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大姨子嫁给了我

送走了来祝贺的人群,关上房门后,我们共同坐在沙发上。

我发觉她总拿眼睛角钩我,左一眼右一眼的,三钩俩不钩的直弄得我的心里

扑腾扑腾乱跳,手脚都没有地方摆了。

「噗哧」的一声,她笑了:「我们都是过来人了拉,还害羞呢,嘻嘻,过来

吧。」说着,她一把将我拉了过去。才一凑近,我便从她的身上闻到了一绺淡淡

的幽香。那香真奇怪,就像是一条小麻蛇一样,一下子就钻到了我的心里,感觉

甜丝丝的。

我压抑着自己的心跳,一把抓过她热乎乎的手使劲揉捏着,我擡眼看着她,

光润的脸蛋白里透红,眉毛细心的描过,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只是额角有了一

些细密的邹纹。见我看她,她也大方的回看着我。久久,我们的目光彼此交织,

就在相互对视着。

我的心头一热,颤抖的手搭上了她圆润的肩背,她微微一笑,挪动着屁股轻

轻地贴近了我,我一把将她紧紧的拥在了怀中,颤抖着手摸上了她的脸蛋,轻轻

的抚摸,细细的体会着女人的丰满脸蛋带给手指的细腻的感觉。

她的头靠在我的胸脯上,静静的呆了一阵后,向上擡了起来,眼睛眯缝着,

红红的嘴唇噘起,我伏下了头,心慌慌地将唇压在了她温润的嘴唇上,像小鸡吃

米似的轻轻地啄了一下,又飞快的离开,见她没有反感,又一次将嘴唇贴近她的

唇,我们饥渴的相互吸吮起来。

虽然我对她的倾慕不是一天俩天的了,但真正拥有她却是在二十几年后的今

天,而这一切对于我来说恍若一个梦,也不知道是真还是假。

我们热烈的吻着,热吻中我将舌头伸进了她嘴里,去探索着她柔嫩的香舌。

其实我认识这位大姨子不是一两天了,那年我才十八岁,正是对异性充满好

奇心的时候,一天我在一个陌生的地点见到一个姑娘,她粉红的脸蛋看上去是那

麽的阳光灿烂,明媚的眼睛多麽灼亮,妙曼的身躯婀娜多姿,雪白的肌肤,黑黝

黝的头发,高耸的胸脯随着她的走动来回晃荡。

才一眼我就觉得我爱上了她,可惜的是那时的我胆子太小,不敢去和她主动

结识,只是眼巴巴的看着从我的面前就这样走掉,以后也就没有再见到她了。

后来再见到她时是在和她妹妹结婚的前夕,才见到她我便一眼认出了她,只

是当时的她已经是一个娃娃的妈了。

老岳母一生养了四个儿女,俩儿俩女,不过这四个儿女各有各的长相,大姨

子是她家的老大,人长得最漂亮,皮肤雪白,身材高挑,鼻子高高的隆起,两只

眼睛水汪汪的,而其他的几个就不如她了,一个个黄皮寡瘦的,我有时还有点怀

疑这个大姨子是不是老岳父的种。好了,闲话少说,再接上回。

却说这位大姨子在我结婚的时候出现,真让我是始料不及,干巴巴的喊了她

一声:「姐。」就没有了下文,而她却甜美的笑了,白净的脸蛋上浮出一丝灿烂

的阳光。

而这温馨的笑容又一次的使我魂魄俱落,我好伤心呀,以前为什麽没有早点

认识她;我又一次的深深地嫉妒起我的那个连襟,他怎麽有那麽好的福气,娶到

了大姨子这麽一个有趣的女人。不过我以后就再也没有叫过她一声姐姐。她呢?

