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用身体卖车的少女-庭瑜

庭瑜? ? 22岁? ???我

经理? ? 35岁

王先生??58岁? ???

------------------------------------

第一部

其实,我的第一次偷情和卖淫没什麽区别,我用自己的身体换来了一份合约,

後来,有那麽一阵子,我从这里尝到了甜头,我用这样的办法还为自己换来过很多

东西。

不过,实话实说,给那些男人操,我也确实从这些人身上得到了好多宝贵的体

悟,例如女人真的要把握青春的时光,趁男人还爱你的时候满足他们。

和我上过床的人绝对是很开心的,我的身材还算不错,大大的眼睛、气质的外

型,可是却有一颗活泼爱玩的心,很多人说我的外型和内心是完全相反的两个人。

上班时,我几乎会画妆再加上一双高跟鞋配套装,这让人觉得很迷人,我自认

为感觉还不差。

当年,我才22岁,学校才刚毕业不久,经过投履历找工作以後,我在一家汽车

展售中心当业务,刚开始有三个月的试用期,试用期满达到标准才可以转正职人员

那是一家专卖名贵高级车的公司,他们投入了很多金钱在训练我们,所以试用

期满前,给了我们一定的业绩压力,必须通过才能留在公司。

那时候,我们家境不太好,所以我急需一份工作,好不容易进入了这家公司,

我必须想办法达到一定的业绩水准,否则我就要被开除了。

随着试用期的一天天到来,对於一个刚出社会的新鲜人来说,根本毫无人脉,

找不到能和我买车的人,而我们家的家境又不好,父母那边也没有认识能和我买车

的人。

另外,我的经理又不断的给我压力,自始至终我一辆车都没卖出,这点让我相

当苦恼。

直到试用期满的前一个礼拜,经理邀我外出用餐,并且很明确的告诉我,假如

我没有达到公司的标准,我将面临解雇的下场。

当时的我,想到自己家里的处境不经落下眼泪,本想以眼泪换取经理的同情,

可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经理看我哭得难过,提出了一个方法为我解决。

经理:「庭瑜,假如你可以卖出一两台车,这个问题就结束了!」

我啜泣着回答经理:「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完全没有能和我买车的人脉!」

我着急着询问经理我该怎麽做,经理很好心的告诉我:「我手上有两个老板要

买车,可以给你去接洽!」

此时的我心想:「果真天无绝人之路!」,我破涕微笑了,我不可置信的问经

理。

可是经理却跟我说了一个让我沉沦在众多男人间的方法。

他要求我和他发生性关系,当时的我有正在交往的男朋友,并且早已不是处女

了,所以我为了保住这份工作,以及卖车後可抽的5%奖金,我屈服了。

我屈服在经理的淫威之下,我用我的身体满足他,而他在工作上相当的照顾我

,就这样,我们得到各自的需求。

我叫庭瑜,至於姓什麽嘛,在这里就不说了,反正那也不重要,如果有缘分,

你能成为我的特殊朋友,到时再告诉你也无彷。

还记得那天,和经里在汽车旅馆内,他要我慢慢地解开自己胸前的钮扣,我丰

满的乳房挣脱衣服的束缚,跑了出来。

他两手各捧了我一只乳房,轻轻地揉挤乳头,感觉得出来经里相当兴奋,22

岁女人的青春肉体,让经理这个已婚35岁熟男看的两眼发直,就差口水没掉下来

我娇羞的闭上眼睛,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感。

我的头发垂落在丰满的胸前,经里的嘴马上就迎合上来,他吸吮着,如同要吸

出奶水般的动作,使得我渐渐被挑逗的喘不过气来。

另一方面我感到羞愧的兴奋感已扩散到体内,乳峰的顶端被经里的舌头挑逗得

乳头变得坚硬。

「庭瑜,你的奶子真大,好软呢!」

我的乳头淡淡的粉红色也逐渐转成深红色,经里询问我:「你男朋友可真快活

