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人、性、美

小时候随父母下放到了农村,虽然说这是个偏僻落後的地方,可必然是一个

新鲜的世界,一切都让我感到惊奇。就说住的吧,我们初来乍到,根本就没有房

子,一户农民收留了我们。他家有三间房子,中间开门,他们家住东屋,让我们

家住西屋,东西屋的两个门是对着的,如果他们家不关?屋门,我就能看到屋子

?的一切。

最让我高兴的是他们家有三个女孩子,而且长的都很漂亮,有两个比我大,

一个比我小。在我的印象中,农村的孩子应该是蓬头垢面,破衣蓝衫,黑黑的皮

肤,黄黄的牙齿,脸上还会有很多雀斑。但这个农民的家庭却是例外,大人孩子

都很漂亮。

以前和那些平庸的小女孩玩耍我是很随便的,可不知是怎麽回事,看到这三

个漂亮的农村女孩,我就不敢往前凑了。心?喜欢,非常想和她们在一起,可一

看到她们就紧张,就心跳,总是躲着她们,偷偷的看着她们,要不是那个大姐主

动叫我过去玩,我还真不知道什麽时候才能和她们混熟。

玩过几次之後,我就很随便了,有空就往他们屋子?钻,和她们打扑克,玩

口袋。因爲她们家没有男孩,我自然也就非常受欢迎。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两

家都是地主成分。在当时的阶级社会?,地主出身的孩子是受歧视的,那些贫下

中农的孩子经常骂我们是地主崽子、臭地主,大地主,我们这幼小的心灵是承受

不了的,所以我们两家的孩子从不出去和村?的孩子玩。自从我家搬来後,我很

快就融入了她们姐三个之间,她们也经常夸我长的漂亮,说我很讨人喜欢。大姐

经常把我抱起来亲几口,小妹也说喜欢和我在一起玩,如果我一天不过去,小妹

就吵着找我这个哥哥。有时候赶上她们家吃饭,就让我上桌子吃,有时候晚上玩

困了就直接睡在了他们家?。

农村睡觉很有意思,不论男女老少,全家五、六口人都一个挨一个的挤在一

铺大炕上。他们给我安排了一个固定的位置,也就是在“炕稍”。在农村靠近厨

房的那一边叫“坑头”,远离厨房的一边叫“炕稍”。炕头总是给大人睡的,因

爲大人在生産队劳动一天非常疲劳,总是要睡热炕头的,说是能解乏。大人身边

挨着的是最小的孩子,便于晚上照顾,然後逐渐是二姐和大姐。既然人家已经形

成了一种固定的格局,我总不能睡在中间。大姐说:“你就挨着我睡吧,晚上有

我来照顾你。”

农村家庭,晚上睡觉时,拉屎撒尿是很有意思的。如果是大便,就穿上衣服

到屋外房山头去,但晚上大便的人很少,除非是坏了肚子。要是小便,不论是男

女都在屋子?,地中间放一个尿罐子,撒尿的人也不用穿衣服,只穿着背心裤衩,

下地後脱下裤衩,把屁股露出来,坐在尿罐子上就尿,尿完了再回到炕上继续睡

觉。

男人尿尿是不用坐下的,也就是站在尿罐子旁边,从裤衩下边把那个尿尿的

家夥掏出来,用手捏着,对准了尿管子就尿,那水流总会划出一条弧线。

那家的男人尿尿很有力气,能把个尿罐子冲击出声音来,感觉那水流是很集

中的,每当他下地尿尿的时候,那个女人总是很习惯的叨咕这一句话:“你加点

小心,别呲一地,那麽大个人一点也不准成。”

