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打碎禁忌的枷锁(1-6)

(二)

天亮了,我揉了揉朦胧的双眼从床上坐起,整个人还是迷迷糊糊的,做了一

晚的春梦,很是疲惫,在梦中我已经完全征服了妈妈,她被我压在身下不停的呻

吟,娇躯不断的扭动迎合着我的一次次插入,就像我看的那些A片里的女主角一

样,淫荡、慾求不满。

我慢慢的回味着梦中的场景,咧着嘴笑了几声,要是梦中的情景变成现实那

该多好啊。别想这麽多了,先起床吧,我掀开腿上的薄毯,一阵凉飕飕的感觉从

大腿上传来,我低头一看,哎呀,原来是已凝结成晶状物的精液布满了大腿内侧,

昨晚我都梦遗了多少次啊,妈妈,你真是害人不浅啊。

「小凯,快起床了,我早餐就要搞好了。」妈妈甜美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哦,知道了,我就起来。」顾不了这麽多了,我赶紧穿好衣服走出房门。

妈妈虽然对我很是严厉,但生活上还是很关心我的。

刚到厨房门口,我就见到一个让我呼吸加速的背影,是妈妈的背影。她今天

穿着一件淡蓝碎花连衣裙,一条窄窄的米黄色腰带把连衣裙分为上下两部分,瀑

布般乌黑亮丽的头发光亮齐整的搭在肩上,随着摆动的雪白手臂轻轻摇晃,连衣

裙的裙摆被妈妈高高翘起的臀部完全顶开了大腿,笔直修长的双腿在摇曳的裙子

衬托下极具诱惑,妈妈的身材真是太棒了,我的小弟弟又不由自主的硬了。

妈妈把锅里的面条挟到碗里,把煤气关上,转过身见我还怔怔的站在门口,

脸上闪过一丝不悦,「起床起得这麽晚,洗脸了吗?」

我急忙转过身往洗手间逃去,「嗯,嗯还没有,我马上就去。」

「快点啊,面条都要凝了。」妈妈的声音中带着责备。

我以最快的速度洗完脸,坐在餐桌旁,妈妈已把热腾腾的面条端在了我面前,

「快吃吧,等会儿带你去补习班。」

「补习班?」我惊的差点把口中的面条吐了出来。

「是的,」妈妈拉开椅子坐在我对面,一脸严肃,「我昨晚考虑了很久,你

成绩下滑得这麽厉害,这个暑假就送你到补习班去学习一段时间,刚好这附近有

一个比较好的班,等会就带你去报名。」

完了,我早餐的味口都没了,我想马上拒绝,但一看到妈妈严厉的目光,话

又缩回了肚里,「嗯,好,好吧。」

见我非常顺从的答应了,妈妈露出灿烂的笑容,「这才听话嘛,小凯。」

她这一笑,我下面的小弟弟又硬起了,别看她,别看她,我赶紧低着头只顾

着吃面,妈妈实在太漂亮了,清秀绝伦的容颜、高贵典雅的气质,凹凸有致曲线

完美的身材,简直就像是画中走下来的仙女,就连她生气时的模样也是那麽美。

可能是见我举止的点可疑,妈妈奇怪的问道:「怎麽了?吃得这麽快。」

我低头大口的嚼着面条,支吾道:「嗯,嗯,我是想快些吃完好早点去补习

班。」

我没擡头,但我感觉得到妈妈在笑。

接下来的这一天就很是枯燥了,在补习班报了名後,因为要第三天才正式开

课,我就在妈妈的命令下一个人回到了家,妈妈也到单位上班去了。

一个人在家,拿起书,但怎麽也看不下,哎,後天又要上课了,这两天还是

轻松一下吧,我把书放下,打开了电脑。

浏览了几个成人网站後,妈妈的音容相貌又浮现在了眼前,我掏出硬得似铁

的阴茎不断的套弄,闭上眼睛想像着是妈妈那柔嫩无骨的小手在帮我,可这次很

是奇怪,好半天了还没达到高潮。

我停住手上的动作,想到了一个主意,猛的睁开眼睛,急忙站起,往妈妈的

卧室跑去。

打开妈妈的衣柜,看到了里面琳琅满目的衣服,都是妈妈的,妈妈高挑漂亮,

又很会打扮,各色衣服自然不少,我从里面翻出一件肉色丝袜,又取下一件挂着

的粉红色连衣裙,怀着激动的心情回到自己房间。

为了以防万一,我把房门关上,先把床上的毛毯折成四四方方的形状,再把

妈妈的连衣裙平放在上面,把丝袜塞进毯子中间的缝细里,自己脱了个精光,正

准备行动时,我又闪过一个念头,赶紧从书桌里找出一张妈妈的像片,把它竖着