,他平常也吃奶吗?」

想到我男友年轻气盛,丝毫都不了解女人的感受,每次做爱几乎都不对我挑逗

,他一心只想将鸡巴早些塞进我的阴道。

所以,我闭着眼睛摇摇头,享受着经里对我的挑逗,沉溺在这情场高手的淫威

之下。

当经里手指深入我的内裤中,手指碰到肉唇的一刹那间,我感到自己下体已经

相当黏湿滑润,身体开始高潮起来,不知不觉中从喉咙处发出了呻吟声,全身也抖

动起来。

突然经里像失去了理性,不断的用手指插入我灼热的秘洞,并且搅和着发热的

黏液。

「啊???经里???啊???经里???啊???嗯???嗯???啊??

????」

我第一次感受到那麽强烈刺激的快感,我交过三个男友,他们从未给过我如此

兴奋的感觉。

经理是个已婚的男人,而我目前也有交往中的男友,起初我的心里还有一股不

道德的罪恶感。

但是,这种罪恶感却被肉体深处所涌出了慾望所冲散掉,现实的快感,引导着

我如作梦般地到达高潮的境界。

经理抽插着我阴道的手指换了动作,突然转变成激烈的爱抚,我的下体燃烧着

,从来不曾有过的淫靡预感。

使得整个背部抖动起来,我激动地叫着:「啊???啊???嗯???嗯??

?好痒啊???啊???」

很快的,我轻轻的呻吟声逐渐变大,并且经里的动作愈来愈猥亵,我的上体呈

现如同是弓形的美丽拱门,乳房更是骄傲的膨胀起来。

结实的大腿跟儿,珍珠般美丽的肌肤构成优美的曲线,屁股上那件轻薄内裤,

则是充满了汗水和爱液的湿气。

此时我被经里挑逗得精神有些恍惚,全身的肉体灼热的抖动起来。

忽然间,经里将那大阴茎抵到了我的大腿间,接着说:「庭瑜,该我爽了呗?

经理紧紧的握住他那硬挺的阴茎,然後用手指将我黏着湿润的花瓣给拨开,慢

慢的将他火热的阳具塞入我的体内。

「啊???噢???啊???经理???啊???奥???啊???嗯???

经理???好???好棒啊???」

硕大的阴茎膨胀的顶端贴着我的阴道壁,我湿润的阴唇窄处,媚肉颤抖着迎合

经理。

鲜嫩的淡红色肉壁将阴茎给吞了进去,年轻女人咬住成熟男人的阴茎,没有比

现在更加猥亵的情景,这个快感使我感到一阵昏炫。

下体传来经理阳具的热情抽动,我实在是忍耐不住,於是发出了尖叫声,配合

他的举动,我於是扭动腰部,那仅仅留下来的一点点对於违背道德所造成的罪恶感

,也就在这一刹那间完完全全的消失了。

经理:「庭瑜???噢???噢???噢???快活吗?」

「嗯???嗯???啊???啊???」我娇酣着,点点头表示赞同经理的操

弄。

刺激的感觉我觉得很舒服,经理强有力的撞击及律动,使的我不断的抖动。

我俩的肉体像形成火焰的一起燃烧起来,经理的两手用力的从後方抓住我晰白

的肉丘,并且胡乱的揉弄起来。

不断的被揉弄的肉丘,连续而来的粗暴抽插,使的我的下半身流出了大量的媚

液。

「噢???庭瑜???爽快吗?」

「庭瑜???你的小男友有我强吗????庭瑜???我和你的小男友比,谁

强?」

「经???经理比较强???啊???啊???哈???啊???呜呜呜??

?太舒服了!」

那种急迫的抽插,我配合着他的律动将腰部翘起,好让他用力的将阳具在我的

下半身进出。

经理的阳具大约17公分左右,而我前男友最长也才14公分,现任男友顶多

才12公分。

所以那天,我被经理搞得哀叫连连,「啊???啊???!」

伴随着我痛苦般的尖叫声的同时,我那纤细的身体大大的抖动起来,这也是我

第一次碰上这麽大的阳具。

在插进的同时,穴内冒出了许多淫水,我开始全身摇动,发出呻吟,经理越插

越深,我呼吸愈是沉重。

不久经理弯下身来,让我转过头去和他舌吻着,我让他将舌头伸入我的口中,

两人如同热恋的情侣搅动着。

在长吻结束後,经理呻吟道:「啊???要射了???啊???庭瑜???我

要射了???」

此时,一丝丝的理智提醒着我,「不能???经理???请别射在里面???

