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乾爹与他三个男同事的淫乱

乾爹与他三个男同事的淫乱

我是个快要升大三的学生,我家住台湾南部的一个小乡村,父亲是一个保守的国小老师,妈妈则是家庭主妇,家庭生活小康。三年前我考上了台北某公立大学,我的名字叫小君。

我在台北没有亲人,父母在景美帮我租了一间小套房,一个月连水电和网路费总共一万元,虽然很贵,可是父母说没关系,他们不要我和一堆人住在一起,他们说人太多住在一起很麻烦,现在的女大学生很乱,爸妈怕我被别的女学生带坏,所以宁可多花一点房租费租套房给我住,有时假日父母会上来台北看我。独居虽然很单纯,但是也给了我极大的生活空间,让我有机会为所欲为。

大一打工时,我认识了一家中医诊所的医师,其中有一个推拿师在我上了大二时认了我当乾女儿。乾爹在一家推拿的中医诊所工作,他是推拿师,我和乾爹认识了两年多。

大一时的暑假我在北投一家电子公司打工,每天上下班都会经过一家中医诊所门口,而乾爹就在那家中医诊所担任推拿师,有时候下班时,乾爹他们中医院的医师们没客人时,会走出来站在门口聊天或抽烟。

就这样,我时常在下班时会看见他们那些中医师,而我每次经过诊所时看见他们都会笑嘻嘻的,日子久了,他们那家中医院里的人我都认识,院长看到我时也都会和我打招呼。他们看到我每天笑嘻嘻的样子很可爱,总是在我下班时间都会一起站在诊所门口等我。

暑假快结束时,乾爹送给我一瓶灵芝,那是健康食品,他说我一个人在外面住,要好好照顾自己的健康,我听了好感动。接着,院长和诊所的一些医师们也都送了一些健康食品给我,我不好意思收下,但是他们说:「没关系的!阿妹,如果你用得不错,记得帮我们介绍人来买就好啦!收下!收下!能认识是我们大家有缘,还和我们客气什麽?」看到大家对我这麽好,我也就心领的收下了这一堆的健康食品。

大二暑假时又我去那家电子公司打工,於是和中医诊所的医师们也更加熟悉起来。乾爹时常带我去买一些生活用品,有时也会买衣服给我,而他对我的好并没有要求回报,让我更加的感动,乾爹为了不让我不好意思接受他的好,於是认了我当乾女儿。

但是在几天发生了一件不可告人的事,这是我的真实故事。2008年9月21日,这一天是星期日,上午十点多,乾爹打电话找我,说他们诊所公休,他与诊所的几位同事想来我家泡茶,问我方不方便,我一口马上答应了。

约一个多小时後,乾爹和他的三个同事来到了我家,因为已经接近中午用餐时间,乾爹他们顺便买了一些酒菜来,我也准备了许多茶点打算在饭後和他们聊天和泡茶。

乾爹的三个同事我都认识,一个是四十四岁的林叔叔;一个是三十一岁的陈大哥,另一个则是五十二岁的吴叔叔,他小乾爹两岁。他们一边看电视,一边听他们在讲推拿的技术,老人家们讲着讲着,便个个在吹嘘着自己的技术如何如何的强,於是,是後我乾爹对我说:「阿妹,这样好了,我们四个人都帮你推拿一次,让你来当评审,看我们哪一个人的技术比较好。」

我笑着回乾爹说:「老爸,我又不懂,怎麽当评审呢?」

然後陈大哥接着说道:「很简单,你感觉我们哪一个帮你推拿时比较舒服,哪个技术就是最好的!」

「老刘,你先上,你是她乾爹!」四十四岁的林叔叔嘲笑的说着。

「好吧!」乾爹回应着,便起身朝我走了过来说:「阿妹,来!你趴在沙发上,我帮你推背。」

我一听便问乾爹说:「为什麽要趴着呢?」

乾爹说:「因为趴着比较好推拿。」我便依照乾爹的意思趴在沙发上让乾爹推拿。林叔叔和陈大哥以及吴叔叔三个则在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

