如囈語一般。雙手在林寒豐腴

的大腿上撫摩起來,一陣陣快感傳到林寒的大腦裡,林寒徹底投降了。



楊蓬似乎察覺到林寒已經決定放棄抵抗,於是把頭埋在林寒的大腿上拼命的

舔吮著。



林寒的下半身肉感十足,大腿包括陰阜都異常豐腴飽滿,她顯然發育得很充

分,骨盆有些過分的展開著,屁股結實碩大,陰毛雜亂地長滿了整個陰阜,把私

處完全覆蓋住。這一切雖算不上美麗,卻很性感,極大地刺激著楊蓬的神經。



他已經是欲火中燒,手忙腳亂的脫下褲子,拽過枕頭墊在林寒豐腴的屁股下

來,然後挺起粗大的陽物一擊即中。



「爽死我了!」進入的一剎那楊蓬忍不住說了一句。



由於很長時間沒有異性的插入,雖然已經很興奮了,但是林寒還是有些不適

應,下體一陣撕裂的疼痛傳來,她哼了一聲下意識的扭動著身體想減輕一下下體

的不適,不料卻更加刺激了楊蓬。



楊蓬剛抽動了幾下,身下的林寒就扭動起來,陽物被陰道腔肉擠壓著令他根

本無力招架。



「我不行了。」楊蓬只動了十幾下就低吼一聲,一股濃稠的精液噴射而出,

他急忙拔出陽物,結果大量的精液都噴射在林寒的陰道口上,茂密的陰毛上沾滿

了白色的精液。



林寒沒想到楊蓬這麼快就射精了,心裡有些不快,下體又癢又痛,但又不好

說什麼。楊蓬則一個勁的道歉。



「對不起,我一時衝動,你原諒我吧,我今後一定會對你更好的。」他有些

俗套的解釋著,眼神中卻帶著幾分得意。



「費了半年勁終於到手了。」楊蓬有些揚眉吐氣地想。



穿好衣服,楊蓬躊躇滿志的談起了未來:「我估計年底我就能提副科長了,

到時候就可以有房子了。我們就可以結婚了。」



楊蓬的話令林寒哭笑不得,才認識半年就談婚論嫁這令林寒有些意外,她寧

願把這當作是楊蓬在欲望滿足後的許願。



有這麼一種人,似乎生來就注定要成為一個優秀的人:父母眼中的好孩子,

老師眼中的好學生,同學眼中的好幹部,從出生他們就要充當這樣的角色。葉嵐

就是這樣的人:在幼兒園的時候她就是阿姨最喜歡的孩子,剛上小學就當上了班

長,上初中時則是班裡的團支書,到了高中則是省優秀學生、學生黨員,大學則

是校學生會副主席,在校團委工作一年後又輕而易舉的考上了研究生,現在是研

究生院的學生會主席。



從小到大一直被數不清的光環籠罩著,有時她覺得很驕傲,有時候她又覺得

很累,畢竟要時時刻刻做出一副好學生的樣子給別人看,甚至和男朋友親熱都因

為要考慮影響而「偷偷摸摸」也確實不是一件開心的事情。



也許是由於她過於出色了,那些男同學都對她敬而遠之,根本沒有一個敢追

求她的,而那些自命不凡的「學長」們在葉嵐的眼中又未免有些過於做作,直到

大四的時候,一直單身的葉嵐突然做出了一個足以轟動全系的決定:接受了李浩

的追求。



李浩是她的學弟,小她兩屆,當初接新生的時候正是葉嵐負責接的他。李浩

是個眉清目秀的男孩,平時文質彬彬的樣子,也很會討女孩子歡心。開學之後就

一直葉嵐姐葉嵐姐的叫著,葉嵐也樂意認這個清秀的男孩做小弟弟。



李浩很受女孩子歡迎,在葉嵐的印像中他身邊似乎從來沒有缺少過女孩子,

那些女孩子個個都是年輕漂亮,活潑可愛,充滿著青春的活力,令葉嵐有些自慚

形穢,但是李浩卻從來不承認她們是自己的女朋友,只說是「普通朋友」而已,

為此葉嵐還勸過他,要對感情認真,不能遊戲人生。



「她們也沒和我認真呀,而且我要是找女朋友也要找像葉嵐姐這樣成熟有氣

質的女孩。」李浩一臉誠懇的答復道。



起初葉嵐只把李浩的話當成是玩笑而已,但是不知不覺間她卻和李浩走得越

來越近,漸漸的她也有些喜歡上這個男孩了。和他在一起葉嵐總是覺得很開心,

根本不用在偽裝什麼,這個男就猶如一縷清風,給她以前一直沈悶的生活帶來了

清涼和活力,終於在葉嵐畢業之前兩個人正式走到了一起。



有時候葉嵐對自己的決定感到不可思議,她一直是循規蹈矩的生活著,如今

