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英格尔的手劄-浮生篇

『对不起,这绝对是个意外。』

我颤栗的说出这一句话。

糟糕,太糟糕了。

这种机率低到比被雷劈中还要低的事情居然会发生,我是不是应该先写好遗

书,不不,时间上来不及,早知道应该将床底下的A漫先处理掉,这样至少家人

整理遗物的时候,情况才不会太难看。

前天借给小桥的川本茉莉写真集看样子是来不及拿回来了,最可恶是山田那

混蛋,借钱不还就拿一些烂透了的色情光盘当抵押,害我差一点瞎掉,看样子是

来不及向他报仇,真不甘心,至少要拿棍子捅那肥猪一百次才能泄恨。

说到底也是因为我太爱看那些东西才会发生这样子的惨剧,唉,我就是不知

道反省才会这一个样子,太过松懈,就会失去警觉心。

最近就觉得房门怪怪的,开跟关都有一些问题,我以为是缺乏润滑才会这样

,毕竟我平时也没有反锁房门的习惯,怎麽会知道锁早就坏了呢,後悔也来不及

该怎麽办?

跪下哀求她原谅?

不,她绝对是不吃这一套,不管软的硬的她都不吃,我也不敢对她来硬的,

那只会让我死的更惨。

她最近似乎有一个想要的包包,买来当作赔罪似乎不错,可是我这个月零用

钱也差不多见底,扣掉生活费,所剩无几,而且家中经济大权是她在掌管,她只

会不先通知就径行扣掉包包的费用,那样就称不上是赔罪了,只能说是事後补偿

在十分之一秒中脑袋能闪过这麽多念头,果然人类的极限是不可轻易估量,

遗憾的是,眼前这位下一秒会掐死我的人,我完全摸不透她的想法,甚至它会不

会掐死我也很难说,因为我上次发现她在看『惨绝人寰!恐怖的酷刑大解密』这

种莫名奇妙的书。

真是莫名其妙的出版社,出版这种鬼书,有些事情是不能让一些人知道,尤

其那些人异常残暴的时候。

喔,不,这也难说,人在生气的时候理智很容易就会抛弃掉,直觉冲动将掌

控身体的行动,依照正常人的行为模式来说,我被打到住院的机率高达九成点九

这可不是什麽高达八成那种暧昧不明的形容词。

剩下那零点一成机率又是什麽?

我会想是终身残废吧,而且是『重要部位』的残废

到底终身残废与虐杀,哪一个比较好,我忽然很难去比较。

当然希望她手下留情,很可惜她从来不知道什麽叫做节制,至少她小时候还

懂一些,现在的她,煞车什麽的早就坏了。

你们想想,迎面而来的,时速高达五百八十一公里的磁浮列车,有可能徒手

将她停住吗?下辈子投胎当超人或许就有可能,也快了,因为她很有可能宰了我

,让我早点投胎。

之前去学和气道时,应该别太早放弃,至少将受身先学好,打击技的防御我

是一窍不通,遇到对方手拿武器,也只有逃跑的份,这一次大概也跑不了,那威

力万钧的踢击不知道又会弄断我几根肋骨。

? ?? ???

时间要追溯到二十分钟前。

一时性起,而且没有女朋友的我,根据身心健康男性本能,准备好卫生纸,

决定在房中自我安慰。

左手按鼠标,右手握着热血澎湃的分身(因为我是右撇子,右手操控性佳)

,全心全意投入眼前那十九寸屏幕的粉红世界,正当我要到达脑中极乐天堂之时

,房门忽然被打开,受到惊吓的我,身体立刻紧绷起来。

插上吸管的铝箔包饮料,如果受到压力,用力挤下去会怎样?