我趴在沙发上让乾爹推着推着,感觉很舒服,潜意识里闭上眼睛享用这免费的按摩推拿之术的服务。乾爹一边推拿着我,一边还和他们的同事聊着天。

不知不觉的,我差点就睡着了,直到乾爹告诉我说:「阿妹,现在要轮到腰以下的推拿了哦!」这时才没睡着,我立即回乾爹说:「好!」然後继续闭目养神,享受这推拿之乐。其实说是推拿,倒不如说这是按摩还比较真实一点。

当我闭目养神中,隐隐约约感觉全身突然热了起来,说不出的感觉,很美妙的感觉。接着,乾爹又告诉我:「阿妹,正在要推拿大腿以下了哦!」

我一听便要起身,告诉乾爹说:「不要!」这时大家都笑得好大声。

乾爹看我不想要再继续给他推拿了,便低头告诉我说:「阿妹,不要怕!不会怎麽样的。我是你乾爹,你是我乾女儿,我们又不是外人。」

我想想:『也对!』於是又趴下来让乾爹继续按摩。

当乾爹的手开始摸到我大腿内侧时,软软的沙发顺着乾爹一上一下的按摩而起伏着,不知不觉一股热流涌上胸口直达全身。渐渐地,我感觉到下体有东西流出来,心想:『噢!不要停!』我的大腿被乾爹按摩得欲火焚身,相信此时我的脸都早已通红了。

此时乾爹可能已经查觉到我的变化了,他低头问我:「阿妹,舒服吗?」我直点头:「嗯,舒服。」

乾爹一听,手又往我大腿内侧向上探去,每探高一些便问我:「推这里舒服吗?」

天哪!我全身欲火在猛烈地狂烧着,没想到竟然被乾爹按摩会让性欲大发,顿时已经不顾自己和乾爹的关系了,我淫荡地发出:「嗯……嗯……」的低吟。

乾爹见状又低头对我说:「阿妹,舒服吗?」我又直点头。

乾爹说:「舒服的话就叫出来没关系,我们是父女,又不是别人。」

在客厅的林叔叔和陈大哥以及吴叔叔,他们还在聊天聊得很大声,显然他们并没有发现我现在淫荡的样子,因为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大,加上电视机的声音,所以一时还没发现吧?

乾爹也发现其它人并没有注意到我们两个人,於是动作更大胆起来,手越来越往我大腿内侧的上面摸去,最後,乾爹的手拨开我的内裤後直捣我的阴穴,一只手指头轻轻弄我的阴唇,天哪!我已经全身又麻又酥了起来,淫水早已犯滥成灾了!

乾爹用中指摩擦我的阴核,无名指和小指慢慢地直捣我的阴穴!天哪!我从来没这麽快感过。乾爹长期帮人家推拿的关系,他的手指又粗又大,被乾爹的两根手指头这麽一进一出的摩擦,加上阴核不断地被乾爹的中指摩擦着,简直高潮到了极点。

接着,乾爹另一只手偷偷地伸进我的乳罩中,轻轻摸着我的乳头,这使我再也顾不得在场有四个男人了,终於不断发浪的叫着:「嗯……嗯……」我已经忍不住叫出声来,从「嗯……嗯……」变成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淫荡得再也不管什麽了!此时我的意志越来越薄弱了,竟然产生一种想被乾爹大干一场的幻想!我好想把手伸到後面抓着乾爹那根肉棒!

而乾爹也感觉到了我现在的需要,他又低着头告诉我:「我们去房间,我同事都在看着你呢!」这时,我才感觉非常羞耻,於是马上起身进了房间,乾爹跟了进来。

一进房间,乾爹便急急地脱掉了我的洋装,我一丝不挂的站在乾爹面前,任由乾爹全身抚摸。虽然乾爹的老态让我心中感到很恶心,但此时被乾爹弄得全身发浪,生理需要让我顾不得那麽多感受了。

乾爹把我推到床上,脱掉了他身上的衣服,把我整个人压在下面,继续按摩我,只是刚才在客厅只按摩背部和下体,进了房门就方便许多,他可以尽情地按摩我的前面。

乾爹趴在我上面,又揉又捏又吸着我两个敏感的乳房,此时我的乳房和乳头早已开始变胀、变硬……接着乾爹改变姿势跪在床边,然後把我一丝不挂的身体往床缘边拉下来,让我的上半身在床上,下半身在床下,他拨开我的双腿,跪在地上用舌头轻轻地舔弄我的阴核,还不时将舌头插入阴道里搅弄着。

我真的不想让乾爹干,这样以後我怎麽做人啊?心中虽然这麽想着,但是生理的需求却让我失去了理智,竟然一直期待着乾爹快拉出他那一根热热的肉棒,然後狠狠地往我淫穴里干下去!噢!是的,此时我只想被干,不管跪在我大腿内侧那正又吸又舔我热滚滚阴穴的舌头是谁的,此时,我只想被狠狠地干一场!

