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纤云和她的爸爸

蔚蓝的天空上飘着几朵白云,三两只自由的鸟儿在悠闲地飞着。天底下,一片浓绿的草地上平铺着一张厚厚的毯子。毯子上站着一位美丽的女孩,她的旁边是一头傻傻、温顺的小毛驴。慢慢地,女孩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裸露着丰腴的胴体和一双挺拔俊秀、洁白如玉的奶子,大腿根处几缕青丝隐约可见。她开始轻柔地揉搓着自己,还有那头毛驴。毛驴渐渐兴奋了,它嘶叫着,蹄子暴躁地在原地得得乱踩。女孩继续搓弄着。突然间,小毛驴直立起来,象一个极高大伟岸的男子,以排山倒海之势把女孩扑倒在毯子上,同时把那根早已铁硬火热的肉棒狠狠地刺进女孩的私处,女孩一声惨叫,晕了过去------。

不知为什么,今天纤云的脑子里总是出现这个以前在黄色电影上看到过的场景。她抚弄着自己同样丰满的身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在心里诅咒着残酷的命运。她早在上学时就喜欢看兽交的东西,要是有机会她真的很想体验一下。可是现在------。

纤云今年20岁,家在大城市。三个月前,她随父亲江泉去旅游不幸在一个古老的的山里迷了路,再也出不去了。当地虽然有居民,却在几百年前就与世隔绝,根本不知道外界是个什么样子,更别提给他们指路了。无奈,他们只好在那里暂且住下来。在附近热心人们的帮助下,虽饱受思乡之苦,倒也衣食无忧。

纤云又叹了几口气,回到自己的房间。这时正是盛夏的中午,她有点疲倦想睡一会。她躺在床上,由于天气实在太热,再加上家里没有外人,她褪去了身上所有的衣衫,毫无顾忌地展现着自己最隐私的部位,不久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可她不知道这一切都被一个人看在眼里。那就是她的爸爸——江泉。江泉英俊潇洒,知识渊博,是大学中文系的副教授。表面上他是个谦谦君子,可骨子里却十分荒淫,嗜色如命。他曾经无数次地诱奸自己班里漂亮的女学生,有一次他竟然残忍地割下了一个被他强奸过的少女的乳房。只是由于他极赋犯罪天才,行事隐秘,从来没有被发现过。现在他又把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女儿。其实,他早就开始注意起女儿了。每次见到她,看到她那张饱满娇艳的粉脸,看到她那双还从来没有被男人摸过的大奶子,他就禁不住地上火,直想狠狠地干她。

现在他再也忍不住了。他悄悄地摸进女儿的房间,里面的一切令他大吃一惊:只见纤云玉体横陈,一只手搭在肚子上,另一只向外斜伸着;秀发蓬松,娇嫩如花的小嘴里衔着三两根发丝,显的极为淫荡;浑身如膏如脂的肌肤在阳光的映衬下更是光艳动人;一对饱满粉红的玉乳骄人地挺立着;而更加诱人的是,纤云毫不害羞地大张着双腿,把她那毛茸茸的、肥厚温香的玉穴完全暴露在江泉面前,就象一个快要成熟了的花苞。江泉甚至可以很清晰地看到那两个肉片包裹着的更加鲜嫩的穴肉。这一切撞击着他的大脑,他的下身渐渐变的铁一般坚硬。他浑身燥热,血液沸腾,呼吸急促。他难以遏止熊熊欲火在他体内越烧越旺,他分明感到在他体内流淌的已经不再是血液,而是温度高达几千度的岩浆!他不能再等下去了,他不愿意被烧死。他饿狼扑食般地向女儿身上扑去。纤云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醒了,她大叫了一声,但很快就明白了一切。她的脸臊的通红。她没有反抗,害羞地点了点头,以示允可,任凭爸爸玩弄自己的肉体。

江泉紧紧抱住女儿的玉体,在女儿身上不住地亲吻。他猛地用手捞起她的脸庞,使劲去亲她的嘴唇,那嘴唇光滑、饱满、灼热,还有一股清新的甜甜的奶味儿。他越亲越猛,越亲越狠,仿佛食肉猛兽,由于是自己的女儿,他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痛彻心肺的甜蜜。纤云软成一团,任他吞食,两只手臂将他搂的紧紧的。江泉一边亲一边疯狂地揉搓女儿饱满高耸的胸乳、纤腰、美臀以及她修长的大腿。纤云淫荡地回应着,口里不断地发出低微的呻吟声,象发情的野猫一样荡人心魄:“哦------ 哦------!”,小穴里已经是淫水泛滥。江泉这时轻轻地分开女儿的双腿,跪在床上,拿起裆里那个粗热的肉棍抵在她香穴的洞口,左擦右操了几下,然后借着淫水的滑势,猛地一插到底。纤云毕竟还是处女,她立刻感受到了一种钻心的疼痛,但为了能够让爸爸干的尽兴,咬着嘴唇强忍着没叫出来。江泉在女儿的肉洞里狠狠地抽插,不久就一泻如注了。他太累了,躺在女儿身上沉沉地睡去了。

看着爸爸满足酣睡的样子,听着爸爸那均匀的呼吸声,纤云幸福地笑了。她“爱”爸爸。爸爸早年当过兵,数年部队生活把他锻炼的异常强壮,浑身布满了红薯般的腱子肉。她很早就幻想着爸爸那伟岸的身躯能压在自己身上,让她体验一下那种醉人的沉重。她还渴望爸爸那根令所有女人着迷的肉棒,不知道它真正插入自己的嫩穴会是一种怎样的滋味?现在她终于如愿以偿了。

自从有了这次以后,江泉对女儿更加爱护了。为了得到女儿的芳心,他包揽了所有的家务,把所有的最好的东西都留给女儿,而且无论女儿想去哪里他都背着她——在那个落后荒凉的地方没有任何可以凭借的交通工具。当然他这一切努力的结果就是换来了女儿更加心甘情愿地让他干。

纤云其实是个很淫荡的女孩,她绝对不会满足于那种传统的性爱,这是他不久就得出的结论。摸清了女儿的秉性,他开始用一些变态的做法来讨好女儿和向女儿调情。女儿月经来了,他就趴在女儿的小穴上把里面的血舔干净;女儿拉屎没有纸,他也以嘴效劳。纤云很是高兴。没多久,他们就改变了称呼:他叫她“云妹”,而她则喊他为“泉哥”。俨然一对情投意合的爱侣。

这天早晨,纤云刚起床还没来得及穿衣服,江泉就笑嘻嘻地把她摁倒想要抽插几下,纤云挡住他说:“泉哥,别急,我要撒尿。等我撒完了尿你再干云妹的穴好吗?”江泉忙说:“那在我嘴里撒吧,我喜欢喝云妹小穴里流出来的琼浆玉液。”纤云同意了,她蹲下身子,江泉急忙把嘴凑到她的香穴上,喝了个痛快,还顺便把那里残余的尿液舔个净。纤云感动地说:“泉哥,你对我真好。从今以后小妹的身子、奶子、小穴还有屁眼都是你的,你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吧。我愿意让你操!”江泉动情地捧起她的脸蛋,把一个热吻印在她的香唇上。

从那以后,纤云每天都光着身子,以便江泉能够随时看到她的肌肤,奶子和香穴;江泉只要有兴致,随时都可以干她。他们真正过上了天堂般的生活。