好像有点失落的感觉,但听媳妇说大姨子经常问她关于我的情况,是不是还是那

麽胖。

相形之下,她的妹妹就没有她那麽漂亮了,皮肤黄黄的,身材也不好,为什

麽找到她呢是因为那时的我年纪比较大了,不得已而为之。

做了岳父岳母的女婿后当然就同他们的社会关系走得近了,大姨子一家当然

也在其中。一次他们从老远的地方回家探亲,老岳父喊我们去吃饭,在厨房里,

我不小心碰到了她高耸的胸脯,软绵绵的感觉当时就使我楞住了;而她呢好像也

吃了一惊,但仍然若无其事的样子,我的心才放了下来。

老岳母很有意思,只要大姨子在家,都会喊我去吃饭,原因是大姨子煮的饭

好吃,而我的媳妇对于烹饪一道简直就不堪一提。

大姨子一家在距离我们很远的一个地方工作,他们的工作单位是一个煤矿,

干过煤矿的都知道,这是一个高危行业,时不时的就要死人,大姨子的丈夫是一

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力气大,爱喝酒,据说采煤的技术很好。可后来,她的丈夫

在一次井下事故中不幸丧生,她变成了一个小寡妇。当然由于她的美丽,才守寡

不到三个月就有人上门提亲,她一概不答应。说是要守着十五岁的女儿过。

一晃三年过去了,她也因为她们那里的煤矿破产而早早的退休了,每月领五

百多块的退休工资。她女儿在外地上大学,常年在外,只有假期才回家,因此,

她回了娘家闲住。

就在这当口,我的媳妇一次交通事故中不幸丧生,遗留下一个五岁的儿子。

我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的操持着这个家,老岳父他们心疼不已,敦促她来我家照

顾,一来二去的我和她之间竟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情,我们之间的话题也越

来越相近,同时她又是我心目中的偶像,我不竟将她列入了自己的幻想范畴。但

又不好意思开口,只有默默地将自己的心思锁在心田。

老岳父他们不知道是出于何种考虑,让她嫁给我。没有想到的是她不干,说

是怎麽两姊妹都嫁给同一个男人。

对于她的想法,我只有持包容的态度,牛不吃水强按头的事我是不会做的,

虽然我对她有好感,甚至可以说是暗恋,但两性结合的根本是自愿,这我是懂得

的。

打破这层坚冰缘于一次际遇。

那天,我们同我的儿子一起,兴致勃勃的去山上踏青。

五月的山头,草长莺飞,红的是山花,绿的是树叶,长的有茅草,短的有参

差。还有一些可以食用的野果、野菜,我们玩得那个高兴哟,我儿子高声的叫喊

着,快乐的奔跑着,手里挥舞着一把自己采摘的野花。自从他妈妈死去以后,没

有见到他这麽高兴了。玩累了,我们在一条小溪傍开始了我们的野餐。

我在一块草地上铺上带去的塑料布,然后放上罐头、面包、饮料,再摆放一

些采摘的野果,一顿充满野趣的聚餐就开始了。在这风光怡人的环境里,再加上

我们整整活动了一个上午,肚子里早已空空如也,所以不一会,食物便被我们风

卷残云扫罗一空。

餐后,照例我是要小睡一下,于是,在一个树荫密密的所在我懒洋洋的躺了

下来;而我的大姨子同我的儿子一转眼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正好睡哩,突然间我被一阵剧烈的摇动所惊醒,只见我儿子满脸都是汗珠,

气喘吁吁的对我说:「快,我大姨妈被蛇咬啦。」

我一听,飞快的跳了起来,尾随着儿子向树木深处跑去,但见在一块茂密的

草地上,躺着我的大姨子,她那妙曼的身躯勾勒出女性特有的曲线,而此时我却

顾不上欣赏这一切,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她身旁,急忙问道:「咬着哪点。」

她拉起了裤腿,指了指腿肚包,只见她雪白的脚上,除有一排细细的牙印之

外,旁边还有两个大牙印。呀,是被毒蛇咬的,此时正在汩汩的向外流出黑色的

血。

我不敢耽搁,捧起了她的腿,大口大口地吸吮着她的伤口,吸出些许污血,

急忙吐掉,再接续下去,直至伤口流出了鲜红的血,才稍稍松了口气。

我顾不上疲劳,背起她就像山下走去,我的儿子在一瞬间好像长大了一样,

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我的后面。

由于救治得法,大姨子逃过了一劫,没有多久就康复如初了。岳母大人得知

情况后,对我更是称赞有加。我不敢居功,只说这是应该的。其实在我的心里,

还是要感谢上苍给了我的这次机会,能使我同大姨子亲密无间的贴紧在一起,尤

其是在背她的时候,手捧着她丰满的大屁股,背脊上不时有她丰硕咪咪的撞击,

别提有多惬意了.