「来吧!乾爹,快来干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骚穴完全崩溃了!」乾爹的双手并没有闲着,继续搓揉着我的乳头。

「啊……啊……不要停!乾爹,不要停!」我失态的叫着,感觉得到我的淫穴中已经淫水波涛汹涌的直流,但是乾爹那根肉棒还没有动静,春心荡漾的我已经接近疯狂了!我越叫越大声,也顾不得客厅里那三个乾爹的男同事,林叔叔和陈大哥以及吴叔叔他们是否听到我发浪的淫叫声了。

「乾爹,快~~我要!我再也忍不住了!」

乾爹很坏!他明知道我要他干我,可是却问我:「阿妹,你要什麽?说!」

「乾爹,你好坏!」我答着。

乾爹从地上站起来,用他那又粗又大的手抱着我的腰说:「快!说,你要什麽?告诉乾爹,我们是父女,没什麽不能说的啊!快说!我的小公主,你不说,我要出去和我同事聊天了哦!」

「乾爹,你好坏!人家……人家……人家想要嘛~~」我发嗲的小声说着。

「想要什麽啊?说啦~~」乾爹捉到我现在的弱点,知道我现在欲火正在狂烧着,直逼着我说出我想要被他干的话来。

「人家……人家好痒啦~~乾爹……」我只好求乾爹了。

乾爹见状还不罢手,他接着问我:「阿妹,你哪里痒?要乾爹用什麽帮你止痒呢?」

「乾爹,你真的好坏!人家下面痒啦!」

「这里吗?」乾爹又用手指搅弄我的小骚穴的问着我,我直直点头。

「啊……啊……啊……啊……好舒服……别弄了!啊……别停,我快死了!啊……」我再次高潮的受不了。

「阿妹,说求求乾爹快干我!不说我真的要开门出去了哦!」乾爹轻轻的对我说。他要我说出:「求求乾爹快干我!」

乾爹说完把脸贴向我的乳房中间,两只手用力把我的乳房挤到他的嘴巴里,粗暴的吸吮着我又热又硬的乳头,我快要瘫痪了!

「啊……啊……啊……乾爹,我快要死了~~求求你快干我!用力地干我!快!快……」现在我只想被干!和谁都行,我已经发疯了。

「乾爹,快!快插我!求求你!乾爹~~」我现在骚得像一条发浪的母狗。

「啊……啊……啊……啊……啊……啊……啊……求求乾爹快干我!啊……啊……啊……啊……啊……啊……」

我刚说完,就听到「噗嗤」一声,乾爹的大阴茎用力插进我淫穴了!

「啊~~」我大叫了出来。刚刚被玩了那麽久,现在真的被干了,简直就是上天一样。

「啊……好舒服!不要停!用力……啊……乾爹,用力插我,我快死了……啊~~啊~~啊~~啊~~乾爹,用力!用力一点插我!干我!快!再快一点!乾爹~~」我发疯似的语无伦次的淫叫声越叫越大声,再也顾不得被客厅那三个男人听到了,反倒心里还有一种欲望,希望他们听到我此时淫荡的叫春,天哪!我淫荡得就像一个娼妓!

「干死你!啊……阿妹,你好会夹,好紧,啊……」乾爹爽到不行了!

「阿妹,乾爹想要干你一辈子!好爽啊~~要射了!我不行了……啊~~」乾爹大叫一声,买单了!但是,此时的我还要更多。

「人家还要嘛!人家还要嘛!乾爹~~乾爹~~」我发嗲的拉着乾爹摇来摇去,但是显然的,乾爹已经不行了,累得说不出话来。

乾爹累得趴在我身上休息,不管我苦苦的哀求着他起来再干我。几分钟後乾爹起身穿好衣服,说:「阿妹,乾爹老了,不行罗~~下一次吧!来,起来,穿好衣服出去,客厅里还有同事呢!不能一直丢下他们不管吧?」

乾爹穿好衣服便打开房门出去,不料当乾爹打开房门时,正好撞上他三个同事。原来他们三个男人早就站在房间门外偷偷的听我们大战的声音,而且,我还没把衣服穿上,全身仍是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发浪,这个样子全被他们三个男人看得一清二楚,我觉得好丢脸!都快羞耻死了!