结果我就不用说了吧。

准头太好也不是什麽好事。

於是,我,浮生日和,今年十六岁,处男,将在数秒後死於非命,原因是喷

了自己的妹妹─浮生绫野,满脸白色的蛋白质黏稠物。

这辈子的唯一遗憾,就是上礼拜没有将那本绝版写真集买下来(因为我买了

另外一本『颜射、水手服、白浊天堂』)。

人生的走马灯突然从脑中深处涌现出来,根据科学性的说法,这是因为人类

为了减轻死亡前的痛苦,脑中分泌某种东西(虽然我忘了是什麽,不过绝对不是

白色蝌蚪状),效果类似脑内麻药,藉以刺激脑袋,产生快乐的往日回忆。

虽然感觉还挺舒服的,不过我想没有人愿意找死吧,连我也是非自愿的啊。

记忆的开端从三年前开始

自从妈妈过世之後,老爸就好像变得怪怪的,不知道是哪根筋出了问题。

「看啊!日和、绫野,这就是我的们新家,你们看,还不错吧?」

「哪间?」

「就那间啊!」老爸指着某个我必须要眯着眼才能看到的遥远物体这样说道

「…………」

他买了间一到冬天就会被白雪所覆盖的极寒之地,并且在上面盖了房子。

我还记得他说这是他长久以来的梦想,虽然这样讲有一点不孝,不过当时看

他哈哈

大笑的样子,我还真想扁他。

「哈哈哈哈!怎麽啦?没什麽精神的,来啊!跟爸爸比赛看谁先到家里。」

喂喂……胡子大叔,你可以闭嘴吗?

