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市场风云惊艳9-12

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编辑

市场风云惊艳??9

“好了!——”看着吴敏在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周鹏将那合同收好放进自己的背包?,随即起身告辞。

孙大海送他出了屋子,拉住他忍不住问:“你不留下来吗?”

周鹏看着?面的吴敏,苦笑一下:“看来我的病一时半会儿还没办法根治。除了特定的女人外,别的女人我根本一点感觉也没有。”

孙大海也知道他的情况,转而指着他手中的合同问:“你爲什麽非要这麽麻烦呢。我一会儿给她多拍些照片还怕她以後敢不认账吗!”

“你还是不明白啊!”周鹏见门已经关上了,将孙大海拉到一边去小声的说:“每个女人的弱点都不一样。不是所有女人都怕被照片威胁的。现在都什麽年代了,也不是旧社会那会儿摸下手就得去上吊 了出名故意拍艳照的还少吗?”

孙大海听得直点头。心中也是吓得不轻。他本来还准备用相同的方法对付刘芳呢。现在想来,那女人连黑社会的都认识,只怕也不是什麽好鸟。光拍裸照威胁还真未必能起到多大作用。

周鹏将手中的合同晃了晃说:“她现在把全部身家都抵押给你了。只要你不高兴,随时都可以让她破産。她儿子又是个烧钱的败家子儿。要是真没了钱,别说她,就连她儿子也得上街要饭去。所以有了这个,我们才是真正把她给镇住了。”

“还是你有办法啊。”孙大海看着周鹏笑起来。

“行了!——你爱怎麽玩就怎麽玩吧。整层屋都是我的,不会有人来打扰的!”周鹏说完又递给他一个黑色的小球一样的东西:“我看你挺适合做偷拍这一行的,这东西是我朋友从国外弄来的,高科技,回头你正好试试”。

“嗯?……”孙大海摆弄了半天,就是一个小球而已,看着倒像是个摄像头。但这麽小真能起到什麽作用吗?

“你可别小看这东西!现在的科技都能让苍蝇带着窃听器到处跑!”周鹏给他讲解了一下使用方法:“别看它小,只要距离不超过一千米,你连着电脑看一点问题也没有。”

“厉害!”孙大海现在是真有些佩服起周鹏来了。也就是他有社会关系才能弄到这些。要是他从网上搜索,就算搜到了人家也不一定会卖给他呢,而且价格上说不定还是个天价呢。

这?是周鹏买下来的一个单位。本来是两家一层楼的。周鹏将两家全都买下来。然後打通。结果就变成了三百多平米的大房子。

本来他是准备留着当成员工宿舍用的。但孙大海对他有恩,就决定把这屋子拿给他用。

回到屋?,看到孙大海那一脸淫荡的笑,吴敏的心中就是一阵不舒服。

没办法啊!她不断的告诉自己,爲了儿子,就忍一忍吧。现在只有先让小辉出来再说。

她又想到了小辉。才不过短短几天的功夫,小辉都瘦成什麽样了。她还记得小辉向她哭诉?面狱霸欺负他的事情。

现在明显这个孙大海了不得。自己在局?的关系根本不好使。人家更是向自己点明了。孙大海的关系更硬,只要上面不发话,谁也不敢乱插手。

“我们开始吧!”一想到小辉还在?面受苦。吴敏就想快点达成对方的要求,站起来就准备脱衣服。

“急什麽?”孙大海在这方面一向喜欢掌握主动的:“你先去洗个澡吧!哦……把屁眼也洗干净点!”

“啊……”没想到孙大海说得如此露骨,吴敏红着脸转身走到了洗手间。她的心中更加不安起来。孙大海话中的意思实在太明显了。她也曾经听说过男人喜欢插进那?玩,但是她都离婚十多年了,不要说那地方,就连下面的小穴都好久没被碰过了。

一想到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吴敏就觉得一阵阵害怕。她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忍耐,这一切可全都是爲了小辉能早点出来啊。