乾爹看到林叔叔和陈大哥以及吴叔叔三个男同事站在门外,便大声骂他们:「你们在干什麽?去去去!去客厅泡茶去!」然後把我的房门关了起来。

「哇!老刘,你真行!连你乾女儿都上了!你还行吗?哈哈哈……」我听到客厅中的三个乾爹的同事在取笑我乾爹,这时我更不敢开门出去,打算等他们都走了再出去,我想以後我再也不敢见到乾爹的这三个男同事了

我躲在房间里不敢出去客厅,就躺在床上休息,不知不觉的睡着了,门也忘了上锁。

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我隐约感觉有人进来,并且正在摸我赤裸裸的身体,下体感觉有一股暖流在滚着……潜意识里,我以为乾爹又进来了。我淫穴的骚动把我从睡梦中唤醒,但我没张开眼睛,静静享受这一股被玩弄的快感,并高潮不断,我不时兴奋地「嗯……嗯……」的呻吟。

接着,有舌头正在舔弄我的阴唇,接着舔着阴核,舌尖还不时地插进去我的淫穴,「啊……啊……啊……啊……」我爽到不时发出淫荡的浪叫声。正当我在发浪时,我的乳房涨得快爆炸了!因为我的两个乳头正在享受被吸吮的快感。

我继续闭着眼睛发浪地叫:「啊……啊……啊……啊……啊……别这样……好舒服,别弄了,啊……别停!啊……啊……啊……啊……啊……啊……」

接着,有一舌头伸进我张着的嘴巴,吸吮着我发荡的舌头,我全身都酥麻了起来,想起身却动不了,张开眼睛一看!「啊~~」我的天哪!怎麽连林叔叔、陈大哥、吴叔叔也在我房间?

「噢!不要!乾爹,不要!你叫他们都出去!」只见乾爹色迷迷地看着我而不理会我的哀求。我想反抗,但是他们按着我的身体使我无法起来,两张嘴更用力地吸吮着我左右两个乳头。

吸我左边乳头的是五十二岁的吴叔叔,吸右边乳头的是四十四岁的林叔叔,他们时而轻咬着我发涨的乳头,时而用力地吸吮着乳房,把整个乳头紧紧地吸住了又吐出来,吐出来又咬几下,然後又猛力地吸吮着!

乾爹吸吮我的舌头後,轻轻在我耳边低语的问:「阿妹,这样你不是更舒服吗?」

「噢!不要!乾爹,你叫他们出去好不好?」我再度恳求着。

而此时,三十一岁的陈大哥,他正在努力地舔弄我的阴唇、阴核和小穴,两手并在我光滑的大腿上游走,我想反抗,但生理需求让我无法反抗,我整个人都麻了!

天哪!原来我刚才会那麽舒服,是有四个男人在猥亵着我,虽然很难为情,也有点恶心,但是同时被四个男人八只手联合的猥亵着,竟会有这麽难以形容的快感!我肯定这辈子从来没这麽高潮过!

「啊……啊……啊……啊……乾爹,别这样,别弄了,啊……别停!啊……啊……啊……啊……啊……啊……」这比起刚才被乾爹一个人抚摸的感觉好上千万倍!天哪~~让时间一直停留在这四个男人的蹂躏中吧!

「啊……啊……啊……啊……」我的叫声更大大激起了男人们的兽性,胯下的陈大哥见我这时发浪的淫叫声越来越大,他把两根手指插进我的阴道,并吸吮着我的阴核、阴唇,我舒服得不知道怎麽办,连叫都叫得都语无伦次。