而经理以交换条件般的口气对我说:「不射里头可以,但你以後都要给我用?

??好吗?」

有了那麽开心的一次,下一次我当然还想给经理用,所以我马上答应了,「嗯

???嗯???经理???好???」

经理拔出阴茎後立刻将阴茎移到我的臀部,接着阳具吐出了灼热的精液,一股

一股灼热的精液就喷洒在我的套装裙上。

最後,经理射完精了,他将阳具塞入了我的口中,我吸着和舔着他的阴茎,想

把所有的精液都吃进嘴里。

甚至他还刮起滴在我裙上的精液,将它们送进我的口中,这或许是我初嚐禁果

到现在最美好的一次性爱。

当我全吃完了,他说,他最喜欢看人吃精液,而我也不甘示弱地向前拥吻他,

我将口中残留的一丝丝精液吐还给了他,并问到:「好吃吗?」

想不到经理竟然恶心地吐了口口水,他说道:「脏死了!」

当下我嘟着嘴问他:「觉得脏还要我吃?」

话说到此,他的脸上又出现了慾望,第二回合开始,那天,我忘了我有男友,

他忘了他有老婆,我们足足享受了性爱一个晚上,甚至到了後面,我还同意让他对

我进行内射行为。

那次和经理发生关系以後,我的工作慢慢地进入轨道,接待的客人也渐渐变多

,回想第一次和经理谈话时那严厉的表情让人不寒而栗。

而如今每天对我都是笑脸迎人,时常在工作汇报时,他会在众人面前表扬我,

让我有受宠若惊的感觉。

不过,我觉得经理是个变态,为什麽我会这麽说呢?