脱光了衣服,看着镜子中自己那洁白的肉体,吴敏鼻子一酸,险些掉下泪来。自从当初发现老公在外面有人和对方离婚後,她就一心把精力都投入到事业上。

也正因爲如此,所以忽略了对孩子的管教。小辉从小被她给惯坏了,才走上了今天的道路。而现在,她也受到了惩罚 了救出小辉,她必须要被外面那个年轻的男人玩弄。

吴敏打开淋浴用水冲洗着自己,耳中却似乎听到了外面浴室的门被打开的声音。

她惊恐的睁开了眼睛,果然看到了一丝不挂的孙大海走了进来。

对方胯下的东西似乎因爲见到了自己的身体而有所膨胀,随着他的走动而轻轻摇摆。

吴敏的心跳动得更厉害了。她很清楚将要发生什麽,那个看起来巨大的东西很快就会插进自己的身体。

她强忍着没有移动,直到孙大海走到近前,将手轻轻按到了她的胸前,才终于禁不住颤抖了起来。

孙大海感受着掌间的柔软,胯下的宝贝涨得更大了。这女人保养得真好,皮肤白得就像少女一样。而看到她那眼角间的些许皱纹时,更与这完美如玉的娇躯形成了令人刺激无比的反差。

她的胸部果然如想像中小,但却柔软之极,握在手中的感觉十分舒服。粉红色的乳头随着他的揉捏而渐渐挺立。

孙大海沿着那平坦的小腹继续向下,水流仍然在冲击着他们,黑色的软毛密集在小腹正下方,被水沾湿後变了形状。

孙大海还是头一次産生这麽怪异的感觉。这女人虽然年纪比王莹小不了多少,但这身体给人的感觉却就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女一样。

或许是她太瘦的缘故吧,没有给人带来那种熟女的丰满感觉。

他的手终于探进了蜜肉之中,轻轻将水流引带进在肉唇之间回来搅动着。

“嗯……”吴敏知道自己无法逃避,既然避不开,就接受吧。她发出令男人销魂的哼声,尽量让自己显得自然一些。但无论如何,她自己却就是自然不起来。

已经太久没有被男人碰过了。这种感觉很不舒服。要不是热水不断冲刷着她,她此刻一定会被激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孙大海抓起她的手放在自己已经昂首挺立的宝贝上面,那柔软如无骨的玉手握自己的肉棒时,他差点没有因此而射出来。

他还不能这麽丢人,他还要好好调教这个女人。孙大海又回想起了那天晚上被丁辉带人追打的情景。一股恨意由然而生。

始作甬者当然是刘芳,但这丁辉也不是什麽好东西。要不自己那天运气好,可能现在不是躺在医院?,就是躺在棺材?了。

既然这样,老子就好好的干你妈,让你给我做个便宜儿子。孙大海心中想着,开始加剧手上的力道。两根手指伸进去,如同毒蛇般疯搅动着吴敏的肉穴。

“嗯……啊……”吴敏痛苦的夹紧了双腿,随着刺派的加大她开始有些感觉了,但更多的则是羞辱和不堪。

“轻……轻一点好吗?”吴敏肯求着他。

孙大海丝毫没有怜香惜玉,将她的一只腿擡起来,让她双腿间的秘密完全暴露在自己面前。

他扛着那只长腿,手上继续加大力道和速度。

“啊……嗯啊……别……不要……快停下来……啊……”吴敏痛苦的呻吟着,身体一阵阵颤抖,虽然身上还冲着淋浴,但孙大海似乎也看到了某种东西自她两腿间喷洒出来。

“啊……”吴敏被孙大海放下来,无力的跪在地上喘息着。她也弄不明白,爲什麽自己这麽多年没碰过男人,却还是如此敏感。居然在这个才认识不到三天的男人面前……

她的脸阵阵泛红。

孙大海却不管那些,趁着她正好跪坐在地上,将自己的宝贝递到了她的嘴边。

吴敏虽然这麽多年没碰过男人。但是经常在外面跑生意。对于这些男女之间的事可是清楚得很。

她知道孙大海的意思 了能够让小辉得救,她不能太多的反抗对方。

她张开嘴,闭上了眼睛抓着那东西送入自己的口中。

她也不明白应该怎麽弄。只是不敢用力咬,含着那东西来回套动着自己的头。

“啊……”对方的嘴巴很小,舌头在自己的宝贝上面来回滑动着,孙大海舒服和轻哼起来。同时轻弯下腰伸出手在那对椒乳上来回把玩揉搓。

只弄了一会儿,孙大海就又忍不住要出来了。他忙将宝贝拨出来,借着淋浴冲了一会儿才算缓和下来。

他还不想这麽快就出来。这女人比他想像中好得多,他要玩得尽兴才行。

孙大海让她转过身去,找来香皂将手指弄滑了然後一点点的探入对方的肛门?面。

“啊——”吴敏皱了下眉头。如果只是被干小穴她或许还能忍受,但孙大海的手指刚一进入那?,她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还只是手指呢,如果真是那东西插进来的话……吴敏一阵阵害怕。她现在有些後悔了。但一想到还在监狱?面受苦的小辉,她再一次的忍受下来。