「啊……啊……啊……啊……陈大哥,别……别……别停……啊……啊……啊……啊……林叔叔,好舒服……啊……啊……啊……啊……啊……啊……吴叔叔……啊……啊……啊……啊……啊……啊……再用力一点吸~~啊……啊……啊……啊……啊……啊……咬我乳头啊……啊……啊……啊……啊……啊……陈大哥……啊……啊……啊……啊……啊……啊……陈大哥!舔……啊……啊……啊……陈大哥啊……啊……啊……啊……啊……啊……陈大哥……舔快一点……啊……啊……啊……啊……啊……陈大哥!舔进去一点……啊……啊……啊……啊……啊……啊……陈大哥……林叔叔……吴叔叔……乾爹啊……啊……啊……啊……啊……我要死了啦……啊……啊……啊……啊……啊……」我语无伦次地叫唤着正在蹂躝我赤裸裸肉体的三个男人。

乾爹又在我耳边轻声的问:「还要叫他们出去吗?」我直直点头又摇头。

「啊……啊……啊……啊……我要死了!我快要死了!啊……啊……啊……啊……别停啊……好舒服,干我吧,要死了……你们快干我!干我~~用你们的大鸡巴插……啊……啊……插我的小骚穴!快插我!干我!」四个男人强烈的刺激让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啊……啊……」我只能本能地大叫着。

我的乳房越来越涨,乳头被吸又咬得越来越硬,淫穴经不起不断地被吸、被舔,使得淫水直流出来的高潮不断,我被舔、被咬、被吸吮得春心荡漾!淫荡得完全崩溃了!原来被四个男人一起玩弄肉体的感觉是如此的兴奋!真是个淫荡的一天!

我空前绝後地沈伦在色欲中任四匹野兽蹂躏着,而我正贪婪於这既乱伦又杂交的淫乱快感中不可自拔地叫着:「啊……啊……啊……啊……啊……乾爹,干我!求求你!啊……啊……啊……陈大哥,干我!啊……啊……啊……插我!干我!吴叔叔,干我!啊……啊……啊……干我!干我!快!快干我!林叔叔,干我!啊……啊……啊……干我!干我!我要……啊……啊……啊……我要鸡巴干我……啊……啊……啊……」

我的哀求声,让他们更卖力地含着我的乳头吸着、咬着,舔淫穴的也更加急速。

「我真的快要死了!啊……啊……啊……啊……啊……别停啊……好舒服,干我吧!要死了!我受不了啦!快干我!用力地插我的淫穴!求求你们干我……啊……啊……啊……啊……啊……啊……」

但是四个男人用手、用舌头继续玩弄着我身体上每一寸肌肤,吸我、咬我、舔我,我近乎疯狂地抓起乾爹的大鸡巴要往自己的淫穴里插下去,但是陈大哥的舌头填满了我的淫穴不放,而乾爹的鸡巴此时也还没硬起来。

「吴叔叔!林叔叔!陈大哥!求求你们!我受不了啦~~快干我!快插我!快!用力地插我!干我!我要死了!乾爹的鸡巴不行……」我改为哀求吴叔叔和林叔叔以及陈大哥,但是他们仍然继续玩弄着我的肉体,让我苦苦哀求,他们也没用鸡巴来干我。我越来越贪婪,淫荡得比妓女还要淫荡!

四个男人输流吸吮着我的乳头、舔我的淫穴……就是没人干我,我淫荡的肉体全身发烫。我接连一次高潮又一次高潮,兴奋到瘫痪了,但是乾爹和他那三个色迷迷的男同事并不打算放过我,继续蹂躝我欲求无止的肉体。

乾爹和他那三个男同事各自换了位置,他们把我赤裸的身体扶起来,让我坐在电脑椅子上,原本吮舔我淫穴的陈大哥换到我乳房的右边,乾爹换到我乳房的左边,吴叔叔和林叔叔则把我的大腿拉开成八字型,跪在我阴穴下面,吴叔叔靠左腿,林叔叔靠右腿。

他们就位後,第一个动手抓住我手的是陈大哥,他把我的右手擡起来勾在他的脖子上,乳房左边的乾爹也做了和陈大哥一样的动作,我的左右手都被擡起来分别勾在乾爹和陈大哥的脖子上。

就位後的乾爹和陈大哥首先吸吮着我的乳头,他们时而轻轻的咬、时而用力地吸吮,「嗯……嗯……嗯……嗯……」渐渐地,我滚烫的肉体再度狂野的发浪起来,「啊……啊……啊……啊……啊……」我再度舒服得忍不住地叫着。