放在床头。

照片里的妈妈俏脸含笑,红红的樱桃小唇彷佛在向我轻声招唤,我轻声呼唤

着:「妈妈,让儿子的大鸡巴给你快乐吧。」

我全身压在毯子上,阴茎插入里面缝细中,让滑溜溜的丝袜包裹着阴茎,上

身紧紧贴着连衣裙,两眼注视着照片里美丽动人的妈妈,「啊,妈妈,我插进来

了,我插到你的小穴里了,啊,好舒服。」我低咛着。

被毯子和丝袜紧紧包裹的感觉与平时的打手枪确实不同,很快快感就袭入脑

门,我双手抓紧连衣裙的上部,想像着是抓住妈妈丰满柔软的乳房,我大叫着,

「啊,不行了,我要射了,妈妈,我要射到你的骚屄里。」

一股浓精射出後,无可抑制的疲惫袭来,我一身无力的趴在毛毯上,照片上

的妈妈还在冲着我笑,「妈妈,你满意吗?」我喘着气轻声细语问着。

过了好半天力气才一点一点的恢复,我爬起来,把丝袜从毛毯中抽出,精液

把它弄得粘乎乎的,怎麽办,若是用水去洗的话就要去晾乾,这样会被妈妈发现

的,不行,我思索了一会,决定还是先把它藏在自己房里,妈妈应该不会注意自

己少了一件丝袜吧,何况如今是夏天,她也用不着。

当我把一切弄好後不久,妈妈下班回家了。

「小凯,你怎麽眼睛是通红的?」妈妈见我一脸疲倦,奇怪的问道。

「哦,可能是刚才看书看得太累了吧。」我故做镇定的回答。

时间很快,我在补习班已学习了十来天了,幸好只上半天课,我还是可以应

付。这天上完课,我飞快的跑回家,一想到又要看到靓丽的妈妈,我心跳就会加

速。

「妈,我回来了,」刚一进家门,我把书包放好,径直朝厨房走去。

「呵呵,小凯回来了啊,」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传来,不是妈妈,是,

是爸爸回来了。

我呆呆的站着,爸爸满面笑容的走到我身边,上下打量了几眼,满脸都是欣

慰的表情,「儿子,好久没看到你了,又长高了啊,呵呵。」

「爸,你什麽时候回的啊,」我勉强挤出笑容,心里却很不是滋味,是啊,

这段时间脑子里总是想着妈妈,差点都把爸爸给遗忘了,爸爸是个海员,准确的

说是艘远洋货轮的船长,一出去就有大半年的时间,所以我们父子相处的时间很

少,我对他的感情也很淡。

「快过来吃饭吧,等下再聊吧,」妈妈把菜碗端到桌上,脸上荡漾着快乐的

光茫。

「走,吃饭去,」爸爸拍拍我的肩。

在饭桌上,我强装笑言的听着爸爸讲着他所经历的奇闻佚事,用「嗯、啊」

简单的回应着。而妈妈确不同,她殷勤的帮爸爸夹菜,软语温情的劝他多吃点,

一脸幸福而仰慕的望着爸爸,在听到愉快的内容时她还「咯咯」的娇笑。

我闷头扒着饭,内心翻江蹈海,妈妈啊,你怎麽就这麽厚此薄彼了,我可是

你亲生儿子啊,怎麽没看到你对我这麽亲腻?突然,一个念头闪过,爸爸几个月

没回家了,那麽,今晚……?我不敢再想下去,快速的把饭吃完。

「我吃完了,」我把筷子一放,离开餐桌。

「嗯,好的,」妈妈只是简单的回应了一句,我恨的牙痒痒的,平时妈妈还

会关切问我一声吃饱了没有,今天只顾着同爸爸亲亲我我去了,我怨恨的转头看

了他们一眼,见妈妈面带红晕的嗔了爸爸一下,可恶,肯定是爸爸说了些什麽下

流话,真是不知羞耻。我愤愤的回到自己房里。

果然,晚上他们大早就进房休息了,我故做奇怪的问道:「哎,妈,今天怎

麽睡这麽早啊?」

妈妈脸上一红,扭捏不安,还是爸爸帮她解了围,「呵呵,今天我刚回,你

妈又是做饭又是帮我洗衣服的,很辛苦,所以想早点睡了。」

「哦,」我故做天真的说道:「是这样啊,那爸爸你不要睡这麽早啊。」

妈妈脸上更红了,啐了我一口道:「没大没小的,快进房去学习!」

爸爸没再多说,只是又「呵呵」笑了一笑。

我装做无辜的样子走进房中,内心按奈不住激动,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没多久,「呯」的一声传来关门的声音,他们进了卧室。