忍忍吧,很快就会过去的。吴敏心中想着。

于是,孙大海两根、三根手指都插了进云,不断在其中扣弄着。

“早上大便了吗?”孙大海问。

吴敏害羞的点了点头。

“不错!——”孙大海满意的点点头,另一只手却又同样伸进了肉穴之中搅弄。

“啊……”肛门处的难受和肉穴中的刺激带给她天堂与地狱般的极差,让她情不自禁的发出哼声。

“喜欢我操哪?呢?”孙大海故意的问她。

吴敏整张脸都感觉像火烧一样。她还从来没有被男人这麽问过,而且这个男人不但在问,两手也没有停止过对那两个地方的侵袭。

吴敏想了想还是决定忍受下来。她只犹豫了一会儿便做出了回答:“我的……小穴!”如果可能的话她可不愿意是屁眼,那感觉实在太不舒服了。

孙大海没想到她居然会回答得这麽快,也有些意外。他将吴敏带到镜子前,将她一只腿擡起来搭在手盆上面。这样一来,她就变成一条腿支撑身体,而且双腿间的一切都一览无余了。

孙大海从下面伸过头去,轻轻拨弄着那粉红的肉唇,然後伸出了舌头贪婪的舔了几下。

“啊……”吴敏全身都颤抖起来。这个男人,在舔弄自己的下面,湿滑的肉舌不断划过肉唇之间,在那缝隙处飞快的滑过。

实在是太羞人了!她怎麽也没想到孙大海居然会做出这麽变态的事情来。

孙大海的对这?似乎真有的独特的爱好。他的舌头不断舔弄着,还不时发出“呼噜噜”的吸吮声,同时另一只手也不闲着,让沾了皂水的手指不断扣弄着吴敏的屁眼。

“嗯……”吴敏深深喘息着,她居然真的有感觉了,下面似乎有团火在烧,那舌头如同一条肉虫疯狂的在自己的阴户外内围蠕动着,她甚至能够感觉得到自己体内的液体正越来越多的从双腿间分泌流淌下去,然後被……被对方给吸进了口中。

吴敏低下头,只看到孙大海的半张脸。但那双腿间的感觉却是如此清晰,让她羞愧得全身都似火烧一般。

“好了——现在,要求我来干你吧!”孙大海满意的擦了擦嘴巴,这女人那?真是很不错,味道比起来王莹和王桂芝的不知要好多少。看来果然是各有所长,论身材她要差了些,但皮肤的松软程度,吴敏既比周悦要成熟,同时又比王莹要年轻。甚至比那个郑红还要紧致。

“啊?——”吴敏撅着屁股,羞红了脸向孙大海看了眼,幽怨的说:“请……请来干我吧!”

“你要自己扒开才行嘛!”孙大海胯下已经直挺挺的了,但他就是不着急。

吴敏感到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实在是太丢了,但爲了小辉,她还是咬着牙将自己的外阴扒开,露出粉给色的蜜穴:“请来……干我吧!”

孙大海笑着走过去,对准了地方,然後深吸口气,猛的一下就插了进去。

“啊——”吴敏这次却是发出一声惨叫。原来孙大海插的不是她扒开的地方,而是屁眼。

“你……你不是说……啊……”吴敏还想再说什麽,但孙大海已经用力的抽插起来。

之前有了润滑,他又扣弄了半天,如今倒是没有那麽紧凑了。一下下撞击着吴敏,使得她要说出来的话全都咽了回去。

“啊……”吴敏被撞得头晕目眩,那感觉实在太难受了。她在努力将那插进自己体内的东西挤出去,但後者的力量反而更大。每当她以爲自己得逞和时候不过是孙大海稍稍後退然後再很快便会再次冲撞过去,震动着她的肠道一阵阵潘涌。

孙大海简直爽上天了。他没想到用了肥皂水後居然这麽爽,看来下回一定要在王莹和王桂芝身上试试。

还有刘芳,那个臭婊子居然找人来打他,一定要让她好看。

孙大海很快又想到了丁辉。于是撞击的力道更大了。对方的屁眼实在太紧了,因爲速度过快,孙大海很快便支持不住了。他大吼一声,将滚烫的精华都射了进去。

吴敏被他弄得直翻白眼,当他抽出宝贝时,吴敏干脆就坐到了地上。

孙大海也不会怜悯她,将她擦干了抱回房间後,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奸淫。这一次,才是真的在小穴中,当然,他还会明目张胆的将这些都录下来。

他心中忽然有了一个想法,那就是事後将这些录下来的东西拿给丁辉看。看那小子还敢张狂!