於是我们搬进了离隔壁邻居有三公里远的新家,老爸很满足,我是挺不高兴

的,至於绫野我就不知道了,我没有问过她,至少当时……我应该问的。

那年我十三岁,绫野八岁。

绫野非常的可爱,可爱到连我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捡来的,虽然我长的

不至於很丑,但是『帅』这种字眼就跟漂亮的女孩一样,绝对不会跟我扯上关系

小时候的绫野可爱到出门都有危险,在公园里玩,我都要眼观四路、耳听八

方,遇到穿大衣的怪人出现在三十步以内,立刻就要抽出剪刀进行威吓,而且还

是那种裁剪衣服的大剪刀。

防狼喷雾跟小型电击棒,我更是使用的出神入化,一开始要装出害怕然後畏

缩的样子,趁那些怪叔叔毫无警戒的靠近,电击棒直取胯下的要害(因为我身高

差不多到那里),怪叔叔痛到蹲下来之後就是防狼喷雾攻击双眼。

嗯嗯……真是令人怀念的时期,当时我我绰号就是『怪叔叔杀手-阿和』。

至於我的防身武器哪里来的,是我跟巷口那间藤原防身用品店的怪叔叔藤原

换来的。

藤原虽然是怪叔叔,不过他行为举止跟一般人一样,只是特别偏好女性的贴

身内衣裤。

我就是用两件小内裤换的,口头上说这是绫野穿过,而且没洗(有黄渍是重

点,这是藤原告诉我的),实际上却是我穿过的。

唉……为了正义,我自己牺牲一点也是没办法。

因为爸爸是笨蛋,照顾绫野的重责大任只能交在我手上了,这样尽心尽力的

我,却没有好下场。

就跟一般家庭一样,女孩子到了青春期时,会开始厌恶家中的男性。

如果是爸爸,就会嫌『秃头』、『有臭味』、『油油的』、『不想用臭老头

洗过的洗澡水』。

如果是哥哥,则会被嫌『恶心』、『恋妹情结』、『烦死人』、『去死吧』

、『不要用那种色咪咪的眼神看着我』、『快去交女友吧!死处男』之类的。

真是可悲的我,虽然我不至於会希望绫野说出『我以後要跟哥哥结婚』这一

种话,但是连『今晚可以一起睡吗?』这种愿望都没有实现。

真是大受打击,跟藤原怪叔叔借来的书,里面的剧情果然是假的。

倒也不是说绫野是很叛逆的女孩,其实正好相反,绫野除了有一般女孩子爱

美天性之外,非常的乖巧,不染发也不特意将裙子弄短,简直就是现代的大和抚

子,我并没有沙文主义的思想,但是绫野是每个男人的梦中情人。

那头乌黑及腰的长发,又直又漂亮,搭配绫野白皙的皮肤,根本是名门的千

金大小姐。

呜~~在天上的妈妈,你看绫野已经成长的亭亭玉立,我相信您在天之灵,

一定会倍感欣慰。

总之,绫野就是这麽棒的女孩子,如果她对我不是那种态度的话,我想这一

切会更完美……

每年的冬天,这偏僻的地区,除了有狐狸之外,还会降下大雪,房子外都是

厚重的白雪,窗外的景色白茫茫,既单调又无趣,我想只有观光客才会对雪感兴

趣而已。

而那些白雪,仿佛是吸音棉一般,将所有的声音全吸收进去,不只是外面,

连房子里面,都静的让人害怕,让人毛骨悚然。

每到这个时候,绫野的脾气会更加的暴躁,或许是因为在这种情况,会让人

累积压力,想要找发泄的管道。

肝脏击、肋骨击碎踢、下巴上勾拳、手刀颈骨击、转身旋踢………这是就是

我平日的生活,如果是下雪季节的话,会再加上叉双眼、颜面肘击、踩脚指。

学武术,让绫野的身材雕塑完美,纤细的腰身与诱人上围,紧实的臀部加上

修长的美腿,诱惑力十足,同时也杀伤力十足,充满爆发力的踢击,不知道让多

少不肖之徒痛失生育能力。

值得庆幸的,我全身上下,只剩跨间还未被这双恐怖的美腿招呼过,我猜想

,绫野大概是要把乐趣放在最後。

我实在不了解,为何绫野会如此痛恨我,以前的她,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整天都喜欢黏在我身後,我走到哪她就跟到哪,真的是很单纯的兄妹关系。

不知何时,绫野可爱的面容渐渐从我脑海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她殴打我

时,那凶狠的样子。

回忆场景不停的转换,从小时候我牵着她的画面,变成我和她第一次看到下

雪而高兴的尖叫的记忆,最後在她被我喷着满脸白色蛋白质而错愕的脸庞下定格

虽是从很遥远的记忆开始回忆起,却又因为走马灯而在一瞬间结束,终究还

是要面对现实。

原本右手握着的,擡头挺胸的大蛇,也不知在何时早已缩回去,变成小蚯蚓

我双手紧紧保护着垂头丧气的罪魁祸首,闭上双眼,等待狂风暴雨袭来。

又到了寒冬季节,今天也是降下大雪的日子,不知道救护车能否及时赶到呢

?早已放弃求生希望的我,只是单纯思考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并且等待。

到底等待了多久?

五分钟?

十分钟?