那个女人尿尿的声音很散,就像泼水一样,往下一蹲,哗地一声就完了。她

有个习惯的动作,每次尿完了尿的时候都要把阴毛在尿罐子的边沿上前後蹭几下,

因爲她的阴毛很多很长,每次尿完了尿总要挂很多的水珠。

大姐尿尿的时候很庄重,她经常是很迅速的把短裤一脱,立刻就坐到尿罐子

上,身体笔直,瞪着一双黑黑的大眼睛注视着前方,像是在思考问题,尿完了刷

的一下就把短裤提上了,让你什麽也看不到,只能是偶尔看到她那圆圆的雪白的

屁股。她的屁股确实很好看,非常的丰满,但露出的时候总是在一瞬间,就像一

轮新月,刚一露出来,马上就被乌云盖住了。

二姐好像是很懒,她尿尿的时候总是懒洋洋的,脱裤子也是慢吞吞的,坐在

尿罐子上的时候总是把身子伏贴在膝盖上,手还不停的在地上划拉着,尿完了提

裤子的时候也是慢吞吞的,那白白的大屁股会停留在外边好长时间,前边尿尿的

地方也是老半天的露在外边,她那个地方是粉红色的,当时还没有阴毛。

小妹妹晚上总是光着屁股睡觉,尿尿时候也是光着的。不过她尿尿很有意思,

必须用大人来“把尿”。什麽是“把尿”?其实就是让大人抱着尿,她自己摆出

一个蹲着的姿势,由大人抱着,让她的尿道口对准尿罐子的开口,然後让她往?

尿。每次尿完了,都有很多剩余的水珠顺着那粉红色的阴部流到屁股上。

开始的那些日子,我对眼前的一切都是不在意的,她们也都不回避我。大姐

经常在房山头撒尿,总是对我说:“你站在那别走,给我看这点,别让别人过来”。

然後她就解开裤带把屁股露出来,蹲下就尿,我是经常看到她那白白的屁股

和那下边的时隐时现的黑毛,有时还感觉奇怪,爲什麽人的脸和屁股不一样顔色

呢,就说大姐吧,她的脸是黑红的,那屁股爲什麽那麽白呢?

不知又过了多少年,我逐渐的对眼前的一切産生了一种奇特的感觉,如果说

以前是不在意的,那麽现在就成了渴望了,非常想看她们姐三个的乳房,屁股,

和阴部。哪怕能看看肚皮也好。即使那些部位不露出来,我也知道是都藏在那个

位置,都是什麽样的,而且是总想主动的去看了。

记得又是一次在她们家?睡觉,晚上我尿尿的时候,故意把尿罐子换了一个

位置,然後就上炕装睡。巧得很,她们姐几个都想尿尿,最後说轮班,由大到小。

这时候小妹也已经长大了,不用大人“把尿”了,也不再光屁股了。

先是大姐下了地,她习惯的用脚踢了几下,没有碰到尿罐子,就说:“怎麽

搞的,尿罐子哪去了呢?”小妹说:“你把灯打着不就看到了。”我听了她的话,

暗自高兴,感觉自己的阴谋得逞了。真的,大姐果然把灯打着了,然後脱下裤子

坐到了尿罐子上,我装作睡觉,可眼睛是一直在偷偷的看,我发现大姐的阴毛已

经是很重了,黑黑的,浓浓的,从阴部一直延伸到小腹逐渐稀疏了。在黑黑的阴

毛下边露着两片深红色的阴唇。不知道怎麽搞的我的身子突然热了起来,感觉更

强烈了,从没有过的强烈。真想去摸一摸那毛哄哄两腿之间,更想去摸一摸那光

滑的小腹,还有那美丽的白白的屁股。

大姐上炕後二姐就下去了,她的动作还是那样慢吞吞的,先是脱下後边,露

出了圆圆的大屁股,然後还没有等蹲下,就把前边也脱了下来,然後才慢吞吞的

蹲下,我突然发现她也长出了几个阴毛,由于不是很多,所以她的那?是一种浅

黑色。

小妹妹也发育了,乳房鼓了出来,屁股也翘了起来,身材修长,腰很细,她

的阴部还是粉红色的,一根毛也没有,给人的感觉是一种鲜嫩。

看完了三个姐妹的撒尿,我兴奋了,冲动了,好像要做点什麽事情,可自己

也不知道,这是一种什麽样的感觉呢,很奇妙,也许那就是青春的躁动。

三个姐妹很快的睡着了,我还是不能入睡,但又不能出声,就在那?装睡。

夜深了,人静了,我忽然听到一阵被褥的响动,然後就是“呼哧呼哧”的声

音反复的进行着。这是什麽声音呢?我借着窗帘缝隙射进来的微弱的月光惊奇的

发现大姐的爸爸爬到了她妈妈的身上,两只胳膊紧紧的搂着那个女人,屁股一上

一下的不停的动着,不停的喘着粗气,她妈妈只是轻声的呻吟着,她爸爸的动作

越来越大,越来越激烈,最後竟然到了疯狂的成度,她妈妈也不断的发出“啊…

…啊……“的声音,感觉很压抑,像是要喊又不敢喊,我好像听到了”呱唧,

呱唧“的响声。他们两口子折腾了好一阵子,她爸爸说了一声”哎呀我的妈呀!