因为和他发生关系後,他时常会趁大家不注意时吃我豆腐,虽然全身都给他摸

遍了,但在大庭广众下被吃豆腐还是让我心惊胆跳。

例如有一次,我接待一名男客人时,我喜孜孜的对男客人讲解车子的性能,客

人要求一些车辆的比较资料,所以我就回头到柜台去拿。

经理先是露出诡异的笑容,接着到我旁边悄悄的告诉我。

经理:「庭瑜,那个男客人刚刚听你讲解是不是都心不再焉啊?」

我疑惑着问他:「会吗?为什麽这样问?」

经理笑呵呵地说:「因为我看到他都一直盯着你的胸部呢!」

经理讲完这句话以後,我打了他一下,对他说到:「呿???你以为男人都跟

你一样喔?」

可没想到经理竟然伸手解开了我衬衫上的一颗钮扣。

当下我相当紧张,我小小声地骂他:「要命啊???这是公司呢!」

接着,他不急不缓地说:「我当然知道???就这样,别扣回去???等等加

把劲说服他买车!」

我咬着下嘴唇打了他一下,然後他又对我说:「美人计???傻女孩???看

得我都想干你了!」

我拿好资料转身要回客人那时,经理又交待:「庭瑜,等等贴他近一点,播播

头发,让他闻闻你的发香,他就是你的了!」

我转头对他挤眉弄眼一番,对他说:「你又知道?」

经理笑呵呵地跟我说:「试试看啊,我也是男人,当然知道他在想什麽,晚上

让我操一番解解慾吧!」

之後我回到了男客人那边,我一边讲解车子的性能如何,一边悄悄地照经理教

我的。

当客人在欣赏着车子内装的仪表板时,我微微得靠进他,对他讲解各个仪表板

的功能,过程中当然也故意轻轻地拨弄秀发。

果真如经理所说的,当我拨一次头发,空气中都弥漫着我的发香。

男客人一闻到,讲话就会稍微结巴,我抓住了这点,一步一步带点挑逗和诱惑

,使得那名客人最终成交了一台新车。

当我忙完回到接待柜台时,只有经理一人在那,其他的专员都在向其他客人介

绍车子。

而经理笑盈盈地对我说:「你刚刚的样子真骚,我迫不及待想操你了!」

他话说完便指着自己的西装裤,我瞄了一眼,我看到他的小弟弟在向我敬礼了,

我嚷嚷着:「哎哎你这人怎麽这样啊,太猴急了吧?」

经理脸皮厚着说:「玩点刺激的,你转过去面向大家,让我磨蹭你的臀部!」

没等我同意他便推我一把,接着我的大脑好像停顿了,在接待柜台的空间很小

,他站在我身後的位置大家不会起疑,所以他也大胆的用他的阳具隔着衣物顶我,

那种公然偷情的刺激感让我快要窒息。

经理再次得寸进尺,他抓住我的手试探地去触碰他的阳具。

「天哪,该不会他露出来了?」,於是我侧着头看了一眼。

我:「啊???不玩了经理???晚上在陪你???」

我马上用手轻轻的拍他的大腿,经理听我这麽说才赶紧将龟头缩回去,那回真

的吓得我魂飞魄散啊。

------------------------------------

第二部

一天,展示中心来了一个中年男人,年纪大约58岁。

由於上一次挑逗一个男客人,让我顺利地卖出车辆,所以这次我以同样的方法

挑逗他。

「先生您好,我是业务专员---庭瑜,很高兴为您服务!」

递上名片,闲聊几句後,我带着他参观我们的展示车。

在车上,我照样小露酥胸,有意无意地拨弄头发,可是眼前的中年男子王先生

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王先生在车内自顾自得看了看各项配备,似乎不太理会我的讲解。

那时我就心想,这个客人可能只是纯欣赏,不打算买吧。

所以我就礼貌地在一旁陪他欣赏车子,也不多做一些无意义的小手段。

过了一会儿,王先生说到:「车子的配备是和别家厂商差不多,可是你才施这

些雕虫小技就想让我掏钱买车?」

我迟疑了一会儿,我有些尴尬地说到:「王先生,不好意思,我不明白您的意

思,我的车子的配备比人家多了!」

我还没解释清楚,王先生就打断了我的话,他说:「庭瑜小姐,车门关起来,

我有话想说!」

我有些犹豫地关上车门,我拿出资料正想推销时,他说:「不用了,这些资料都不

重要!」

当时我的心里有些不悦,又是一名烂客人,什麽都不要,是存心来作乱的吗?

接着,王先生的手突然放到了我的大腿上,我正想叫他放尊重时。

他说道:「我是一家租赁公司的老板,车子都大同小异,我要的是服务,你可

以提供什麽服务才是我看的重点!」

我有些不可置信地看了看他,还没等我开口说话。

王先生又说道:「我买车当然不是一台、两台,我打算买20台!」

我惊讶地点点头:「这???这麽多啊?]

王先生露出诡异地笑容,他说:「这不算什麽,只是一年的采购量!」

我相当吃惊,我钓到了大鱼,我说:「那???那还得请您多照顾了!」

王先生:「照顾,当然可以照顾,我相信你是聪明人,知道我的需求,你照顾

我,我照顾你!」

我看着他没多说什麽,继续听他讲:「我很喜欢你,像你那麽漂亮的身体不要

浪费,用他来跟我换订单如何?要就跟我联络!」

说完话,他只留了一张名片给我,接着没多说什麽就离开了我们公司。

------------------------------------

那天我犹豫了一整天,晚上终於还是忍不住地拨打了王先生的手机。

我表示我愿意用身体来和他交换订单。

隔了两天,我们相约到一家五星级饭店洽谈签约内容。

进门後,我和王先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车子,聊着生意上的事情。

王先生比起第一次在我们公司冷酷地模样,今天对我说话算是相当和蔼可亲。

王先生:「方便只叫你庭瑜吗?」

「嗯,嗯!」我点点头表示同意。

王先生闲话家常地和我聊着天,让我的心情放松不少。

王先生:「你长那麽漂亮,业绩一定不错吧?」

我:「没有很好,我才刚做不到一年!」

他:「喔?是吗?刚毕业啊?」

我点点头:「是阿,才刚毕业没什麽人脉,还请王老板多多照顾!」

他笑着回答我:「当然,当然,至於要多照顾就看你的表现了!」

听见他这麽说,我有些尴尬地眼睛不知道该看哪,他瞧我有些紧张,便说到:

「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就一台车一次服务如何?」

我脑中有些空白,想不到他那麽直接,我口中喃喃自语的念着:「一台车??

