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尽情采花尤物间】(1-2)(金发尤物、妹妹)

? ?? ?? ?? ?? ?一、金发尤物

? ? 酒吧,灯光昏暗,红色和酒催动着情欲的气氛。

? ? 她向我走过来,金色的卷发,高耸的胸部在高高开叉的红色紧身连身长裙?,

嘴唇有着诱人的形状。年轻却又充满成熟的诱惑,是典型的床上尤物。没有男人

看到这幅场景下面会不硬到极点。

? ? 虽是萍水相逢,可我就像面对很熟悉的女人一样,把一杯酒递给她。

? ? 她端起酒杯仰起头,酒沾在她的嘴唇上,闪出的光泽更让人想入非非。

? ? 她凑近我的耳边说, 我叫凯瑟琳。想和我上床吗? 我对她说, 没有男

人不想和你上床 她进一步大胆的把手放在我的两腿间,在我的耳边,更加轻的,

问我: 那你,准备好了吗 那声音虽轻,却是我此生听过最爲的风情万种。

? ? 当然 我对她一笑, 你这样的尤物,不要说我,哪怕是个太监,都会一

直硬到天亮 她满足的舔了下手指,我被她诱惑的更硬了。不可思议的迅速,我

和她到了房间?。

? ? 进到房?,我和她就马上滚到了床上,她让我躺下,一双诱惑的大腿骑在我

的腿上,在我面前一件件的脱掉衣服,她那惊人完美的曲线随着衣服掉落呈现在

我眼前,那种无法形容的苗条且丰满的胴体,让我巨大的肉棒更加如钢似铁一般

的挺立着,一跳一跳的摩擦她很翘的臀部。

? ? 她大胆的对着我的面前坐下,手指在她两腿间毛发稀疏的花园轻轻撩拨,一

丝丝透明的爱液逐渐渗透出来,我张开嘴巴用舌头开始舔她。她发出一声声悠转

缠绵的浪叫声,声声入耳。

? ? 凯瑟琳在我的调情下很快就忍不住大声呻吟,呼吸声越来越重。我坚硬巨大

的肉棒也再也按捺不住。我把她放在床上,她用小手握住我巨大的肉棒,轻轻摩

擦,另一只手的手指放进嘴?轻轻吮吸着。

? ? 我被她诱惑的更加坚硬如铁,一边舔着她分人巨乳,一边用我如铁般的巨大

肉棒深深的插入了她的身体,在她窄小的甬道内来回磨擦。凯瑟琳被我剧烈的抽

插,一阵阵强烈的快感让她窜上一阵痉挛,不停的泄出蜜液来,火热的激流冲刷

着我铁棒的尖端。她的两腿大大张开,盘在我的腰上,面色潮红,呼吸越来越急

速,喉咙深处不断发出无法克制的快乐呻吟。这场面如同梦幻一般,香艳刺激到

无以言喻。

? ? 而我的铁棒,并未因她那刺激诱人的反应而把持不住,而是越战越勇。也许

是因爲喝了酒的缘故,它似乎不是太有感觉,这让我怕因爲面对的是这样的极品

尤物而早早缴枪的微小担心荡然无存,毫无顾忌的用这久战不泄的铁棒,在她湿

淋淋的小穴内又钻又刺,又插又磨。巨大的铁棒高速的在她的甬道?面滑行着,

尖端因爲猛烈的进出,不断的刮弄着她甬道的皱折,从小穴内带出许多蜜液出来。

? ? 「嗯……嗯啊……哦哦……好爽啊……呜呼……耶……我……嗯啊……舒服

啊……」金发尤物,不断的发出一波又一波的淫浪的叫声挑逗着我。我更加用力

的在她的小穴内的蜜液,丝毫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嗯……嗯……啊……哦…

…哦……来了……」她忘情的摆动着自己的臀部,在我身下剧烈的高潮了,泄出

一阵高潮的蜜液出来。

? ? 我并没有让高潮後的她喘息,她也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摇晃的用双手撑在

床上,擡起屁股。我趴在她的背後,双手向前挤压着她的一对嫩乳,巨大的铁棒

从她粉臀的裂缝中穿过去,由下往上顶进她湿滑的小穴内。几番狂抽猛插,她又

被我的巨棒弄得欲仙欲死,高潮叠起。我双手托起了她的纤腰,用力把自己的硬

挺顶到她小穴的最深处,猛力抽插,又是一股股热流从她的小穴?激烈的涌出…

? ? 就这样,我坚挺持久的巨棒不知道在她身上驰骋了多久,她不断的高潮浪叫,