就趴在她妈妈身上不动了。过一会儿才滚了下来很快的就睡着了。她妈妈下

地尿了泼尿,也上炕睡了。我可是一夜也没有睡,第二天一上午都是无精打采,

到了中午很快就睡了。一直睡到晚上才起来。但眼前浮现的总是那三个姐妹的私

处,还有那深更半夜两口子的激烈肉搏,我感觉有种冲动,一种欲望,一种渴求,

但具体要干什麽自己却说不清,突然想爸爸经常说的一句话:“你要是读书,就

能知道一切”。我这才想起,自己家?的书很多,比任何一个农村的家庭都多,

于是我就如饥似渴的读了起来,不管什麽书都读,于是我才知道了男女之间的一

切,我才知道,无论是男人和女人,到了成熟期後,生活就增加了一项很重要的

内容,那就是性生活。但真正的性生活是一种什麽样的感觉,我还不知道。

我不再像以前那样天真活泼了。经常是一个人在那?发呆,想着男女的事情,

第二天,大姐又来叫我过去打扑克,我总是心不在焉了,眼睛偷偷地看着大姐,

感觉她很美,黑红色的脸庞,浓密的眉毛,大大的眼睛,那眼毛上下煽动着,像

两把小刷子,那两个眼珠子就像是两个玻璃球子,黑黑的亮亮的,鼻子是高高的,

嘴略微大一点,嘴唇也略微的厚一点,那就是所说的性感吧。她的牙齿很白很齐。

因爲这?的农村女人多数都是黄牙,看到大姐家的人都是白牙,我就感觉是

很舒服的。当她微笑的时候,更是好看,我真想过去舔一舔她的白牙。农村的姑

娘,在家?又是最大的,她经常的帮助大人干活,所以身体非常的结实,可以说

是一个健美的姑娘,她的胸部非常的饱满,她的屁股非常的坚实,不像很多女人

那样松弛。

二姐还是那样白,那样软,她的乳房比姐姐大,屁股也比姐姐大,肚子也微

微的鼓出了一点,好像衣服快盛不住她那发育的身体,这使我想到了杨贵妃。

小妹妹该是个最标致的女孩了,高挑的身材,粉红色的脸庞,细细的腰肢,

修长的大腿,但脸上还是充满了孩子气。

大姐突然对我说了一句话,把我下了一跳:“你发什麽呆啊,傻了?”我这

才清醒过来,开始和她们打扑克,但总是输,因爲我心?一直在想男女的事情,

如果我和她们姐妹三个来一次体验会是怎样呢?无论是哪一个都会让我幸福死的。

最好是和大姐。

这扑克也不知打了多久,大人都已经睡了,小妹也困了,大姐说:“你也在

这?睡吧。”我高兴极了,等大姐给我铺完了被褥,我顺从的躺在了大姐身边。

我突然感觉这六个人睡一铺大炕已经是很拥挤了。大姐紧紧的靠着我,连翻

身都有点费劲了。可我非常高兴,虽然隔着一层单衣服,但我已感觉到了大姐那

坚实的身体,那发达的肌肉,我偷偷的用手摸一摸,她的每一个地方都是很硬的,

那屁股,那乳房,那腹部,但我不敢用力,只是装作睡觉时变化姿势,很随便的

把手甩了过去,放到她身上的某一个部位,让自己心理感受着女人的刺激,但我

是不敢把手随便移动的,怕她産生怀疑,怕弄醒她。

由于是白天干了很多的活,大姐一定是很累的,她睡的很香,根本没有理会

我的手放在她的身上。我索性大胆起来,把手伸进了她的短裤?,大姐是背对着

我,侧身睡的,我就慢慢的往下扒她的裤衩,很快她的上边的半个屁股就露了出

来,我的身子发热了。

大姐的屁股是光滑的,坚硬的,我的手顺着她的屁股沟向前伸去,摸到了她

的阴毛,我的手突然颤抖了,我的浑身也颤抖起来,哆嗦不停,我冷静了一下,

把手朝阴毛上摸着,那阴毛是浓密的,也是坚硬的,感觉像是老人的胡须。

我用手指把她的阴毛轻轻的分开,往?一伸,终于摸到了两片软软的阴唇。

我哆嗦的更严重了,反应也更强烈了,浑身涌上了一股热血,脑子也翁地一下子

发涨了。我鼓足勇气,把手指头顺着大姐的两片阴唇中间伸了进去,感觉?边很