?一次吗?」

王先生:「是阿,假如你同意的话,和约可以拿出来签了,我先准备20台车的

订金给你,尾款部分每一次做爱付一次!」

我脑中计算着,「一台车我可以抽大约10万元,那20台车就是???」

王先生:「假如同意就签约吧,不同意的话你就离开,我不会为难你!」

我心想着:「豁出去了,等於陪他上床一次我就可以赚十万元,这何尝不能接

受?」

眼前的男人虽然有些年纪,但一股上流社会人士的气息使他感觉起来相当高贵

,我没有理由拒绝眼前庞大的利益,我漫漫的回答到:「那???王先生,我们一

台车要先收30%订金!」

果然,他很爽快地拿出支票,20台车,总共一千两百万元的订金马上就开出

来了。

在写和约内容时,我的内心雀跃不已,如此大的订单居然给我谈成了。

当签约完成,王先生很饥渴的样子说:「你开心完了,该我开心了吧!」

话一说完,王先生便身手脱去我的套装外套,我的脸也红了,心跳也快了。

「还???还没洗澡呢!」我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

而他霸气地说到:「你没洗澡我不介意,我最爱女人的汗水和香水了!」

他接着说:「而我在你来之前就洗好了,你放心吧!」

我点点头默许了他的行为,我也闻得出他身体有沐浴乳淡淡的麝香味,他搂着

我的腰,一手抚摸着我的脸庞,他亲亲的吻着我相当温柔,当我接触他身体的瞬间

,让我有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虽然我接触的男人非常多,除了三任男朋友,还有经理,以前也跑夜店,但是

他给我的感觉非常的异样,可能是年纪比较大的关系,他让我觉得有一份父爱。

有钱人的确给人一种与众不同的气息,我甚至有些意乱情迷了。

我红晕的脸上一双似水的眼睛就好像一对钩魂的利剑,一对雪白的咪咪丰满坚

挺,看得王先生内心热血澎湃,他甜言蜜语的对我说到:「你的美丽让我不能自拔

!?」

说着他把双唇贴向我,一下把我推倒在沙发上,他轻轻的吻着我,开始我还有

些害羞的闪躲,後来渐渐的失去了抵抗,他的双唇不停的在我的脖子与耳垂之间游

走。

一只手轻轻的拨开了我的内衣,就这样他的手伸向我的双乳,他缓慢的双手在

我两个坚挺的乳房之间任意游移。

他不停的喘着粗气,轻轻的跟我说:「还是年轻的妹妹好???还是年轻的妹

妹好???」

不一会儿,我的舌头又被吸入他嘴里,他用力吸着我的舌头,我当时只觉得脸

上是热的,我闭上眼睛,由他胡来,他的接吻技术纯熟极了,我当时就感觉到,他

是个玩女人的老手。

後来我开始痴迷地送上我的小嘴回吻他,再後来,我感觉到紧绷的乳房突然松

开了,我悄悄睁开眼,原来我的衬衫已经被他拉到了腰部,胸罩也他解开了,乳房

完全展露了出来。

他用双手捧着她们轻柔地抚摩着,他有节奏地吸我的奶头,我终於忍不住开始

呻吟起来。

「嗯???嗯???王先生???啊???嗯???嗯???啊???啊??