孙大海在吴敏身上发泄了一整天,从上午一直干到下午三点多才算结束。看着吴敏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样子,孙大海满足之余更多了几分报仇之後的快感。

他离开之後才又拿出周鹏给他的那个小东西。

之前他当着吴敏的面拍照对方也没敢反对,所以倒是没有必要去偷拍了。现在一想,禁不住好奇,还是决定试一试。

“嗯……就找刘芳那个小婊子吧!”孙大海心?想着。

他给王莹打了个电话。对方果然在家呆着呢。自从和刘大庆发生那件事之後,王莹几乎很少出现在市场了。

孙大海现在可是真正掌握了她的把柄,她也不敢不听话。

到了家?後,王莹只是求他说姑娘晚上补完课八九点锺就会回来,让他到时候千万离开。

孙大海支开王莹帮他做饭,然後将那个东西小心的藏在刘芳的书架上面,再调好角度。

他偷着打开手机调试了一下,确认无误後发现王莹还在外面忙活,这才算放下心来。

随便吃了点东西,孙大海又开始对她动手动脚。自从那天晚上被他和周鹏折磨奸淫了之後,王莹的心态也开明了许多,任由他在自己身上胡来也不再有那麽多的羞涩了。

孙大海跟吴敏玩了一天,也是有些疲倦。摸了她一会儿忽然心中一动,坏笑着和她说:“你和你老公公也很久没玩了吧?”

“啊?……你……你说什麽呢!上次要不是爲了怕你被发现,我才不会……”王莹说到这?,脸还是受不住的红了。实在太难爲情了。到现在她都有点糊涂了,当时或许真的是吓坏了,如果不是她脱光了,刘大庆或许也应该不会失控。

“把他叫来,就在你女儿的房?!你们再搞一次!”孙大海和她说。

“那怎麽行!”王莹拼命摇着头,绝不答应。

“那我就把你们两个的丑事全抖到市场上去说!”孙大海也发了狠,他把对刘芳的恨意全都转到她娘的身上去了。

“你……”王莹气得浑身发抖。但她始终还是怕孙大海。自从那天晚上孙大海折磨得她连走路都费劲之後,一见到孙大海,下面就不自然的想要流水,除了欲望之外,还有不少是受了上一次的刺激引起来的。

“我现在就去把电脑打开。偷着把摄像头调好。”孙大海威风十足的站起来一边揉着她的奶子一边和她说:“一会儿你就只管好好勾引老公公就行。完事了就把电脑一关。保证你姑娘回来也发现不了。明天你就去办公室给我把录像送回来。如果看不到的话……哼……我先让你女儿看看你和她爷爷干得好事!”

“你别太过份了!”王莹气得直抖,两眼一红就哭了出来。上一次她已经犯下大错了,这一回还让她故意勾引刘大庆,这简直是要她打自己的嘴巴。

孙大海不理她,回到刘芳屋内假装把电脑打开。其实他根本没调摄像,因爲他早就在另一处地方偷着安放好了那个微型的监视器了。

“你只要乖乖听话。我保证这件事没人知道。你要是跟我犯横……你也知道,不只是我有你的这段丑事。周鹏那?也有一份。我还在邮箱?也留了了一份。”孙大海又是一顿威胁,然後再狠狠揉了她的胸部几下,这才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她的家。

下了楼,孙大海直接跑到对方的楼洞?去,然後打开手机。

“嘿……”效果还真不是一般的清晰啊。这高科技果然不是盖的,比正常接在电脑无线上的效果都好。

过了好长时间,他果然看到刘大庆自外面赶了回去。孙大海心?这个乐啊,这下可有好戏看了。儿媳妇勾引公公大战,哈哈。

“小莹!”一见到王莹,刘大庆就忍不住想起那天被他压在身下的雪白肉体。他的胯下还是没控制住硬了起来。好在他今天穿得比较宽松,所以也看不出来。

“进来吧!”王莹面无表情的让他进了屋,然後鬼使神差的走到了刘芳的房间。

她在心中早已把孙大海骂了几百遍。就算他这个变态想让自己和公公乱搞,至少也应该在自己的房间啊。现在可好,选在了女儿的屋子,这……一想到自己和刘大庆在这?胡来,她就觉得对不起刘芳。