卻進行著十分「前衛」的「姐弟戀」,尤其是在大學裡,這種「姐弟戀」就更加

稀少,也就更顯得「前衛」。一時間大學裡各種議論都傳到葉嵐的耳朵裡:有贊

嘆的,有羨慕著,有對他們前景表示懷疑的,更有出言不遜者說是葉嵐身為學生

幹部,利用職務之便勾引英俊家資殷實的學弟的。對此葉嵐哭笑不得,只好人他

們去議論。



然而她可以不顧忌別人的議論,卻不可能不考慮自己的感受。



雖然李浩一直對葉嵐十分體貼關心,而且對她也很專一,自從和葉嵐在一起

後,他身邊那些女孩子也再也沒有出現過。但是葉嵐還是覺得有些擔憂,每次和

李浩走在大街上,她都會覺得自己像李浩的姐姐而不是情人,而李浩朋友們第一

次見到他們在一起時略顯驚訝的眼神也刺激著葉嵐。在李浩的面前,葉嵐既放不

下「學姐」的架子,又對自己的容貌和年齡沒有自信,總是莫名的陷入情緒低落

之中。



中午:寢室裡



葉嵐這幾天情緒一直低落,蕭瀟正在勸說著她。



「李浩最近總是要我見他的父母,可是我實在沒信心去見,他家裡人要是知

道他找了一個比他大好幾歲的女孩一定不會高興的。」葉嵐在蕭瀟的追問下說出

了情緒低落的原因。



「葉嵐姐,實際你沒有必要給自己那麼大壓力,雖然你比李浩大兩歲,但是

一點也不顯老,何況女孩子在25歲左右正是最好的年齡,你又這麼出色,應該

對自己有信心才是呀。」



「我也不是對自己沒有信心,只是怕他因為我和家裡人不愉快,他卻總讓我

和他回家。」葉嵐有些言不由衷。



蕭瀟見葉嵐仍然不開心的樣子,於是就換了一個話題。



「葉嵐姐,你們是不是還沒有做那件事?」蕭瀟一本正經的問道。



葉嵐雖然已經和李浩交往兩年了,但是始終沒有發生關系,每次親熱時她只

讓李浩撫摸她的乳房,腰以下的部位卻始終不讓李浩染指。不過李浩似乎也不在

意,從來沒有表示過不高興。葉嵐並不是一個保守的女孩,她只是覺得和李浩未

來還沒有確定,她不想那麼輕易的發生關系,在她的觀念裡,發生性關系意味著

兩個人的關系已經基本穩定了,她知道,她的「守身如玉」實際上只是對和李浩

關系沒有信心的一種表現而已。



「我覺得兩個人只有關系發展到了那一步才能做那種事情。」蕭瀟的話正問

到了葉嵐的痛處,一方面她由於對和李浩的前景沒有信心而回避和李浩發生性關

系,另一方面總怕李浩會因此移情別的女孩。



「可是在我看來,也沒有必要把那種事情看得太神聖了,它就和我們吃飯喝

水一樣平常,我們都是成年人了,都會有需要,只要是和愛的人在一起就沒有什

麼不對的。」蕭瀟說道。



葉嵐無語。「也許是自己的觀念真的落後了?」她在心底問著自己。



兩個人正聊著,突然想起了敲門聲,李浩正站在門口。



「葉嵐姐,我出去辦點事情,就不打擾你們了。」蕭瀟笑著說,回房間換了

件衣服走出門去。



由於是在寢室裡面,葉嵐打扮的很隨意。只穿著一件淡黃色的連衣裙,可以

隱約看見裡面的乳罩和內褲的輪廓,頭發也隨意的挽起,臉上未施粉黛,看上去

頗有些頹廢的「小資情調」。



「你先坐著,我給你拿聽可樂,」看著李浩清秀的面容,葉嵐心中生出一股

柔情。



這幾天葉嵐心情一直不好,對李浩不冷不熱,但李浩卻一定也不生氣,葉嵐

不和他見面,就每天晚上打電話來,言語依舊溫柔體貼。蕭瀟和林寒十分羨慕。



「在這個社會裡,找一個真心對自己的男人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每每想

到這點,葉嵐就總覺得愧對李浩,可是又不知如何補償,她天生是個不善於表達

自己感情的人。



「葉嵐姐,你不用忙了,我就是想和你待一會……」李浩突然從後面抱住葉

嵐,嘴唇溫柔的在葉嵐修長的脖頸上親吻著。



葉嵐被李浩的舉動嚇了一跳,身體不由自主繃緊。「大白天的,別這樣,」



她下意識的反抗著。



「這麼多天你都不肯見我,我是真想你了!」李浩溫柔的說著情話,手也開