?」

他一定是觉得时机已经彻底成熟了,拍了拍我的屁股,我顺从地让他轻松脱下

我的内裤,我感觉到他的手在我的阴户抚摸着。

他用指尖将我湿漉漉的大阴唇拨开,在小阴唇上开始又磨又擦又挑又揉,然後

触到了我娇嫩的阴蒂,我的呻吟声越来越大。

他笑着对我说:「小骚货,说,想不想让我干?」

我在朦胧中不知是点头还是摇头了。

反正最後他把我的双腿架上他的肩膀,让我的屁股向上翘起,就用这样的姿势

,他的阴茎一下插进我湿润的阴道里。

「啊,还不要???」

我轻轻的推了推他说:「王先生???要戴保险套???」

王先生:「不需要那麽麻烦吧?」

我说:「平时我跟男朋友做爱也会戴,不好意思,可不可以请你戴上它?」

而王先生似乎坚持不想戴套,他说:「男朋有是男朋友,我不是你男朋友阿,

不戴,等等多给你两万小费!」

「两???两万小费?」听他这麽说,我妥协了,大不了事後再买避孕药了。

我迎合着王先生的抽送,面对着他的注视,我羞得无地自容,再次闭上眼睛说

:「你,你别看了???」

王先生:「害什麽羞?庭瑜,我和你男朋友比,滋味如何?」

我感觉他两腿间那条肉棍儿在我体内耕耘着,说实话,我觉得他的肉棒比起经

理的短上很多,而且可能有些年纪了。

他的长短和我男朋友差不多,只是感觉起来没有那麽坚硬。

我害羞地紧闭双眼,心里却评论着男人们的阳具好坏。

不过,已经到了这个程度,都被他操上了,再怎麽说他也是我的客人,无论如

和我的任务就是要让他玩得尽兴。

所以,我尽最大努力分开双腿,暗自咬着牙齿,轻轻的呻吟接受他那半长不短

,硬中带软的阴茎进入我下身。

他的手在我的大腿上来回抚摸,嘴唇也转移到我的乳房上,开始用舌头挑逗我

的乳尖,还用嘴唇亲吻我的奶头。

我的心几乎要跳出来,我觉得小穴中有了淫水在流淌。

「庭瑜???舒服吗???庭瑜???噢???噢???啊???啊???」

「嗯???嗯???再来???啊???再来???嗯???嗯???」,我

满脸通红,声音颤抖着配合他呻吟。

王先生:「庭瑜,声音再大点,要喊我老公,要求我干你,求我操你!」

我心想,反正都让这个老色鬼操了,就痛快地听他的吧。

「老公,求你,求你干我吧,求你操我吧,求你把大鸡巴插进庭瑜的小穴里,

快点来玩我吧!」

说完之後,我自己都有些不相信这些话是从我嘴里喊出来的。

他反覆地抽送,龟头挤磨着我小穴里的嫩肉,我可以感觉得出来,阵阵的兴奋

感不停地传遍他的全身。

这个老色鬼,挺直了腰板,开始尽情舞动着他的肉棍儿,在我小穴中左冲右突

,横冲直撞。

渐渐的,我的双腿已经酥麻起来,彷佛没有了知觉,我用双手死死地抱住他的

腰,嘴里竟然不由自主的浪叫起来。

我想到自己正被一个年足以当我父亲的人操着,那种羞愧感,使我感觉到自己

的全身都在发烧。

这时王先生把我的双腿大大地掰到两边,一边用力地插着我的小穴,同时腾出

双手来粗暴地掐着我的乳房,我睁开了眼睛看着他一脸的细细的汗珠。

心里转念一想:「既然已经给他插进来了,何不放松一点,舒舒服服地享受一

下这个老色鬼的玩弄呢?」

他干了好一会,见我望着他,笑着问道:「庭瑜,我的大鸡巴好吗?告诉我,

你觉得怎麽样?]

我细声细语地对他说:「你的大鸡吧好极了,你放心地玩吧!我能挺住,我要

让你好好的开心!」

他听了之後似乎更加兴奋了,又狠狠地插了我一会,突然低下头来吻着我的脸

「庭瑜,我想在你的下面射精,射到里面,行吗?]