接着跪在我左腿的吴叔叔也没闲着,他开始用滚烫的热舌头舔着我的阴核、阴唇,「啊……啊……啊……啊……啊……啊……」我全身的血液正澎湃汹涌。

而腿下右边的林叔叔以双手将我的双腿拉开固定以,防止我过度兴奋而夹在一起。吴叔叔的舌头上下游走于我的阴核与阴唇间,分不清是吴叔叔的口水还是我的淫水,只感觉阴穴里水流直下……

「啊……啊……啊……啊……啊……」在这大白天的下午,在这寂静的社区中,我的淫叫声起起落落,打扰了清静邻居的安宁。

乾爹与陈大哥吸着我的乳头不放,一个吸吮时,另一个则轻轻咬着乳头,有时两个人的动作同步,同时大力吸吮我隆起的乳头,或同时又咬又舔着我涨得血管通红的乳房,似乎他们看清了我的内心正被乾柴烈火的淫欲渴望包围。

「啊……啊……啊……啊……啊……」我淫乱的叫声在寂静的社区中扬起,我沈溺於四个性经验丰富的男人淫乱中无法自拔。两个技术高人一等的中年男子正一起吸吮、舔弄着我发烫发涨的阴穴,两根滚烫的舌头一前一後、一进一退、一上又一下地换来换去游走在我永无休止的性欲中最敏感的淫穴间。

他们时而轮流舔吮我的阴唇及阴核,时而两根舌头同时剌激着我的淫穴,当两根舌头要同时舔弄我的淫穴时,强壮的林叔叔便把我的双腿擡得高高的,林叔叔将舌头抵住我的屁眼一前一後的抽送着,而吴叔叔则用手拨开我的淫穴,他的舌头从我阴道前面又舔又吸又玩的挑弄着我的阴唇,当吴叔叔拨开我的淫穴擡起头时,就让林叔叔的舌头伸进去淫穴中上下抽插着。

「啊……啊……啊……啊……啊……」我肯定这是今生最享用的一次性欲。

「啊……啊……啊……啊……啊……不要停!林叔叔……啊……啊……痒得受不了啦!啊……啊……啊……吴叔叔……啊……啊……啊……啊……啊……乾爹,吴大哥,用力咬我乳头!吸我乳头!啊……啊……啊……啊……啊……」我兴奋的程度简直心脏要停止跳动,兴奋到屁股也抽筋了!

当林叔叔的舌头插进阴穴里前後左右地探索着我膨胀的阴壁,吴叔叔舌头则急促地上下舔弄着我的阴唇,加上两个充血的乳房被陈大哥和乾爹又吸又咬的,让我有如神仙般飞了起来,如果因此而爽死了,我也想继续在阴间爽下去。

乾爹和吴叔叔可能因为已经上了年纪,五十多岁的老年人可能鸡巴也很不好使了吧?乾爹先前和我做爱已经射了一次,现在他一点动静都没有,但是年轻的陈大哥的鸡巴已经硬得像石头一样了,他开始有了动作。

原本还在舔我淫穴的吴叔叔和林叔叔此时站起来,让陈大哥接手,陈大哥走过来将我的双腿擡高,用他那又热又烫的舌头激烈地舔舐着我早已淫水直流的阴穴,「啊……啊……啊……啊……啊……」我再度兴奋得无法控制地淫叫着。

「啊……啊……啊……啊……啊……陈大哥!我要!快!快干我!求求你!干我!干我!」我快经不起陈大哥淫乱的舌功一阵阵的撩动了。终於,「噗嗤」一声,陈大哥用他那至少有二十公分的又粗又长大阴茎用力插进了我的淫穴。

「啊!」我爽到大叫了一声,像被一把利刀刺进肌肤里一样。陈大哥肥大的鸡巴猛力地抽插着我的淫穴,时而快速抽送,时而缓慢地用龟头磨擦着阴唇,让我高潮叠起。

「啊……啊……啊……啊……啊……陈大哥!干死我!用力干死我!啊……啊……啊……啊……啊……陈大哥……干我!用力干我……啊……啊……啊……啊……啊……」

正当我兴奋得无法制止的同时,乾爹和吴叔叔以及林叔叔也正忙着吸吮我的乳头,有人吸吮乳房,又人咬我乳头,有人吻我脖子、吸我舌头,有时又有人把鸡巴塞进我的嘴巴里。我使力地吸吮着塞进我嘴巴的鸡巴,分不清鸡巴是谁的,我也不管是谁的鸡巴了,只要塞进来的就照单全收。