爱液顺着她白嫩诱人的大腿往下流,被她绝美的身体诱惑的我唯有更加疯狂的抽

插,她紧实的皮肤和身体却也像是有着无尽的精力,大腿贪婪的夹着和我那异常

勇猛持久不泄的巨棒。

? ? 直到我终于筋疲力尽的躺倒在床上,她伏在我身上,柔情万种的问我, 喜

欢上我吗

? ? 我说, 喜欢,你是我遇到过的最极品的尤物

? ? 她咯咯的笑了起来,细长的手指抓握这我的巨棒, 做了这麽久,它还是这

麽硬啊,你真色

? ? 我吻她的脖子, 你爱它吗?我的巨棒

? ? 她忽然轻轻直起身子,诡秘的一笑, 你们男人,就知道肉棒肉棒

? ? 我对她的撩拨,颇懂风情的笑了笑, 是啊,肉棒就是男人的一切啊 我看

着她雪白的巨乳,色色的说, 其实,你们女人才叫它肉棒,我自己叫它,大~

鸡~ 巴~

? ? 嘿嘿,大鸡巴,大鸡巴就是一切啊 她咯咯的笑, 你们男人真是的,一

根肉具而已,没鸡巴就不行啊?

? ? 看她明知故问,我也笑了, 没大鸡巴当然不行啊,别说我们男人不肯,你

们女人也不答应啊。还是全靠这根大鸡巴,满足你们

? ? 凯瑟琳把头埋在我胸前,用了两根手指比作剪刀的样子夹住我的大鸡巴,用

诱惑又有些诡异的声音,说 是啊,满足我们女人。要是满足的不好,它就危险

了 她的两根手指猛的又加重了一下力道, 要是满足的太好…… 她调皮的渣

渣眼睛, 它也危险呐

? ? 虽然稍微有点介意她最後的话,但整整做了一夜,体力尽透的我还是控制不

住的合上了眼睛。

? ?? ?? ?? ?? ?? ?? ?? ?? ?? ?? ?? ?? ?? ???二、妹妹

? ? 筋疲力尽後沈沈的睡眠逐渐苏醒,朦胧间渐渐有了意识,可视线还有点模糊,

隐约的感觉怀中是一个柔软的身体。再感觉,软软的胸部,裸体的女孩。男人早

上醒来时本就一柱擎天,我不由得性欲又高涨了起来。

? ? 我的双手在女孩的肌肤上游走,本能的熟练的挑逗着她。女孩也渐渐有了反

应,呼吸开始短促了起来。我把手放肆的伸入她两腿间,发现她下半身也是赤裸

的,苗条的刚刚发育的大腿已经变得湿湿的,那是被我挑逗流出来的爱液。这让

我越发不可遏制的冲动,我急不可待的分开她带着少女芬芳柔嫩的双腿,我赤裸

的下身对着她一丝不挂的腿间花园,用力的顶了下去,然後开始剧烈的摆动腰部,

用男人的终极武器进攻她私密的少女花心。

? ? 哥哥…… 这剧烈的动作让少女完全醒了过来,她抱紧我, 哥哥,不要,

哥哥

? ? 这时我才完全清醒过来,是我的亲生妹妹,小我四岁的舞。这时我才意识到

和我一起长大的小小的她,现在已经开始念高中,是一个已然发育的少女。这柔

软的青涩的触感,对于一直把她当做小丫头的我来说,是第一次的惊讶和无法言

喻的复杂心理。

? ? 我正在对自己的妹妹……做这种事情……

? ?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我慌了起来。可巨大的性欲马上压倒了我的理想和不安,

我已经在她身上,我已经在她的身体?抽插。男人在这种时候,不射出来怎麽可

能停下。何况,作爲妹妹的她,这样赤身裸体的和哥哥睡在一起,本来就是在诱

惑哥哥啊。

? ? 妹妹虽然嘴上说着不要,可并没有过分抗拒,反倒是随着我的冲击,摆动着

自己柔嫩的臀部,喉咙?发出轻轻的舒服的呻吟声。

? ? 妹妹的回应更加刺激着我的欲望,我更加狂热的顶着妹妹的下体,妹妹的双

腿已经不自觉的缠绕在我的腰上。我忘情的呻吟着, 妹妹,给我,给我,我什

麽都顾不得了,我们做爱

? ? 妹妹被我挑动着越来越激动,脸色绯红,身体不自觉的摇摆着,下身主动凑

近我摇晃着。可听到我这句话,她忽然像是冷却了下来,叹了口气。

? ? 妹妹也想和哥哥做,可是做不了啊

? ? 怎麽会做不了 我猛烈的顶着她, 看你都流出了那麽多水,被我的大鸡

巴插的

? ? 正当我这麽说的时候,我忽然感觉有点不对,我伸手往下去摸——

? ? 大鸡巴!我的大鸡巴呢?