我心想,这种情况下,他是完全可以不和我商量的,只管自己舒服就可以射到

我的身体里,可他竟然礼貌地来问我。

其实,我这两天是安全期,在里面射精应该没有问题,可是,为了让这个老色

鬼觉得我肯为他作出牺牲。

我故意假装犹豫了一下:「你真的那麽想射到里面吗?」

王先生:「当然了,射到里面,那多舒服啊!」

我继续犹豫着,「可是???可是???我怕会怀孕???」

接着,王先生再次以金钱作为奖励,他说:「再多给你三万,让我射在里面?

??」

我:「那???那既然你那样射精舒服,就射到里面吧,我回去吃药避孕!」

他听我这样说,脸上立刻充满了笑容,身体好像也受到了鼓励,阴茎更加急剧

地抽插着我湿润的阴道。

我感觉到他的龟头上刮得我阴道内壁,产生一阵阵连续的快感,我第一次大声

呼叫出来,只感到面红耳热,浑身酥麻,脑子轻飘飘的,简直像要飞起来一样。

我双手紧紧地握着他的手臂,开始不自觉地挺着小腹把阴户向着他的阳具迎送

他开始满头大汗了,喘着粗气对我说:「庭瑜,说,你是不是我的小骚货?是

不是?你感觉到舒服了吗?我要射了!」

我也喘着粗气说道:「好老公,我是你的小骚货,是你的,你的小骚货舒服死

了,你快射吧!你尽管射进来吧!」

他继续挺起腰板狂抽猛插几十下,终於把下身紧紧贴着我的小腹。

我觉得他的肉棍儿深深插入我肉体的最深处一动不动,只有龟头在一跳一跳的

,一股滚烫的热流,有力地灌进我的阴道。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的眼睛湿润了,我第一次让男人把精液在我的肉体里尽兴

地发泄。

那种心情,是羞愧、兴奋和满足交织在一起,我把他的腰抱得紧紧的,好让他

的阴茎留在我肉体里多停留一会儿。

最後,他的阴茎慢慢地滑了出去,我找了找自己的手提包,从里头取出纸巾替

自己揩拭後,想给他也擦拭乾净。

他一把拦住我说 :「庭瑜,用嘴给我洗乾净,好不好?」

我满脸娇媚地回答:「亲爱的,我从来没有试过给人口交,不过,既然你喜欢

,我当然愿意啦,你喜欢怎麽样人家都随你嘛!」

其实,这多少也是一句心里话,刚才,在被他操的过程中,至少我的身体,已

经彻底被他降服了。

自从有性生活以来,这是我被操的最兴奋最享受的一次高潮。

或许其中的原因是因为王先生他有了点年纪,不会像一般年轻小夥子那样粗暴

、蛮横无理。

所以,我妥协了,我坐起身来,让他站在我的眼前,然後他捧起我的脸,一边

细心地亲吻着,一边对我说:「庭瑜,你竟然是第一次口交?我真的没有想到!」

我一边回吻着他,一边对他撒娇说:「人家没有做过口交,你一定要温柔些啊

,我心里好怕的!」

不料,他竟然放开我的脸:「庭瑜,你如果很怕,就算了吧!」

这真的是很出乎我的意料,我想,刚才被他操时,他玩得我那样舒服,那麽客

气,就算我为他服务一下,也是应该的啊,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禁一阵子春情荡漾

情不自禁地搂住他,嘴对嘴对他甜蜜地深吻了好一会。

「好老公,我愿意为你做口交,真的很愿意。只要你开心,我为你做什麽都愿

意,来吧,告诉我怎麽做!」

老实说,我早就不知道帮男人口交过多少次,只是想让王先生感觉到有第一次

的征服感,让他对我更加死心踏地,所以才骗他说我是第一次帮男人口交。

他让我跪在他面前,我心想这个老色鬼,不知有多少女人,像我这样跪在他面

前,被他这样玩过。

想着想着,我又犹豫了一下,这时我自己主动开口:「老公,我帮你口交,可

不可以另外再给我奖励?」

性愈高涨的王先生,此时只想操我的嘴,他连忙答应到:「好???好???