「奸夫淫妇,」我恨恨的骂了一声,再蹑手蹑脚的走到妈妈卧室门边,耳朵

紧紧的贴在房门上。

「老公,好久没看到你了,你想我吗?」妈妈的声音里带着无比的娇媚,我

从来没听过她用这样的语气说过话,呼吸不由变得急促。

「嗯,想,老婆,我想死你了。」爸爸喘着粗气回应着。紧接没有了说话的

声音,只有簌簌的响声,应该是两人在互相脱衣服。

想着美丽动人的妈妈马上就要被别的男人压在胯下,敞开大腿任由他驰骋,

我心如煎熬,全然没觉得这个男人是我的爸爸,是妈妈的合法丈夫。

接着里面传来两人加重的呼吸声,「啊,老公,我爱你,我好爱你,你快来

吧,」若不是亲耳听到,我决对想不到平时高贵典雅的妈妈会发出如此浪荡的声

音。

「老婆,我也好爱你,你……你再摸看摸看,再试试可能就好了,」爸爸的

声音里充满了疲惫和无奈。

怎麽回事?我脑中一闪,难道是……,我一阵狂喜,差点笑出声来,忙用手

摀住嘴唇。

只听里面又传来「啧啧」的吸吮声,过了好半天,声音渐渐消失了,传来妈

妈失望的声音:「算了,今天不来了,先睡觉吧。」

「老婆,对不起啊,今天刚下船,可能是太累了,明天吧,我们明天再好好

的做一次,」爸爸的声音里充满了歉意。

「嗯,明天再说吧,我要睡了,」妈妈的声音很冷淡。

我捂着嘴蹑手蹑脚的往自己房里走,内心乐开了花,看来我猜得没错,爸爸

今晚根本不能为妈妈履行义务,我暗想着,妈妈,你这麽想要的话,到我房间来

啊,我决对可能满足你的,儿子的大鸡巴可以让你舒服到极点。

当天晚上,我睡的很安心很祥和。

第二天一起床,我容光满面的同爸爸妈妈打招呼。

「咦,儿子,你今天早上气色比平时要好呀,」妈妈问道。

「哦,爸爸好久没回了,这几天一直会在家里陪我们,我高兴心情自然好啊。」

我笑着回答。

「我儿子确实懂事了啊,呵呵,」爸爸笑着看了看妈妈,妈妈冲着爸爸回笑

了一眼,但我看得出,她的笑容掩饰不了失望,是对儿子我学习的失望呢,还是

昨晚对爸爸表现的失望呢,我不得而知。

一日无事,但我一直在期待着今天晚上的到来,今晚爸爸会有怎样的表现了?

会满足妈妈吗?还是会像昨晚一样?

天刚刚变黑,我就对坐在客厅看电视的爸爸妈妈说:「爸,妈,我今天学习

辛苦了,我早点去睡了啊。」

「好,你早点休息吧,」妈妈随口应了一句。

在我转身的一瞬间,我看到爸爸朝妈妈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哼,真是个

色鬼,看你今晚到底有什麽状态」我愤愤的想着。

我把房门关上後,果然听到客厅传来轻微的响动,「奸夫淫妇,这麽忍不住

啊,在客厅就动起手来了。」

我仔细听着外面的响动,只听到妈妈一声轻呼「别……,」马上就传来沈重

的脚步声,「快放我下来,要是让小凯看到可丑死了,」妈妈的声音很轻微。

「他睡了,我把你抱到床上,让你见识见识你老公的威猛。」

妈妈没再说话,只听到她轻微的哼了两声,我想像着妈妈此刻的情形,她应

该正如A片里的主角那样搂着爸爸的脖子,一脸含春的望着他吧。

紧接着又听到关门的声音,我摒住呼吸,竖起脚尖,不发出一丝声响的又一

次站在他们卧室门前。

「啊,嗯,好棒啊,老公,你终於进来了。」妈妈的声音充满着娇媚、风骚。

也太性急了吧,刚一进去就搞上了,我握紧了拳头,手上青筋暴露,可恶,

妈妈还是被玷污了,我真想一脚踹开门,把这对奸夫淫妇从床上拉下来。

「嗯,嗯,老婆,啊,我不行了。」爸爸叫了一声後,里面变得很安静。

「废物,」我暗想,「还没两分钟就完了,妈妈呀妈妈,爸爸根本喂不饱你,

让儿子的大鸡巴来替代吧,一定可以喂得你饱饱的。」我脑子里又浮现出妈妈失

望的神情,忍不住嘴带微笑。

回房後躺在床上,我又是失落又是高兴,今晚美丽高贵的妈妈还是让别的男

人奸淫了,虽然这个男人是她丈夫,高兴的是爸爸根本不能满足她,这说明我完

全有征服妈妈的可能。而且我还证实了一件事,那就是在妈妈高雅的外表下其实

有一颗燥动的心,她也是一个需要男人滋润的普通女人。

我激动的爬起床,打开抽屉,拿出那天写满计划的纸,「第一步:知已知彼,

百战不殆……。」我看着上面的字笑了,笑得非常开心,妈妈,我知道你也是个慾

求不满的女人,总有一天,我会撕下你高贵的伪装,臣服於我的大鸡巴之下,成为

我忠实的性奴隶!我相信,这一天终究会来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