见王莹不说话。刘大庆也不知道怎麽开口才好。毕竟上次之好,两人之间的关系也疏远了不少。

过了好半天,刘大应还是没忍不住先开口了:“小莹啊!过去的事儿咱就忘了他吧!爹一时糊涂啊!——做人还得往前看不是……”

刘大庆刚说完,王莹却走过去把床帘给拉上了。

现在才下午四点多锺,这个时候拉窗帘,她……她要干什麽?

刘大庆这心就不争气的乱蹦起来。他又看到了王莹穿着薄毛衣毛裤,那前突後挺的身材若隐若现,禁不住猛咽了下口水。

自从上次尝过她的鲜之後,刘大庆可谓是食髓知味,每天夜?都想着那天的事情,有时候甚至还自慰一下。

“唉——”看到刘大庆那饥渴的眼神後,王莹就知道自己逃不过去了。

本来她还想着刘大庆能良心发现,极力反抗拒绝自己。这样她也好和孙大海有个交待了。

但是现在……认命吧!王莹闭上了眼睛,将自己的上衣脱了下去。

“小莹——你……你这是……”刘大庆的呼吸渐渐变得沈重,他剩下的话都说不下去了。

而王莹则快速的将自己脱光,张开四肢仰面躺到了刘芳的床上。

她没有开口说话。但这个时候说不说话已经都不重要了。

“小莹——你看……唉……”刘大庆说着慢慢走了过去,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无耻。但还是凑到了近前,伸出布满老茧的大手贪婪的在那光滑的身体上抚摸起来。

“精彩啊!”孙大海在外面看得也是血脉贲张。刘大庆这老小子关键时刻还真敢下得了手啊。

刘大庆激动得快要上不来气了。王莹就那麽躺在那?,一动也不动的。这分明就是默许了啊。

看来她还是很饥渴的。毕竟老公这麽多年都没着家了。刘大庆心?边这样想着,罪恶感也相应的减轻了许多。他将手伸到了王莹双腿之间,开始抚摸起那柔软地带,同时也探过头含住了那想了好几个晚上的香乳。

“唔……”刘大庆感到自己有点快撑不住了,儿媳妇实在是太有魅力了。他一边疯狂的吸叹着王莹的胸一边不断在手上加大力量扣弄着王莹的下体。

随着速度越来越快,王莹的身体也不情愿的起了些反应,终于渐渐变得有些湿滑了。

刘大庆不想错过机会。他飞快的掏出了宝贝,对准了那应该早已顺畅的路径,然後一插到底。

“啊……”刘大庆揉搓着王莹的胸前,开始了疯狂的冲刺。

王莹躺在下面看着身上的老家夥。那哪?还是那个平时对自己关怀备至的老公公,分明就是一只发性的公兽。

他的肉棒不断在自己身体?面进出着,王莹甚至觉得自己都因此而变老了许多。还有刘芳,她斜过头,正好能够看到刘芳的照片还挂在墙上。

自己到底在做什麽啊!脑中混乱之极,身体居然也开始渐渐有了反应,被刘大庆插入的地方渐渐变得火热,更加湿滑起来。

“嗯……”王莹轻轻发出了满足的哼声。既然已经这样了,还是认命吧,她闭上眼睛,只把身上的人想像成其他的人。然後体验着那一波波冲击而来的快感。

“啊……”刘大庆感到身体一阵阵发麻,一波波滚热的液体射了进去。他长叹一声,抽出了自己软小的东西。

果然还是老了,这才多久啊,就已经出来了。

王莹也像是完成了任务一样坐起身,找来纸巾擦干净自己的身体正流出来的白色浊物。

她刚要起身,却又被刘大庆按住了肩膀。

“你干什麽?”王莹问他。

刘大庆看着她那有些红肿的下身,忍不住又咽了一下口水:“我……我还能再来一次!”

“你……”王莹气得将手中的纸巾甩到他脸上:“快点滚!一次还不嫌丢人吗?”