湿很热,我不敢大动作,只是这样的把手指头放在大姐的穴?边享受着,我已经

很幸福了,虽然是手指,不是我的阴茎,可这手指能伸到大姐的那?已经是不容

易的了。

如果要是把我尿尿的这个东西放到?边能什麽样呢,想到这?,我突然发现

我的小弟弟已经成了大弟弟了,已经硬的不能再硬了,我很不得马上把它也伸到

大姐的小穴?,我更冲动了,胆子更大了,我想把她的短裤全扒下来,让她的两

面屁股全露出来,但无论怎麽弄,大姐只能露出上半个屁股,因爲大姐的身子很

结实,也很沈重,大姐身下压着的那段短裤的松紧带在大姐那挨着褥子的胯骨部

位卡住了,再也不能往下扒了。

大姐的屁股无论如何也不能全露出来,我只好把大姐上边露出的部分先控制

住,然後把松紧带慢慢的用力往下拽,尽管胯骨的部位不下来,但松紧带拉长,

加上上边的半个屁股已经露了出来,这屁股沟基本也就全露出来了。我一只手紧

紧的往下拉着她短裤的松紧带,一只手捏住我的那个硬硬的东西,顺着大姐的屁

股深沟轻轻的送了进去,当我的大腿腋窝紧紧的贴到了大姐那坚实的屁股时,当

我的龟头穿过大姐那密密的阴毛挨到那两片软软的阴唇时,我高兴及了,

再一用力就能插入大姐的穴?了,那湿润的热乎乎的小穴,该是多麽的美妙,

我的幸福就要实现了,我就要插进去了,我幸福激动紧张的不敢喘气,我用手扒

开了大姐那两片阴唇,把我的龟头对准中间,我的龟头已经感觉到大姐那个小穴

的温度啦,只要再用一把力慢慢的插进去,我就是神仙了,我就上天了。

谁知就在这时,我突然身子一热,像有一股电流通遍了我的全身,一种从没

有过的幸福,一种从没有过的麻木,一种无限幸福无限酸甜无限好受的感觉在我

的身体上出现了。

我浑身抽动了一下,这一抽动像是要死去,又像是要永别了。随着这突如其

来的神秘的快感出现,我的阴茎?射出了一股黏糊糊的东西,很快的从大姐的屁

股上流了下来,我一阵惊慌,知道这就是射精了,可都射在了大姐的阴唇、阴毛

和屁股上,黏糊糊热乎乎的,我惊慌,我幸福,我爽快,心想如果让她们发现了

打我一顿也值得!

我停了一会,炕上的人谁也没有醒,我的阴茎逐渐软了下来,感觉它先是离

开了大姐的阴唇,也离开了那浓密的阴毛,又经过了那硬硬的屁股,又经过了那

短裤的松紧带,然後垂了下来,我用我的背心在大姐的屁股中间按了几下,我不

敢擦,害怕把她弄醒,大姐还在睡,那睡姿是很美的很甜的,我想如果能娶她做

老婆也是很好的,虽然她比我大,但很好看,很能干,将来我把她带回城?,让

她跟着我享福。

我有些困意了,想睡了,刚刚进入朦胧中,大姐的身子移动了,她转动了一

下身子,换了个姿势,又睡着了。我发现大姐这会儿是平躺在那?,仰脸朝天入

睡的,听着她那均匀的呼吸声,看着她那一起一浮的乳房,我又不想睡了,突然

産生一个念头,想摸摸她的乳房,平常我只是从她那丰满的胸部去感觉去猜想她

的乳房,可她的乳房是从不外露的,即使是晚上撒尿,我连她的屁股和阴部都看

到了,可就是没有看到她的乳房。我装作翻身,顺势把手放到了大姐的胸前,正

好放在她的乳房上,虽然感觉到了那两团坚实的园鼓的肉,可必然是还隔着一层

布,那是一层很硬很厚的布。那时候农村的姑娘都是不带乳罩的,?边穿的是一

个很小很紧的用很结实的布料做的紧身小衣服,古代叫做亵衣,这个小衣服四周

都没扣子,是一个死桶,硬从头上套下去的,爲的是控制乳房的发育,免得穿衣

服的时候胸部太高。这是中国古代女人的习俗,也是当时农村姑娘的习俗,她们

认爲一个姑娘要是挺着一对大大的乳房那是很难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