在一个阴雨绵绵的夜晚,由于下雨,我那都没有去,就在家里看书。突然,

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我开门一看,只见大姨子站着门外,我赶快请她进门。

她脱下了被雨水淋湿的外衣,里面是一件紧身的无袖小褂,小褂勾勒出成熟

女性丰盈的两只高高耸立的乳房……

见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她的脸蛋红了一下,解释说是到一个小伴家里玩,

出门后才知道下雨,伞也没有来得及拿,就被雨淋了。

我拿出媳妇过去的衣服给她换,在她穿衣服的时候,我瞟见到了她雪白的胳

膊以及腋下黑油油的腋毛,我不禁看得呆了。

她似乎发觉了我的意图,有几分羞涩,又有几分得意的瞟了我一眼,抿嘴笑

道:「姐好看吗?」

「这……」

真他妈的没出息,想不到平时里伶牙俐齿的我这会竟然答不上话,嘴嗫嚅着

发不出声音。

她「扑哧」的一声笑了,边笑边说:「我可经常见你在偷偷的看我。说吧,

你为什麽那麽喜欢看我呀?是我脸上长得有麻子,还是怎麽?」

都说打人不打脸,骂人别揭短,这下好啦,大姨子的一番连珠炮可把我打晕

了,我喜欢她不假,但那是偷偷的在心里边喜欢,可不敢公开的说出来;大姨子

这麽一说,我就像被当场被人捉到的小偷一样,有点儿无地自容了,脸也红了起

来。

大姨子接着说:「呵呵,你还会脸红!这可真稀奇。」

咦,今天大姨子是怎麽了,这麽大胆,这麽泼辣,这可一点儿也不像平时的

她。

「回答我的话!」大姨子咄咄逼人的说。

「你的脸上没有麻子,只有几颗雀斑,还有……」我故意卖了个关子。

「还有什麽?」

「还有……美人痣。」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趁机发起了反击。

「哪有美人痣呀,我的脸我清楚。」大姨子一脸的茫然。

「嘿嘿,是美人……至。」我拖长了话音。

大姨子听出了我的含义,又羞又气,跑到我的身边,捏起拳头就往我的身上

捶来,嘴里不依不饶的叫道:「打死你,坏蛋,打死你,坏蛋。」

我乐了,舒舒服服的接受美人粉拳的袭击,就像花钱找的按摩女郎的服务。

她打累了,停了下来,走到旁边的长**上坐了下来,仰起通红的脸蛋对我

说:「哎,你怎麽还不找媳妇呢?想找个什麽样的,给姐说,姐一定帮你忙。」

我说:「暂时还没有这个考虑,不是不想,是没有合适的;我喜欢的人,人

家不喜欢我;我不喜欢的人,白送也不要。」

「那麽你喜欢那个呢?」

我喜欢那个你会不知道?我嘴里没有说,只是用眼角狠狠地盯了她一眼,那

一瞬,仿佛点燃了通往炸药包的导火索,轰然一声炸开了。

大姨子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呆了一阵,而后擡起了眼睛,这回我看到她的眼睛

里似乎包含着两旺清清的泉水,那麽的明亮,那麽的清澈动人。

她缓缓的开口:「今晚,我在小伴那里玩,小伴为我介绍男朋友,我没有答

应。为什麽,我也说不上来。只是想让你知道的是,那天你救了我,就是我最亲

的人,我有什麽事都不想瞒着你。」

「我还年轻,还需要一个男人。没有男人的女人,不是完整的女人;因此,

当小伴为我介绍时,不知怎麽,我想就起了你。我妹妹今生找到了你,是她的福

气。可是你们没有走完人生,是她的福气不够。那天,在你的脊背上,我心里真

的好感动,也好充实,就想一直都这样被你背着走完人生;后来,又害羞起来,

天哪,我……大姨子讲不下去了,双手捂起了通红的脸蛋。我什麽都明白了,

作为一个过来人,我还有什麽不知道呢。

我一窜,就窜到了她的身边,还没有坐下,就一把抱住了她,幸福来得这样

匆忙,快得令我几乎不敢相信。大姨子在我的怀里抖索着,滚烫的脸蛋紧紧地倚

在了我的胸脯上。

我的手也颤抖着,在大姨子丰满的身躯上四处摸捏着,感受着久违的年轻女

人的柔软,大姨子瞟了我一眼,缓缓的闭上了好看的眼睛,自己慢慢的解开了上

身衣服的扣子,不一会,一个雪白的半裸美人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在她的脸蛋上

狠狠地亲了几口,就一直往下,顺着她的玉颈吻了下来,到了她丰满的胸脯上,

在她深深的乳沟里嗅着浓浓的乳香味儿。

她的乳罩没有摘下,是她留给我的工作吧。

随着乳罩的解开,一双白玉般的乳房呈现在我的面前,那微黑的奶头已然翘

立在乳峰顶上,我就像饥渴的孩子一样,张开大口,一下噙了起来……

那晚,我的嘴唇耕遍了她的身体,在她的桃源洞口尝到了源源不断的春水,

终于体会到陶渊明的:「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怨无违。」的真正含义。

以后的事就顺理成章了,大姨子嫁给了我,老岳母知道大姨子要嫁给我的消

息,高兴得合不拢嘴,四下里张罗着我们的结婚大事。

今天,就是我同大姨子,不,是我第二个妻子的新婚洞房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