刘大庆现在已经是破罐子破摔了,不但不生气,反而还嘻皮笑脸的:“那哪够啊!我刚刚之前预热,这次一定更棒!”

说完,好像怕王莹会反悔似的,一下子就将她给推倒在床上。

刘大庆看到王莹的两腿间还流出自己刚刚射出的精华呢,当即将头凑过去,用手帮她扣弄起来。

“你……你这个老流氓,你……啊……”王莹话未说完,刘大庆的手指已经罪恶的在?面搅动起来。

一边搅弄一边他还伸出舌头在上面轻轻舔几下。他可不像孙大海那麽喜欢舔这?,不过看到这个让自己欲仙欲死的东西,也是有些情不自禁了,不但舔还不时的亲上两口,发出“波”的响动声音。

“啊……”王莹羞得一张俏脸通红。但刘大庆已经精虫上脑,铁了心要和她再干一次,所以下手也是格外的疯狂。扣弄了一会儿後,又压到了儿媳妇的身上,一边继续扣弄她的下体一边抱着头亲吻起来……

“哈哈……这老家夥够厉害!”孙大海看得一阵阵刺激。他现在在想,要是把这东西给周鹏看,这家夥肯定会硬起来。

刘大庆第二轮果然时间耐久了些,一直坚持了近一个多小时才不情愿的释放出来。

不过以他的体力再也没来第三次。匆匆穿好衣服,见到王莹又歪着头不理他,也不多说话,好言了几句穿好衣服就离开了。

孙大海想了想还是没回去,他也想顺便偷着观察一下刘芳的动静。听周鹏说,那东西只要有电就能一直运作。

孙大海呆了两天後才又想起来刘芳屋?的那个东西。他找机会到了王莹家,先是把她一顿狠操,然後才在对方给自己做饭的功夫将那东西拿了回去。

到了晚上,他在办公室连上电脑查看一下。

刘芳没想到自己屋?也会有人装监视器,所以脱得只剩下内衣内裤,有一次甚至还露出了胸罩。

孙大海没想到她看起来胸不是太大,但其实也挺有货的。那两个沈甸甸的东西坚挺饱满,一旦捏在手?肯定很有劲。

刘芳回到家?似乎除了学习温书就不干别的。看得孙大海有点无聊。他也是从高考过来的人,当然知道现在学习的重要性。可是像刘芳这麽拼命的还真是少见。他简单计算了下时间,刘芳居然每次都学到後半夜两三点锺去,可真是个好学生啊。

一阵快进之後他本以爲没什麽发现呢。没想到居然让他有了惊喜。

刘芳偷着向门外听了听,显然是在确认王莹有没有睡熟。然後悄悄的拉开抽屉,从?面掏出了一大堆钱来。

那些钱都是捆好的。以孙大海的理解,一捆要是一万的话,她手?至少拿着能有七八捆。

这丫头,肯定有问题!孙大海终于发现了她的不正常。

然後他就又发现刘芳居然深更半夜的给某人打了电话。约定了第二天在某个饭店包间会面。

孙大海这下可来了精神了。他不知道刘芳到底搞什麽鬼,但是他却暗中把那个饭店的包间名给记下了。

到了周末,他先一步赶过去,报出刘芳曾经编过的假名,果然那服务员没多怀疑就引着他过去了。

他将监视器偷着装好,然後借机又溜到了外面去。找了一个僻静的所在开始观看?面的情况。

过了一会儿,刘芳居然真的和两个中年男人走了进去。

这个贱货,不会是要和人玩三P 吧!孙大海心?想着,下面又有些忍不住硬了。

“赵主任,我的前途可就全交在您手上了!”刘芳说完很大气的举起了酒杯向对方敬了一杯酒。

“这丫头,我看好你,将来肯定有前途!”其中一个打扮儒雅的男人回了她的酒。

孙大海观察了半天才算是弄明白。感情刘芳是怕自己考试不保准,结果托人在教育局去办保送名额。

孙大海也听说过她们学校是重点学校。好像会有指标什麽的可以直接保送到好大学。但那前提也是学生必须是在前几名的的前提下。

看来这个刘芳平时学习一定不错,所以才会这麽做。但是现在嘛……孙大海心?一阵冷笑,自己要是把这份视频给送到教育局的话,刘芳这个小贱人别说保送,就是考试可能也会受影响了。