而此时,乾爹的鸡巴硬了起来,四个男人的鸡巴都硬了,我的嘴巴和两只手都没闲着。他们六只手在搓着我的乳头和乳房,我嘴巴里的鸡巴不时在更换,有时是乾爹的,有时是吴叔叔的,有时是林叔叔的,我的淫叫也从「啊……啊……啊……」变成「嗯……嗯……嗯……」的叫声。

三十一岁的陈大哥功夫真是一流,他用那超过二十公分的肥大鸡巴使力地干我,让我爽得无比销魂,淫水不断地流,这是史上女人最幸福的时刻!我十分满足于陈大哥的抽插技术,他的大鸡巴每次插入都直达花心,让我达到无数次的高潮,而永无休止的兴奋充满了我全身肉体。

一场毫无禁忌的性爱淫乱游戏正在这宁静的社区中展开,我的淫叫声沈伦在四个男人的蹂躝中竟然如此的兴奋不已,希望这场淫乱的游戏永远不要停止,这让我沈溺在欲仙欲死的高潮中,我完全忘了少女的贞节,只想要性交。

乾爹经不起我的舌功,终於射精了,他把精液射在我的脸上,我一一舔光他的精液。接下来换陈大哥也射了,他把大鸡巴拔出来射精在我的阴毛上,并用手抹着他浓浊的精液。

此时的吴叔叔和林叔叔还没射精,吴叔叔接下陈大哥的位置,接着用他那也不算小的鸡巴使力地插进我那淫水汪汪的淫穴里,「啊……啊……啊……啊……啊……」我再度沈伦在吴叔叔的抽送中。

淫水太多了,我的淫穴在吴叔叔的抽插下不断发出「噗嗤、噗嗤」的响声,而陈大哥和乾爹则继续吸吮着我的乳头,又吸又咬的,叫我兴奋得快要死掉了!

「啊……啊……啊……啊……啊……不要停!用力地干我!用力地吸我、咬我……啊……啊……啊……啊……啊……我快要死了啦……啊……啊……啊……啊……啊……再插快一点……啊……啊……啊……啊……啊……啊……再用力一点吸我的乳头……啊……啊……啊……啊……啊……啊……」

林叔叔也来到我的腿间,他和吴叔叔一起轮流干我,一个拔出来,另一个又往淫穴里猛力地插进去,在两根鸡巴的轮番操弄下,爽到我快要死去了!

「啊……啊……啊……啊……啊……用力!再用力地干我!咬我!干死我!快!快一点!干快点……啊……啊……啊……啊……」我兴奋的淫叫声肯定整个宁静的社区邻居都听到了,但我不管那麽多了,我要他们不停地用力干我!

「啊……啊……啊……啊……啊……快……快一点……啊……啊……啊……啊……啊……用力一点干我……啊……啊……啊……啊……啊……干死我吧……啊……啊……啊……我要你们……啊……啊……一起把我干死……啊……啊……啊……啊……啊……啊……」

胯下的吴叔叔和林叔叔两根肉棒轮流抽插着我的淫穴,已经让我全身血液滚烫,两个乳头又被乾爹和陈大哥的嘴巴又咬又吸吮的,这种被四个男人轮奸的肉欲兴奋更让我达到无法形容的高潮,但是我还想要更激烈的剌激感。

淫荡无比的我,肯定现在是全台湾最不知羞耻又最淫荡的淫娃,我百无禁忌地继续我的淫叫,这淫叫是自然的生理反应,我叫得越大声便越感到高潮叠起。

「啊……啊……啊……啊……啊……啊……吴叔叔、林叔叔,不要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死了啦!啊……啊……啊……啊……啊……啊……干我!干我!干我!继续用力干我!啊……啊……好舒服喔……啊……啊……啊……啊……」我就这样沈溺于四个男人的奸淫中。

到了下午四点多,我终於整个人都瘫痪了,经历了无数次高潮,累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醒来时已经是半夜二点多,房间里暗暗的没有灯光,我起床打开灯,乾爹和他那三个男同事已经走了。

我一直在回想着:『难道这只是一场春梦吗?』不!我醒来时全身赤裸,阴毛上、肚子上、乳房上,还有脸上都铺满了精液,这不是一场春梦,而是真正经历过一场淫乱。而这全身的精液腥味在此时闻起来还真是恶心,我得先洗个澡。