始隔著連衣裙撫摸起葉嵐的身體來。



葉嵐想移開李浩的手,但是李浩動作很堅決,仍然在她的身體上撫摸著。



「別這樣,萬一有人進來多不好。」葉嵐不安的扭著身體,想擺脫李浩的愛

撫,但是卻更刺激了李浩。



李浩突然粗暴起來,一下子把葉嵐壓到床上,舌頭蠻橫的掘開了葉嵐的嘴,

貪婪地吸吮著葉嵐的舌頭,葉嵐被動的承受著,兩個人的舌頭很快絞在一起。李

浩一邊和葉嵐接吻一邊把葉嵐連衣裙的肩帶拉下去,裡面白色的乳罩呈現在他面

前。葉嵐女性特有的體味傳入他的鼻腔,這更加刺激著李浩的神經,他離開了葉

嵐的唇,在葉嵐裸露的肩頭親吻著,雙手繞到葉嵐的後背,麻利地解開葉嵐胸罩

的扣子。



「葉嵐姐,你給我一次吧。」李浩並沒有在葉嵐的乳房停留,而是直接把手

移到葉嵐的大腿上,掀起了葉嵐的裙子,在大腿跟部摸索著。



葉嵐本想拒絕,但是不知怎地耳邊卻響起蕭瀟剛才說的話,本想拒絕的話到

了嘴邊卻變成了:「你快點吧,一會林寒可能回來……」



李浩受到了鼓勵,動作更加大膽起來。他把葉嵐的內褲褪到大腿處,高高的

掀起了葉嵐的裙子,此時的葉嵐雖然連衣裙還掛在腰上,但是三點盡露和赤身裸

體也沒有什麼分別。



面對葉嵐的身體,李浩卻楞在那裡。



實際上葉嵐的身體算不上完美,她的乳房雖然不小,但是形狀卻並不漂亮也

不夠堅挺,而是有些扁平,乳頭有些凹陷;大腿還算修長,這也是葉嵐對自己最

有信心的部位,但是髖部卻發育的有些過於充分,大大的展開,把屁股顯得有些

過分豐腴,陰戶陰毛很茂密,一直延伸到小腹,一點也不像少女的樣子。但是這

一切在現在的李浩看來卻是世間最性感的一幕。



他過了十幾秒才想起自己應該做的事情,脫下褲子把已經勃起的陽物湊到葉

嵐的兩腿之間。



「哼——」葉嵐突然呻吟了一聲,原來李浩沒有經過任何前戲就硬插進去,

葉嵐還是處女,下身自然很緊,突如其來的撕裂感令她忍不住呻吟了一聲。



李浩也被嚇了一跳,他清醒了很多,「我弄疼了你吧,」他問道。



葉嵐一直害怕林寒突然回來,因此一心希望李浩快點完事,於是強作鎮定,

「你盡管弄吧,我沒事……」



李浩這才開始抽動起來,未經人事的陰道被李浩型號不小的陽物抽插著令葉

嵐覺得十分不適,但她還是極力承受著,不再吭聲。李浩顯然也沒有什麼經驗,

動作時輕時重,而葉嵐的陰道並沒有怎麼濕潤,又緊又幹,使他更多時候只能在

葉嵐的陰道口摩擦,結果陽物還幾次從葉嵐的陰道裡滑了出來。



李浩生澀的動作卻刺激了葉嵐,一陣陣刺癢的感覺從下體傳來,李浩卻遲遲

沒有射精,焦急的在葉嵐的陰道口摩擦著。葉嵐想幫幫他卻有不知從何入手,又

不好意思說什麼,只好躺在那裡任李浩折騰。



雖然一開始憑著蠻力一下就成功的插入,但是葉嵐幹澀的陰道卻使李浩的陽

物更多時候不能完全插入,倒是葉嵐的陰毛不停的刺激著李浩的龜頭,令他覺得

十分舒服,最後他索性不在葉嵐的陰道裡抽插,而是拔出陽物,緊貼在葉嵐的陰

戶上,在茂密的毛叢中摩擦起來。龜頭上的酥麻感越來越強烈,終於一股精液不

可遏制的從馬眼裡噴射出來。



「啊——」李浩如釋重負的嘆了口氣,一波波精液噴射在葉嵐的陰戶、大腿

上面,一直噴射了十幾次才停下來。葉嵐的下身和床單上早已是一片狼籍。



清理好穢物,整理好衣服,兩個人並肩躺在床上。這時李浩才發現床單上有

一小灘殷紅,他又一次楞住了。



「是不是覺得都25歲還是處女很不可思議?」葉嵐幽幽的說道。



「你放心葉嵐姐,我一定會負責任!」李浩一臉虔誠。



「我們都是成年人了,這算不了什麼,你也沒必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我們

跟以前也不會有什麼變化的。」葉嵐盡量平靜的把剛才蕭瀟的理論重復給李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