那个主任离开之後,刘芳又和另一个男人谈了半天。听起来那男人是她的一个亲戚。孙大海心想这事儿多半王莹不知道。不然她也不会背着王莹出来,那些钱说不好都是她偷的呢。

两个聊了一会儿离开後,孙大海借故从外面急匆匆的赶过来。服务员告诉他早结束了,他假装无奈的一拍手掌,却趁着服务员不注意的功夫将那个小监视器给收了回去。

果然这高科技就是猛,要是他之前那点水准,装个破摄像头什麽的,还昨连上电脑。根本不可能得到这麽大的秘密。

第二天,刘芳从学校补完课回来,在家门口被孙大海给堵住了。

这个时候已经很晚了,刘芳像防色狼一样的提防着他:“你来干什麽?”

“找你啊!”孙大海冷笑着,将手机打开让她看?面的视频。

“啊——你……”刘芳吓得一张脸小脸煞白。这段视频要是落到教育局手?,她这辈子可就彻底完蛋了。那不仅仅是想争保送名额那麽简单。严重些就是行贿啊。是要坐牢的。

“你想要多少?”刘芳气得直喘粗气,高耸的胸部随着她的呼吸不断在孙大海面前起伏着,看得孙大海下面直起反应。他忽然想到了一个更有意思的事情,要是这次能征服刘芳的话,是不是可以把这娘俩凑到一块儿来好好玩玩。要是这样的话,以後她们家可就能够来去自如了。

“哈哈……”孙大海大笑着:“小婊子!做什麽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我可以不把你的事情抖出去。这样说不定你还真能被保送进大学。不过嘛……要看你的诚意了。我不要钱,你明天找个理由,晚上去市场办公室找我。你学习这麽好,应该能想明白我想要什麽。你不来也没关系,我不会强迫你。到时候後果如何,你自己想想吧。”

孙大海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他现在顶多算是胁迫,根本不算是犯罪,而且如果刘芳去了的话,就说明她是真的怕了,到时候他就更有把握了。

这一切都要得益于周鹏告诉他的话。如果是从前,他一定会冲动得强行拍下刘芳的裸照来威胁,但现在有了这个东西在手,他的把握才会更大一些。

第二天晚上,孙大海推掉了所有的事情。告诉秦晓慧等人自己晚上有事不会在办公室。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安心等待刘芳了。

他把周鹏也一起叫来了。周鹏对王莹的兴趣很大,一听说是她女儿,也有些好奇想看看自己会不会有反应,于是也跟着一块来了。

两人在办公室?一直等到快九点多。刘芳也没见踪影。

“妈的!——”孙大海骂起来了:“这小贱货敢放我鸽子,明天我就把她那视频送教育局去!”

“别急!——”周鹏倒是稳重一些:“她肯定会来的!她既然能偷钱给人送礼。说明她非常在意上好大学这件事。我看哪……她还真不敢冒这个险。”

“当……”周鹏话音一落,外面果然传来了敲门声。

“嘿……”孙大海胯下立即不安份的硬了起来。他跑过去打开了门,果然看到一身学生制服的刘芳就站在门口。

“你来了!”孙大海忍不住偷偷咽了下口水,但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把她让进了屋。

“我可以答应你任何要求!”刘芳似乎也知道了对方不怀好意,说完这话後也有些脸红:“但是你必须答应我,这件事绝不能传出去,至少在我上大学之前!”

“行啊——”孙大海从沙发上拿起早已经准备好的绳子在她面前晃了晃:“你乖乖听话就可以!”

刘芳终于感到有些紧张起来。特别是她发现这屋?居然还有一个人。她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两步,就想夺门而逃。

孙大海一点要追她的意思也没有。现在她的把柄在对方手中,孙大海根本不担心她。最後就是一拍两散的结局。孙大海什麽风险也不会有。

刘芳咬咬牙,她虽然没接触过男女这些事,但在这个年代也是了解些的。她很害怕,也很紧张,但爲了能够上名牌大学,她还是要忍下去。

“这才对嘛!——”孙大海向周鹏使了个眼色。两个一上一下用绳子将她的手脚分别绑在了转椅上面。

那姿势,正和当初王莹被绑的时候一样。不同的只在于王莹那个时候根本没穿衣服。

但这不同很快就会变得相同了。孙大海在确认已经完全绑好了之後,与周鹏对望一眼,两人似乎都看出了对方内心深处的欲望正在喷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