好???这有什麽问题???今晚总共给你十万???只要把我弄得服服贴贴就好

???」

接着,他已经把粗大的阴茎送到了我的嘴边,看着那上面他和我的分泌物混合

在一起,我的脸一下子又红了。

这时,头上传来他的命令:「庭瑜,别磨蹭,张开嘴,把老公的鸡巴含进去!

说实话,他这种用金钱奖励的性爱方式,我不仅开始习惯了,而且竟然在心里

有一点喜欢了,这个想法,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我张开嘴,用手握着他的阴茎,把他的阴茎含进来。

这时,他突然没有了怜香惜玉的温柔,抱住我的头用力把阴茎向我的嘴里插进

来。

我觉得小嘴被这个鸡吧塞的满满的,而他,已经急不可待地开始抽插起来,被

他这样插了一会,我想,大概我天生就是个口交高手吧,我很快就用舌头包住他的

阴茎,配合着他的抽插,左右舔弄,他兴奋的大声呻吟起来。

他大声喊着:「庭瑜,庭瑜,你太了不起了,你???你让我好舒服啊,我想

射出来,我想射到你嘴里,好不好?」

随即,他抽插的频率开始加快,看到他这麽开心,我想,他如果想在我的嘴里

射精,原本也无须徵求我的同意,现在这样和我商量,我还能说不行吗?

看来,他一定是射在我嘴里会觉得非常舒服。

於是我告诉自己,无论怎麽恶心,都再忍一会,让他痛快地再射一次吧。

我一边含着他的阴茎,承受着他的粗暴抽插,一边点头示意他可以在我的小嘴

里射精,他见我同意了,抽插的频率越发快了起来。

他兴奋得双手发抖,突然停止了抽插,龟头好像骤然变大了,滚热的精液开始

喷进我的口里。

我想让他把阴茎拔出来,我好想把含在嘴里的精液吐出来,於是用目光乞求他

,不料,他脸上满是真诚,死死地把阴茎顶在我嘴里,温柔地对我说:「庭瑜,别

吐出来,吃了它,好不好?」

我含着浓浓的精液,稍稍犹豫了一下,心一横,眼一闭,就一口把满嘴的精液

都咽了下去,这是我第一次吞下男人的精液。

他见我一滴不剩地喝了他的精液,更加温柔起来,充满感激地轻轻抚摸着我的

头发和乳房。

而我,一不做,二不休,继续带着一脸的淫荡妩媚,跪在他面前,彻底把他龟

头上的精液舔的乾乾净净。

随後,极度疲惫的我们互相搂抱着在饭店的床上昏昏睡去。

当我醒来时,床头放着十万元现金,而王先生只留下了字条,说他要回家陪老

婆了,很感谢我让他享受一番。

------------------------------------

後续

和王先生上床让我轻松签下一笔合约,所以那次以後,我食髓知味,除了王先

生和经理以外,我陪更多的男人上床。

我用我的下体卖车,用我的下体来勾引这些想买车又斤斤计较的男人,通常和

我上床以後,他们多半不会再杀价,所以成交价格也都很好,这或许是另一种提高

利润的方式吧。

也因为我用性爱来交换合约,所以我的业绩增增日上。

两年後,区经理约谈我,想拔擢我到另一间分店担任经理职务,想当然的,他

也提出了交换条件,我和他上床了。

这几年,我游走在男人堆里,他们在床上干我的时候,常会在射精之後,掐着

我的乳房,或者拍着我的屁股,夸奖我说:「庭瑜,你下面的小穴像一张小嘴,好

像一直在吮吸我的大鸡吧,我的精液想不吐出来都不行啊!」

或许这正是老天给我的最大武器吧,所以我善用它、享受它。

现在和一个陌生人做爱,看着他骑在我身上,用又大又硬的鸡吧在我的阴道里

插进来,拔出去,再插进来,再拔出去,我已经不觉得是被他干了、被他操了或者

是被他玩了,因为我一定是比他还快乐!

我得到了身体上的快乐,还得到了金钱上的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