? ? 我的大鸡巴没有了!!

? ? 我惊叫了一声,用手在自己的下身摸索寻找,可前前後後找了个遍,大鸡巴

还是不见踪影。最後一丝希望破灭後,我颓然的躺倒在床上。

? ? 妹妹温柔的伏在我胸口,轻轻叹了口气, 你忘了吗,哥哥 她用小手在我

的胸前摩挲,疼惜的安慰我。

? ? 妹妹我从小就喜欢哥哥,连从开始自慰时想的都是哥哥,可我们是兄妹,

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做那种事情。哥哥也一直不知道妹妹的心思吧,一直只把我当

妹妹吧 妹妹眼睛有点湿, 哥哥是女人缘是很好,可我做妹妹又能怎样,连嫉

妒的资格都没有

? ? 可是,其实妹妹一直在想,什麽都不管了,和哥哥在一起,和哥哥做爱,

妹妹喜欢的只有哥哥。可是,这个决心又很难下的了 妹妹轻声呢喃着。

? ? 但哥哥你也太过分了,怎麽会…… 说着,妹妹忽然哭了起来, 找什麽

女人不好,偏偏找了她,那个老男人的情妇,那骚狐狸有什麽好的 妹妹把自己

赤裸的身体覆盖在我身上, 明明是妹妹比较好对不对 她撅起小嘴,可一下子

眼泪又掉了下来

? ? 你和那女人的事情,被发现,你就被……割掉了……鸡巴 说到 鸡巴

两字,妹妹的嘴角小小的抽动了一下,脸上泛起了害羞的表情。

? ? 妹妹好心疼哥哥 妹妹大哭了起来, 可是,从那天起,妹妹就搬来和哥

哥一起睡了。反正哥哥没鸡巴,我们怎麽都乱伦不了,那睡一起还有什麽关系

妹妹抽泣着笑了起来, 虽然没法做爱,但妹妹还是和哥哥睡了,妹妹已经很满

足了

? ? 听着妹妹的话,那些记忆都逐渐苏醒了,黑色的长发女人,气急败坏的老男

人,手术室执刀的笑的一脸无邪的小护士,被手术刀切掉自己那根巨大的鸡巴时

的绝望。还有那老男人的那句恶狠狠的话, 让你以後再玩女人!

? ? 我再也玩不了女人了……

? ? 我痛苦的抱紧了妹妹,可未发泄的性欲又高涨了起来,我忘情的本能的用下

身顶着妹妹的下身,妹妹的双腿大张着,那稚嫩的粉红的小穴诱人的发狂,汩汩

滔滔的淫水从?面流出来,顺着妹妹娇嫩的大腿往下滴。我有这样完美的女人在

我身下,可我再怎麽用力的顶,也无法进入她的小穴?。

? ? 妹妹紧紧抱着我,用双腿用力夹着我的腰,快乐欣慰和遗憾痛惜的表情混合

在她脸上。妹妹真的是我的天使,我才发现我如此的深深爱着她,我好想和她做

爱,满足她,与她合爲一体。

? ? 可是我没鸡巴!我永远失去了和妹妹做爱的能力。妹妹在我面前,脱的光光

的,张开大腿,流着爱液,求着我干她。可我……没法干她……永远也没法干她!!

? ? 没有鸡巴可硬,没有精液可射,我的眼泪痛苦的流了下来。妹妹紧紧抱着我,

柔嫩的小脸贴在我的胸前,无比怜惜的说, 哥哥不哭,哥哥不难过,无论怎样

妹妹都会陪着哥哥,无论怎样妹妹都爱哥哥

? ? 兄妹抱头一起流着眼泪,直到一起睡着。

? ? 我想和妹妹做爱……好想和妹妹做爱…… 朦胧中,我下意识的,喃喃的

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