我不清楚,只知道再次的睁开眼後,绫野已经不见。

再三确认自己毫发无伤之後,各种的疑惑占满了整个脑袋,我也知道不可能

会得到解答,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後,开始收拾。

看着窗外,依然不停落下的白雪,我想,今天还是早一点睡吧,至於今後,

跟绫野的关系会变的怎样,我不敢再去想象。

之後的记忆就不是很清晰,到浴室洗澡,换上新的内衣裤,吹干头发,等我

意识到的时候,人已经躺在床上。

绫野都一直躲在房间,我不敢去敲门,只是对於愚蠢的自己感到懊恼,死寂

的房子,悄然无声的我的房间,唯一能感受到,只剩呼吸声。

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难眠,思绪杂乱,一个人在床上自怨自哀,跟绫野的

关系原本就不好了,现在又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根本不是能笑一笑就带过的事情

不断在恶梦中惊醒,我忍受不住,起身坐在床沿边,擡头看着墙上时钟,此

时是深夜两点。

觉得口很干,正想起身去厨房喝水时,走廊传来脚步声,并且往我这边走近

,因为我的房间是在走廊的尽头,所以很肯定是往我这边过来,那脚步声我也听

的出来,是绫野……

我立刻躺回床上,背对着房门,侧身躺着。

门把缓缓转动,房门开启,我感觉到绫野蹑手蹑脚的靠近。

唉……早该来的迟早都要来,不过没想到会挑深夜攻击,被妹妹这样子痛恨

着,我这个哥哥做的还真失败。

我紧闭双眼,用力咬牙,被殴打这种事情,就算有心理准备都没用,还是会

害怕。

可是,我的棉被却被掀起一角,接着一个暖呼呼的东西钻近了被窝中,往我

身上紧贴过来。

明明是缓和的被窝,我却寒毛竖立,胃一阵阵的痉挛,可恶,好恐怖,为什

麽要钻进来,呜~到底要对我施展怎样的酷刑,直接给我一刀比较痛快吧。

绫野跟我的距离非常贴近,我甚至能感受到她呼吸气息,吹佛着我的後颈,

感觉有一点搔痒。

一双小手慢慢的从我身後,贴着我的身体,往前游移过来,接着忽然往下移

动,穿过松紧带,钻进我的内裤中,等我反应过来,那双小手已经紧紧握着我害

怕的缩起来的分身。

完了,这种距离下根本逃不了,她一定是要扭断我的小兄弟,可能会顺便捏

碎旁边的小袋子,一整个血肉模糊的惨况已经浮现在我脑海中,我穿女装会不会

好看这个疑问也随之浮现。

听说泰国的变性手术很兴盛………

那双小手开始动起来,我的心都吊在嗓子上,我的小兄弟更是缩成一团,可

怜的小兄弟,我们来世再相见了,我会想念以前上厕所都会跟你招呼的日子。

小兄弟的脖子被那纤细小巧的手指捏住时,我的眼泪已经要涌出来,可是却

没想象中,脖子被扭断的情景出现,反而却开始慢慢的套弄起来,技巧虽然生涩

,却非常的缓慢而且温柔,一想到绫野的手正握住我的小兄弟,全身的血液,开

始慢慢朝跨间流动。

呜呜~这真是太没天良了,不趁现在要它命,却要它享受的时候,在它擡头

挺胸之际扭断它,好恐怖,太惨忍,这真的是惨无人道啊~

不管心理如何去制止,小兄弟依然不听话,不听大头指挥,自顾自的得意起

来。

真是够了,我在焦急,你这家夥却在享受,虽然真的很舒服,你也不要这样

子得意吧,你看看你,头擡这麽高做什麽,头擡越高,被扭断的时候越痛苦啊。

正当我焦急万分之时,绫野又开始行动起来。

她的右手从我裤子中抽出来,这次则是抓着我的右手,往後拉过去。

呃,这是什麽招?从这个姿势判断,应该是把我的手向後折,藉此扭断它。

可是这次还是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样,没有关节断裂的声音,我的手反而被放

进了一个温暖的地方,某种有弹性的布料压在我的手背上,手掌紧紧贴着某个柔

软的东西,接着两旁忽然压过来,手掌被紧紧的夹住。

呃,我的手被放在什麽地方?现在有这种刑具吗?

搜寻脑中的记忆,却怎样都想不到,如果是夹断手掌的道具,不应该这样柔

软,也不应该这样的………咦…湿润?

指间好像摸到某种黏黏的液体,而且夹着我手的东西,以我的手掌当中心点

,开始慢慢摩擦起来。

好吧,虽然一直催眠自己这一切都是酷刑,之後我一定会非常的凄惨。

但是,唉……说实在,这笨蛋都看的出来吧,现在到底是怎样的情况。

如果单纯是在我跨间搓揉的小手,我可能还会怀疑这是不是某种酷刑,可是

我的右手却在不可能也不应该出现的地方……绫野的两腿间,说准确一点,我的

整只手完全放在绫野的内裤里,被那双修长的大腿紧紧夹住。

…………

…………………

…………………………

…………………………………

…………………………………………

……………………………………………………

啊啊啊啊啊啊啊!!!!!!!!!!

绫野在用我的手自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到底是怎麽回事,搞什麽,这……这根本不可能啊!!

是不是我在作梦?

可是我小兄弟受到的温柔按摩,那舒服到极点的感觉根本不可能是假的啊!

!!!

冷静,我要冷静,虽然我的小兄弟血脉喷张,但是我身为大哥,一定要冷静

下来仔细想一想。

我们来重新整理一下,我跟绫野之间的关系非常的糟,她平常……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正当我要重新整理思绪,绫野忽然紧紧靠上来,思绪整个中断,因为……两