洗完澡之後回到房间坐在电脑桌前,当我要打开电脑打算上网找人聊天时,看见电脑桌前放着一张纸条,我拿起来看写的是什麽。

纸条上写着:「阿妹,你累得睡着了,我怎麽叫你都叫不醒。我们回去了,晚上记得要吃东西哦!我买了一些吃的放在冰箱里,你起床时用微波的就可以吃了。乾爹留。」

看了乾爹留的字条,表示白天的那场淫乱是真实的,而不止是一场春梦。天哪!我竟然和乾爹和他那三个同事,吴叔叔、林叔叔还有陈大哥等一起群交!这下完了!以後叫我怎麽办?怎麽再去面对乾爹和他们同事们呢?想到这儿,我的心情完全跌到了谷底。

回想起白天和他们四人做爱时自己的淫荡表现,不禁脸又臊红起来,於是,在我心中已经有了决定,从此以後再也不和他们见面了,否则我怎麽有脸面对乾爹他们呢?我的心情乱成一团。

打开MSN即时通,有几个好友们还在线上,现在已经是半夜二点多,好友们大部份是学校的同学,但也有不少网路上认识的网友,网友中有一半是男性,从十几岁到四、五十岁都有,他们来自全台湾各地,也有来自香港、加洲、加拿大,还有日本等。网友的身份什麽都有,有学生、老师、退休军人、工程师,还有一些失业的,以及做杂工的等等。

网友中,有一名叫工程师的男子,他正在线上,他是来自加拿大的西方男子,28岁,电脑工程师。台湾此时半夜二点多,但与加拿大时差十六小时的关系,此时的加拿大是早上十点多,所以他在线上是正常的事。

工程师是百分百的蹓鸟族,每一次上线时,他都开视讯打手枪给我看,不管他是在他个人工作室时,或是他家中,每一次都会开视讯打手枪。当然,他一定也要求我开视讯给他看,他不是单纯的想看我,而是想看我全身脱光光,表演自慰给他看以满足他的色欲。

每一次在刚开始时我都不肯,但是经不起视讯那头他那又肥又长的大鸡巴的诱惑,看得我的淫穴直发骚起来,淫水每每一发不可收拾,所以我也自然而然地开视讯和他进行网路性爱游戏。

工程师总是爱把他的大鸡巴用镜头特写,然後叫我用嘴巴靠着画面中他的超大鸡巴舔,为他进行网路空中口交,而他也兴奋得很。网路这头的我更是剌激无比,淫荡的我总是隔着网路画面和工程师相互猥亵着。

我不时地用自己的手掐着自己的乳头,有时兴奋到用双手捧起乳房往自己嘴巴里塞进去,然後用舌头舔弄自己的乳房,甚至可以吸吮到乳头。过於兴奋时还不但用力吸自己的乳头,还要咬上乳头才会过瘾,而工程师也会伸出舌头在视讯镜头里舔弄我的淫穴和乳头,我也相同地回报他。

透过镜头,我不断舔他那巨大无比的大鸡巴,但我和工程师这样还不够,镜头这边,我不断地传出:「啊……啊……啊……噢……NO……啊……啊……啊……NO……My……God……噢……NO……啊……啊……啊……啊……啊……啊……NO……MyGod……」的淫叫声。

透过语音麦克风,我的淫叫声时而中文时而英文,而工程师永远只会叫:「Oh……Yes……MyGod……Good!」

真希望工程师能够真实地出现在我眼前,被他那根超巨大的大鸡巴干下去一定爽死我!如果他现在就在我前面,我一定主动把自己的淫穴掰开,让他用大鸡巴抽插一番,可惜这只是奢想而已,无奈只能隔着网路淫乐。

我和工程师就这样时常在网上对着镜头干来干去的互相手淫,虽然无法面对面地和工程师打真炮,但是这种感觉又别有一番快感。我相信,总有一天工程师会来台湾找我干炮。

工程师答应过我,他说总有一天会来台湾找我,到时候一定要每天干我,干到他回加拿大为止,并把精液射进我的淫穴里。我每天都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但是在工程师还没来台湾之前的今天,我却被乾爹他们四个男人轮奸了一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