团柔软的东西正压在我背上。

没…没带胸罩……

被夹在绫野两腿之间的手掌整个湿湿黏黏的,真糟糕,我现在真的觉得,这

辈子死而无憾。

大哥已经不行了,小兄弟,接下来的思考就交给你。

我将我被夹住的手掌用力抽出来,也把正在按摩我雄壮分身的小手抽出来,

转过身去,面对着绫野,而绫野,正惊讶的看着我。

搞成这样,绫野也不可能认为我会一直睡着,不过似乎没想到我会这麽快反

应过来,那也是因为,我从一开始就是醒着。

绫野睁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巍巍颤动,两颊潮红,小嘴微张,直楞楞的看着

我,可爱的模样让我克制不住内心的冲动。

我不给她反应时间,将脸靠过去,吻向她的小嘴,舌头前驱直入进攻,一找

到那小巧的舌头,立刻卷弄起来。

此时,一个翻身,我将绫野压在身下,左手从她宽松的睡衣下摆钻入,攻占

雪白滑嫩的山丘,轻轻柔捏着顶端的果实,右手则是往下钻入内裤中,慢慢的搔

弄那已经湿润的裂缝,接着找出夹缝顶端的红蒂搓揉。

可恶,不要小看处男啊,我虽然是处男,那不表示我是宅男,没上过床,至

少也看过很多相关的文章,早在脑海中模拟很多遍的东西,现在实际操作起来,

根本是驾轻就熟。

绫野开始挣紮,想要推开我,我用力的吻着她,换不过气的绫野,力道渐渐

放轻,眼神也开始模糊起来。

我离开绫野的小嘴,绫野喘着气,而差点窒息的反倒是我,毕竟我运动量没

有绫野这麽高,肺活量当然会差了一点,但是幸好,目的总算是达成了,瘫痪掉

绫野的行动。

「哥哥……」轻声的说道。

我将耳朵靠过去,仔细的听绫野要说什麽。

「哥哥,我好冷,拜托你……抱紧我……求求你……」

这一瞬间,所有的事情开始串联起来,为什麽绫野会变成这样,为什麽她会

有这样子跟以前完全反常的举止,甚至……有现在这样的举动。

全都是因为她………很寂寞……

但是,还缺了什麽,还缺了关键的那一件事,就像是缺了一块拼图,只差一

点点我就可以知道事情的全部了,到底……是什麽?

我脱下裤子,露出早已剑拔驽张的分身,绫野则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着,似乎

是没有想到,这东西会这麽的大。

绫野顺从的让我脱下裤子,我捏着那件湿透了的内裤,在绫野的面前晃了一

下,绫野羞红脸,往我胸口捶了一拳。

这一拳,让我差一点吐出血………

擡起绫野的双脚,放在我的肩上,柔软度相当好的绫野,做起这个动作丝毫

不费力,我摸着绫野修长的大腿,白皙充满弹性的皮肤,让我兴奋的无法自拔。

将坚挺的分身体抵在那粉红色的裂缝上,已经充分潮湿的裂缝,甚至可以让

我分身的前端浅浅的顶入。

「我进去啰……」

我在绫野的耳边轻声说到,她捂着脸,微微的点点头。

加大力道,我的腰往前挺,随着分身的深入,两旁的肉壁紧紧包覆上来,那

舒服的快感差点让我喷射出来,幸好之前已经自慰过一次,可以完全忍住……。

虽然绫野摀着脸,但是她的身体却在发抖,可以知道她正忍受的疼痛。

分身突破阻碍,终於挺入直达终点,湿热又黏滑的腔道紧紧的夹着,随着初

次而来的疼痛,腔道微微的收缩着。

绫野终於忍受不住,斗大的泪珠顺着两颊滑落,小声的抽泣着。

我舔掉绫野脸颊上的眼泪,并且再次的吻向绫野,绫野回应着我,两人的舌

头互相交缠,交换着唾液,两人无语,彼此内心交流着。

舌尖一阵疼痛,我擡起头来,跟绫野之间牵着一条银丝,我知道我的舌头被

绫野咬破了。

「这是你欠我的……哥哥。」

我浅浅的抽动分身,这样的小动作,让绫野全身颤抖,她不甘心的看着我,

我则以微笑响应。

慢慢的加快速度,抽动的分身越来越快,绫野似乎是闹脾气,紧咬着牙齿,

撇过头去,不发一语,虽然……她的身体颤抖的很厉害。

初次的疼痛应该早已退去,初尝做爱滋味的绫野,忍住不断而来的快感,不

愿意屈服,感觉好像发出声音的话就输了一样,顽固个性表露无遗。

我双手抚弄着绫野的身体,为了减轻绫野的疼痛,我将裂缝顶端,那充血微

肿的果核挑出,一快一慢的柔捏着。

绫野再也无法忍耐,美妙的呻吟从她的小嘴宣泄而出,随着分身抽动时的水

声,仿佛交响乐一般,互相交错辉映着。

「慢…慢一点……我快要…快…受不了……」

绫野求饶着,我并不理会,加快抽插的速度,绫野身体颤动越来越激烈,泪

水与口水无法控制的流出来,急促的喘着气。

随着绫野的腔道收缩紧束,我也无法忍受住,用力顶到尽头,在那美妙的花

园里,喷洒出白色的肥料。

「好……好烫……」绫野呼喊着,身体一阵痉挛,整个人到达高潮,持续十

余秒,我在腔道里面的分身好像快要被夹断,接着绫野整个人失神的垂软下来。

我转过身去躺了下来,不停的喘着气,两人大量的汗水潮湿黏稠,几乎沾满

整个床铺,用尽全身的力气,我转过头去看着绫野。

白色的浓稠随着红色的血液,慢慢的从绫野的两腿间流淌而出。

「为什麽……你会是我的哥哥呢?」绫野喃喃的说着,在这宁静的夜晚,却

特别的清晰,回荡在我耳边。

缺的最後一块拼图在哪,我终於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